无题

最近很是有些茫然。是忙,是累,是没时间,但是那不知什么时候起隐藏在骨髓中的疲惫,正一点点透过肌肤浸染着身边的气场。

很多事情,想去回忆,想去思量,却终究被一个“累”字挡了回去。我是怕回忆的么?仅仅是懒吧= =。

离开曾经深爱和曾经厌恶的世界那么远,那么久,久的……已经快要忘了自己是谁。

因为没有网络的缘故,只能乱抓硬盘里已有的东西来看——谁让自己平时太依靠网络,手里存下的除了那些经典到不想再看的东西(比如为了写《苍翼》或者《倾城殇》积攒下来的大批战争电影和史书——呃,跟面前的黄瓜沙拉好像不怎么搭),翻来翻去竟然翻出了本科时代的作业。

也许成长就是这么种东西吧。当年引以为傲的6分钟自制3D动画,现在看起来惨不忍睹;得了92分的城市规划理论PPT,现在看来都是Quatsch。还有一些当时自己就看不过去的作业,现在看起来更是怀疑当时学了什么。虽说本科那大学也不是很烂,自己混的也不是很烂,可是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很烂,连现在的自己也很烂……还翻出来以前写过的文。虽然自己不想承认吧,苍翼写到34章之后就纯粹的拖泥带水了——果然我写作的巅峰已经一去不返(幸亏该弃的坑都弃了)——AOE虽说被埋没,但是无论如何那是我三年多写作生涯唯一的高亮了。有些句子,有些情节,就是现在的自己看起来也有点惊艳的感觉,似乎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浑浑噩噩稀里糊涂提笔难难于上青天的家伙所搞出来的东西(而且只花了11天……现在我11天连四页论文都写不出来)。没准是跟狼群的家伙们混了半年,连仅剩的那一点作为写手的本能都磨灭了只剩下完全的吐槽神经——或者掐架劲头。回头望望,下了很大精力搞出来的MV和倾城殇的设定就这么扔了有点可惜,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两三年前那个能把写文作为休闲和放松的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本能想要回避一些事。而这些事,几乎都是由我开始混棋魂同人作为开端的。那个已经在我心里死去的就不用提了,毕竟对于一个连面孔都已经记不清的名义上的“那位”,念念不忘才是自讨没趣不是么。

剩下那个……老实说,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与之相处了。

之前就觉得自己肯定有自闭倾向——毕竟跟本科的同学们相处不来,又不愿意改善所以干脆躲进角落整日在虚幻的网络世界里逃避现实。逃啊逃啊竟然逃了半个地球——话说,我到这里的理由还真是可以找到很多哪。结果到了这里,OK,简直是自闭的天堂。有的时候啊还是会想起那个一直被我作为冠冕堂皇的来这里的理由,不过,俨然烟消云散了——那个人如若有心,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此处了;所以,当年那个承诺现在算是真正成了Quatsch了。我想,我一再的说自己是为了个承诺来这里自讨苦吃,无非是想骗骗自己,给自己一个又高尚又刺激的理由吧。


经常有人有意无意的问,想家么?

说实话真的没法回答。因为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想还是不想。可能我的神经已经粗到一定地步了——有人在我身边默默等待了四年,我却一直把人家当哥——废话一句,刚复习完《未名湖畔的爱与罚》,陈可就是典型一在手上时不知道要珍惜(甚至不知道那是啥)而失去了才明明白白清楚的主儿——还好作者是亲爹,没搞个就此玩完的结局(要是我肯定这么搞,虽说我也不知道是为啥——看那《燕过阳关》的设定就知道了)——废话完毕。于是经常觉得自己很不知好歹,但是身边的人却不会把这一点说破,所以错过就是错过,不是人人会有小说里那样的好运气不是?不过,他们不说,以我的粗神经,就完全不知道错过了什么,或者是开罪了什么。虽然这粗神经的好处是我不会像林妹妹一样看见朵花落了就哭得稀里哗啦(看《越人歌》哭得稀里哗啦是有原因的= =),坏处就是,很多事,好的坏的,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过去了;没有影响也就罢了,有影响的话,要么已经无法挽回,要么就是我干脆就不知道…………ORZ。这到底算是好还是坏呢?


不过在这24年的人生岁月里,好像确实没有什么东西什么事让我真正伤心到不想提起的地步——就算是05年(或者是06?)被爻吧的人又出卖又背叛还要横加指责的时候也只有愤怒,而自己离开了也就渐渐淡了去了。当时于是仿佛赌气一般的写苍翼,拼命要把它搞成棋魂界的一个经典(事实上后来才知道自己进棋魂圈的时候棋魂圈就已经风烛残年,经典根本已经没了意义),现在看来,虽然动机不良,但是18万字的小说(大坑)摆在那里厚厚一叠还是满有成就感ORZ,也算是那场记忆中似乎波涛汹涌不见天日的背叛戏码带来的纪念之一。


另外一个纪念就是那个人了。话说我很少在这样的吐槽文里面提到某某人,因为只要一提起就肯定知道是谁——mz777身边活动的人不就那么几个么?(啊,话说,现实中活动的也就那么几个……尤其这边,接近0人)

我跟她之间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只记得爻吧事件后一直关系很好聊得很来,并且把她从别人手里抢了来做老婆(对不起那个谁谁…话说我跟这个谁谁现在关系也很好ORZ),然后整天一起瞎扯一起写文一起研究人物……虽然我确实没有记住什么特别的大事,但是至少没有让人留下印象的不爽的事。相对于她那时的环境,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孩了。也许某些成长环境上的相似让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多了很多了罢。现在想想,那时候多数是把人家当成吐槽对象来对待,确实是很不公平来着。


可是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

虽然平时的聊天中偶尔也会冒出些许言语上的磕磕碰碰,不过放在神经超粗脸皮超厚的我身上当然不以为然,事实上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放在她身上并不是不了了之——呃,貌似该打。至于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对我来说,也许就是去年这个时候跟北大那位解开了误会并且吃过一次饭之后吧。之前我好像确实跟她吐过很多北大女的槽来着——前几天要不是她提醒,我都忘了——北大女之前曾因为要去跟四川的某前任(据说我是这么称呼那人的= =完全不记得…)约会而耽误我们之前三个月就定好的拍摄日程导致整个剧组改工作时间从而招致不满声一片——的事。反正当时就是围绕这个地位问题搞得很复杂的样子。我知道我有个坏毛病,就是总是认为别人会,也应该跟我一样粗神经——我不放在心上的事,别人也不会(至少是没必要)放在心上。老婆这个称呼,对于我来说,完全是“好朋友”的定义,只不过略显的亲密一点——笑,现在因为有了更著名的别的称呼,这个词反而用的少了呢XD。当时就很想不通,为什么她一定要纠缠于这个称呼问题上——北大女在和好之后也只字不提之前的亲密无间,关系反而比误会冷战时还尴尬——再加上当时毕业、签证、工作、搬家所有的事纠结成一个大团,每天忙着在偌大的北京城窜来窜去焦头烂额,于是越发觉得她在无理取闹。北大女在和好之后就只跟我见过一面而已,说的还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大约是见了我之后也觉得尴尬不好受吧,之后就仅仅靠短信有一搭没一搭的牵连着,仿佛是种义务——毕竟那时还拿那个什么“目标汉诺威”的话当个事儿呢。

所以跟她(非北大女也)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我都记不得了。2007年6月到9月真是我一生中最混乱忙碌最不堪回首的时期啊!一年后的今天想想那时的压力和孤立无援,觉得那个愣是撑过来并且结果还都算成功的人好像根本就不是我似的。——老妈前几天说,她科室主任家的孩子也要出国,孩子妈妈竟然请了长假去帮着跑各种手续——这在当时的我身上是不可能的,出国的一切,除了经济支援之外,我没让家人插一根手指——就算是递签面签订不到机票诸多困难横亘在那里的时候。想想,这一路爬过来,还真应该归功于我的粗神经,否则大概早就受不了压力放弃丢边了。——说起来还真的无限感谢当时的好友现在同在德国每周电话三小时的后宫(汗),要是没有她,估计我直接抓瞎在那里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出来呢><。


然后好像就一直纠缠纠缠没个结果。后来我先烦了(我脾气不怎样),丢了炸弹一样的短信过去表明了心志。事后虽然有些后悔和心里没底,但是既然发都发了,矫枉也过正了,后果也预料到了,自己也就顺着粗神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至于烦的原因,到现在也无从跟她解释清楚。跟北大女的关系肯定是回不到从前(其实从前也没什么啊),可能只是由很亲密很暧昧的朋友变成普通或者是有点疏远的朋友(或者干脆就是认识的人——本来认识的也够偶然的了,传说中“命运的邂逅”么ORZ)罢了,我本人对此并不介意什么,却一直不知道她在那边到底因为什么而不高兴——而现在知道了。于是在百般解释不成,千般许诺不干的情况下干脆选择了放弃——既然有这么大意见,那我两边都不选就是了。其实现在想想,当时确实试图说明白,只不过我说的不是她想要的,因为我那时根本不知道她的真正想法。


对比起这个重新回到我身边的现在的她,我却后悔了。如果当时能多一点时间多一点耐心去倾听她所有的想法,或者是想办法套出她真实的心情,会不会就不会有后面这半年的空白?半年里,我除了换了时区并且多多少少有点更加没心没肺之外,什么都没有变。


只是,她再也不是当初的她。


我不知要如何跟这个在半年中生出了无数尖刺并且对身边的一切都在不满和抱怨的女孩交往了。记忆中的她外柔内刚,纤细敏感却又温柔乖巧,可以听我吐槽六小时不说烦,也会在我去掐架的时候帮我抓出帖子上的逻辑漏洞,也会在我写到感情戏苦手的时候过来点睛。

只是现在,对话框对面的她,言辞凌艳尖刻,敌视身边的一切,抱怨,不屑,挖苦,讽刺的字眼充斥每个句子。是的,这也算是成长,因为她是在社会这染缸里被无情浸泡了半年的人了,而我一直乖乖的呆在象牙塔下,基本上可以被称为不食人间烟火。所以刚开始的那几天,我一直有种感觉,是不是她的QQ被人盗了现在跟我说话那个根本就不是半年前那个人?

说起来我这个人也是够自私的了。我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一个能听我吐槽不厌烦不会触我的逆鳞无论什么都站在我这一边的水样的女子,而她曾经是。——现在身边的人,尤其是狼群的人,关系好的确实很多,但我不会找她们吐槽六小时(呃实际上也没那么多槽好吐了…),很多事也不会说的很深很细(再次感谢粗神经),因为他们没有跟我那么久的羁绊,没有爻吧大闹那时把对方当成唯一依靠的依赖感(话说,狼群掐架从来都是群殴的||||||)。但是在这边的半年,的的确确是狼群的人给了我最大的欢乐与放松,没有让我在这阴霾的吓人暴晒的恐怖的德国抑郁成疾。


感情有两种,一种是像狼群这样热热闹闹轰轰烈烈,那种类似江湖义气的豪迈感,一种就是跟某一个人守在一个小小角落,没有风雨没有波澜,细水长流无声无息的安静与安详。前一种我有,而且没有比现在更好的,后一种我期盼,但是还恐惧。我已经不知道算不算是错过了跟我一起走后一种路线的那个人,因为那个人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想有一个只要想到他,他就会在身后微笑;不想他出现他就会像魔法般缩进画框里静止不动的人——显然是太异想天开了(又不是阿拉丁神灯= =)。所以我现在学着去花痴,花痴帅哥花痴美女,花痴巴拉克花痴展御猫,甚至开始花痴起自己笔下的人物——当然,更花痴巴拉克弗林斯勒夫有没有三角昭昭和小白有没有在房顶上遇到啥龙啥昊啥宏啥枫的…………我可以大肆的去YY别人,敏感的察觉出文中人物的深层心理,却永远无法看清身边的人——也可能根本是不愿意去看吧,尤其是到了现在,当“试着去了解”这个Prozess已经成了一种带来疲惫的负担而我自己俨然开始无限享受孤身一人并且只需时不时花痴一两把就够了的时候,再去与新的人接触与新的人交往简直就是一种负担了。


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的她,是陌生的。风流2的小白虽然忘记了与昭昭的过去却还没有忘记他对昭昭的情;而我面前的她,则是全然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所有(包括我不记得的关于我的事= =),却全然忘了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了(貌似这比较有点不搭)。我承认我害怕改变,尤其是这种会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的改变(通常这种情况发生时我绝对第一时间逃开,免得让自己不舒服,就像北大女那事件)——总之归根到底还是自私没错。反正现在已经无从追问我当时那没有余地的强势到底有没有让她觉得受不了,并且之后估计这种状况也不会出现了——到底现在谁是强势的一方都难说= =。。。

只不过在我正往脚底抹油的时候,来了场地震。


75圈文中挂主角的不在少数,不过那悲伤那绝望都是他们的,都是虚幻的,那生生死死就在作者笔头一念之间,甚至纯粹是用来虐读者赚点击的。那不一样。


当大米告诉我电话不通的时候,我确实从脚底到头顶感到了一阵冰凉的酥麻。然后一个念头就翻了上来,无比的清晰——我应该带她走的。明知道是什么让她改变了如此之多明知道她是对什么如此愤恨明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办到的——也许不会是她想要的那种方式,但是我应该带她走的,当初。

虽然我很清楚比起自己的前程学业来说,她的事不能放于首位,甚至我没理由把她放在我那名正言顺的结婚对象之前…但是我应该把她拔出那个叫做环境的泥潭的。这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喜忧参半的想法。喜的是,如果我能把她带走,就不用再听这些让我都跟着生气跟着郁闷的事,而她也不必再在那个地方继续沦落下去到头来要我听那些怨声载道夹枪带棒指桑骂槐最后劝解不成一不小心连自己都被讽刺了;忧的是,就算我不顾一切的带了她出来,我们又要如何相处,如何去面对对方身后那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环境,我又要如何去面对她现在的一身刺?——要知道,我自己也是一身刺,所以我希望身边的人要有盾牌,但是不能用同样的刺来回击我,尤其在我没有准备好盾牌的时候——好吧,再次见识自己的自私,不过这只是我自己的心愿而已,谁规定不能痴心妄想了?


我受不了她的这种巨变,所以我无话可说,她也受不了我的没话找话。是的,我们现在就是没话可说了。学业上的事自然是不可能跟她说通,连我无意中用上了德语单词都会招来她的不快;同人圈的话我现在完全跟她没有交集,我的生活除了上学就是在狼群,而她又非常不喜欢我提到狼群的事,尤其是现在跟我关系特殊的人;我不喜欢听她夹枪带棒的嘲讽,无论是嘲讽我还是嘲讽别人。地震以来的日子,我试着冒着她的“枪林弹雨”留在她身边不想让她觉得自己一个人——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是我丢下她半年不管之后必须要负的责任,就算因此被无数人说简直太滥好人。我觉得我无法放手,因为我有责任,但是…现在的这种局面,我甚至不知道就靠这责任二字到底还能支持多久。明白了她的想法于是觉得愧疚,于是想补偿,而她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温柔如水如拉女神一般的女子,我甚至不知道我该从哪里补偿而她到底想要什么?


不过就算愧疚,我也不是没有底线的,有几次真的为了她的尖锐讽刺而光火,但是转念一想(或者旁边有人劝),她是在那样的环境那样不快乐的生活着,忍了就忍了吧,不是还要负责呢么?……于是大家说我真奇怪。我也觉得我自己奇怪,为什么会觉得有责任呢?就好像拒绝了别人反而会心存愧疚一样——滥好人的证据——可恶,人家明明是人称心狠手辣的锦毛鼠来着!

不过忍耐这种事情,一次两次三四次,五次六次七八次,到了九次十次,还有人忍得下去么?——就算有,也绝对不是我= =。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耐性还能坚持多久。就在断网前的几个礼拜,好几次看到她的头像闪亮,点开对话框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打招呼,不见得回;说自己,就被讽刺;说对方,肯定抱怨;说学业,完全不通;说狼群,那不自己找事么?——说句难听的,我又不是找不到人说话了,为啥一定要找个冷冰冰的刺猬自讨没趣呢?很多人说,你就别管了,撒手吧,瞅那个难受样儿!虽然知道人家是好意,但还是会回复一句:说不定她比我难受多了。于是损友们一脚T来:你就自己没事找事吧,噎死你拉倒。

叹气。恢复联络这刚多久啊……我的耐性就被磨得所剩无几了。果然我不是当女神当圣母的料子,虽说当年大概我强势的有点可恶,但是我说话绝对没有她现在的水平高…………


果然这种事没人可以吐槽。多想无益,该不回来的一样回不来就跟北大女一样,那干脆就一贯方法处理算了,没头没尾不就是最好的结果么,就跟万年坑总被人记得一样,缺憾美嘛。


睡觉。

相望,相忘……


终于拿到那为之煎熬了半年的DSH证书。
冷风不止的FULDA火车站,一个人坐在冰冷的椅子上泪流满面。
眼前的ICE呼啸而过,但愿没有人看见彩妆已经花掉的我的脸。耳边悲伤的《白色之星》和《宙へ》仿佛如操纵泪腺的神手一般。也许是最近看多了悲伤和痛苦的东西。
首先就是这《奔向地球》。30年前SF硬科幻悲剧的经典。然后是75界虐心文极致《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兮,心悦君兮君不知。说漆黑夜幕,大雨如注,说惶惶夜林,遍布陷阱,说血花溅落,刀刃明亮。说,展昭等他,前去相望——消失了的是过去,放弃了的是明天。忽然想起绝裂大人的那个MV。生离和死别,无论怎样,那逝去的人和事,都有如天边星辰,遥不可及。

《奔向地球》回荡不去的主题曲《terra he...》寂静的兀自放下去。

昨夜是没有睡好的。可能因为为了寻找虐心文无意中登上了纵横道,也才想起了我注册这里ID的意义。于是,梦见了那个人。自去年六月一别,已经过了多久呢?在汉诺威冬季干燥的风刮起之前打过一次电话在纵横道上通过三条消息,然后就再也没了音讯。当时只是想,那人有课业在身,也许也是在为了实现当初的承诺在努力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电话永远的无人接听,短信永远的无人回复。明明看见她每天都会在纵横道上出现,却如同九天幻影一样抓不到摸不着。
……已经开始记不清她的面孔,也已经开始遗忘我们过去的种种。只有身处的这个城市,汉诺威,还没有褪去让我一直记忆犹新的色彩——我承诺的城市,我们,曾经,承诺过要一起来的地方。
在梦中面对她的时候,自己也是悲伤的。而她只是一言不发,眼睛看着远处。FULDA的下午下了一阵雨,咖啡冰凉烛火摇曳越人歌回响之时,失忆的白玉堂正看到展昭微笑面具下闪动的泪光,却不知那一句“来日方长”压下了多少的辛酸和悲凉……两年前我们兴奋的编织着应该在现在实现的梦想,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灵说,你不要自欺欺人。
我从不自欺欺人。只是,我无法接受这样没有结局的结局——无论是作为朋友,或者其他。有时候回想,与她相识的两年是不是我自己编织的梦境?杳无音信的对方,让我没办法不怀疑这个人真的存在过么?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放弃了原本的一切踏上了留学的漫漫征程?恍然间自己却如同那展昭,那面对已经忘记了属于他们过去的白玉堂的展昭……TREEA HE..沉郁凄凉的女声,漫长几百年在宇宙中的流浪……可是那终点,真的是在最初的开始想要的么?只是最终,我们走上了不同的路,而已。
从来不曾了解她,是我的错吧。若即若离,是一个很漂亮却冰冷的词。我们都是冰雕,都是刺猬。所以结果,只能是片片碎裂不留痕迹,抑或是相互伤害血流成河。无法开口,只是在心底希望对方了解,到头来,只是把两人推向更加远离的方向……就算谁都知道展昭“心悦君兮”,也代替不了白玉堂的“君不知”……
只是展昭的等待,直到他在刀光剑影中血溅四方,究竟是一场空。……那把所有深重的悲哀都沉在心底的君子,真的保存着等待那人前来“相望”的希望么?抑或那情深义重,竟是让你宁可一死,也不愿“相忘”么?!

只叹,自己不是文里温润如玉的南侠御猫。

人生这回事

搬家这档子事,好像我张罗了好久了,但是一直犯懒犯懒还想着索性就这么将就着算了,没想到还是不成——搬家的必要理由终于在一个大半夜砸到我窗外了。人生这回事啊= =真TMD是因循的轮回。
果然跟SW的人装可怜还是有效的,立马给我换了Silo的房子。说实话俺觊觎那里已经很久了,现在的住处虽然距离主楼无敌的近,但是我又不在主楼上课= =。。。对我最好的一点就是这里离图书馆实在是太方便了,我可以一次从图书馆搬回来10本书又不会累死……想起本科时代,一旦决定借什么书还得拖着思思跟我一起骑车去取,然后看不完就到期还得骑车驮回去,图书馆还要上那么一个大坡……这里真是天堂啊XD。
对我来说SILO是比较方便的地方……主要是那里有超市……现在的住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每周买储备粮简直就素折磨。不过现在的日子不比往常了,住的远的时候还要天天做饭喂自己,现在整天往食堂跑(反正一天一顿足够了),新买的炒锅和电饭锅放在桌子底下俨然就还没进入使用状态- -。
Silo那边熟人多啊……又可以到处蹭饭了…不对,某人叫嚣了好久要来蹭我的说= =不行,不能告诉这厮我要搬去了ORZZZ。

UPDATE & REBOOT

笑。终于是要结束了。
今天去看了马上要搬去的房子,很大,光线很好,不愧是每个月195块啊= =。
说结束,是终于结束了这两个月混乱的日子,回归一个人的生活。在这段虽然热闹却受尽伤害的日子里,经常想当初一个人心如止水是多么的悠哉。
去隔壁打个招呼,最后却有被赶出来的感觉。也说不上多不好受,只是到最后了还成这样子,只能说关系处的比较失败吧。不过我好像一直不擅长跟南方人打交道来着……可能是年纪大了吧,越来越受不了玩笑了。总觉得在国内我的神经好像没这么脆弱来着OTL——不过在国内的时候朋友之间也不像现在这样复杂。果然认识很多年和认识几个月的就是没法相比么……
啊,我还是应该回我的圈子里呆着去。我跟萝卜不一样…所谓一入DM深似海。我在这海里都呆了十几年了早就游得连岸都看不见了,她刚下水几个月还分得清现实和虚拟吧……

在ZH上翻了N页的老文。一个好的没看见= =看来当初对75圈子的评定还是有所误吧。不过到现在也没去转XY(据说水大),至于鹤舞,完全不知所踪;磨剑几千年也没一个新帖;萝卜的那个JY,雷啊…………

今天看到樱评论那个同人世界的书,连带着想起了不少事情。比如75圈子的混战,逆水圈的分裂,等等。虽然这两桩事件我都没有直接参与,但是我还记得在那个地方的那场战争——我在网上掐架这么多年,只承认输过那一次。对方人多是一方面,我们没经验是另一方面。想来做XQer还是有一点好处的,就是磨练多了之后在掐架挑语病这方面的逻辑和打字速度上绝对有优势= =|||||||||
再比如我们这个圈子。DM圈是绝对的全封闭圈子,不但中国是,日本美国也都是。所以我们就好像是一个相对于现实的平行世界,而在这个平行世界里是没啥国界可言,翻译国外同人认识国外的F女在我们之中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这个世界在没有进入这个世界的人的眼中看来是一个相当光怪陆离又无法理解的地方。因为以前身边走的非常近的朋友几乎都是圈子里的,而且大家过的那么high,已经完全习惯了那种相处模式,导致我现在跟那些所谓“正常”的人完全不能交往——这两个月过的这么累的原因就在这里。想起来BF同学真是很伟大啊,竟然勉强自己去跟上我的思路……泪一个。。。

所以俺觉得,经过这两月,俺的级别要从宅升级为OTAKU了。。。所谓的那个人格缺失啊……算了,既然都下海那么久了,干脆就死在海里吧!

只是女人

只是女人

虽说第48集跳票三天,但素怀着俺对家定最后话语的期待还是死等了《笃姬》。追这个片子整整一年(28后跳掉几集),终于看到笃姬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无血开城”。老实说俺对膏药国的历史并不感什么兴趣,后宫尤甚(想那《源氏物语》看了三页就扔了),大河剧么,断断续续看了几集新选组(为堺桑看的),然后扫过《风林火山》(为G美人看的…造型太雷没敢追),还有日本版金枝欲虐《大奥》……的剧照(是想看那里的家定啥鬼样子);然后就是《笃姬》了(好吧我承认我还是为了看堺桑- -)大河剧每年一部是不错,可是那戏的进度简直慢的人想要吐血= =。。。
不过无论怎么说,笃姬这片子拍的……bug实在是太多了><,于是按下不表。
说说片子里外的女人吧。话说前两天受樱bo影响,跑去看了吉永史的《大奥》——女将军男后宫的颠覆历史系漫画。那个设定下,男人由于数量稀少成了传宗接代的宝贝于是被养在大奥里,将军也由女性承担…总之就是男女地位完全颠倒。看到这里其实又想起清水的《辉夜姬》(话说还扔个大坑在清风呐- -),里面有一段情节也是辉夜姬大婚之时要跟五个男人上床,看生下的是谁的孩子= =。按说这种完全颠覆历史的设定在我这学院派眼里应该挺雷的,但是吉永大神设定的如此巧妙,竟然没有太过尖锐的违和感。故事从八代将军吉宗开始却用了三分之二的部分讲述三代将军,也就是第一代女将军家光的事,以及当时的“男御台”有功(肯定是虚构的吧= =进奥前还是和尚,囧!)。在看过的关于江户和大奥的资料和剧作中,不是把大奥作为江户的后宫直接忽略就是专门写这大奥之内宫人的勾心斗角(话说看《笃姬》之前我一直以为大奥就是皇宫来着OTL),将军和御台先结婚后恋爱的八卦已经没了新的创意。于是这里变成了女将军和男后宫的爱情故事。其实很难说家光和有功之间是什么爱情——撇开和尚身份的有功不说,家光本身就是一心理有问题的女人。再撇开春日局不说(话说这漫画里真够丑化春日局的),任性又手握大权的女人往往制造更多的麻烦(请参考李玉玲和冈田晶= =)……于是小白脸有功君就担负起了给这麻烦的人收拾乱摊子的(伪)历史重任。一个被逼扮男人心里确是个彻头彻尾的女人,一个被逼扮女人心里也真的变成了圣母的男人……呃……好诡异的组合= =。不过,将军偶尔露出的小女人样,还真的把我雷了……MMD,看一个女人做出正经的女人样子竟然觉得这么别扭,难不成BT的是我么……
怨念下,这漫画是个坑= =。。。

然后回来说笃姬好了。这片子真真真是无限的给笃姬美化形象来着——简直集全世界所有女性美德于一身。至少我这个日史白都知道,当年笃姬跟和宫在大奥里斗得天昏地暗,14代都头痛来着,而现在这片子里就算面对和宫的无礼(确实很无礼,历史上有记载),笃姬还百折不挠的继续向她示好……就算出身再低,好歹也是藩国公主的身份,而且和宫就只比她小两三岁而已,谁会真的有那么大胸襟啊,况且还是个女人,摊手。私以为这部片子表现的最好的就是24-28集,即家定和笃姬一起生活的一年半——那一段拍的真是很感人(好吧我承认我HC堺桑是很大的原因),8过下了戏这对老夫少妻就明显看出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形象要多不搭有多不搭,囧。这个片子也确实美化了笃姬的老公——13代将军家定,连他的疯傻都给掰成了“装疯卖傻”。【PS一句,15代的庆喜真可怜,给丑化成那样,还成了德川家差点给皇上抄家的罪魁OTL】不过这一部分如此强调家定和笃姬之间的感情,其实是想给后面笃姬面对萨摩兵变坚持守护德川家这个信念一个导向,即因为跟家定之间的感情让她决定死守德川——实际上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片子拍成这样当然是很好看……但是bug实在太多就不好玩了><。要俺这学院派评论的话,笃姬30集之后的编剧该拉去pia。为了光辉笃姬形象把所有人都压低了,尤其是可怜的庆喜简直成了给笃姬垫背的反面教材哈哈哈~~~笃姬所经历的是德川家由盛到衰的全过程,江户无血开城虽把功劳都放在了她身上(天啊她跟胜还有那头的西乡三个人就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未来ORZ,这片子在表现政治和战争方面真素够抽象的OTLLLL),但是德川家败亡却是不争事实……觉得有点像英国把敦刻尔克叫做“大撤退”而不叫被德国打到落花流水不得不跑;我们国家把那段历史叫做“25000里长征”而不叫做“25000里溃退”一样……哈!

话说无论何时女人都应该有权力。想想看无论是前头的女将军还是大奥里的大御台,或者是李玉玲冈田晶,没权力的话能干嘛?不管这世道多强调男女平等,完全对等条件下女人终究是弱势——其实就连身为女人的旁观者也会这样觉得。而女人如果太强的话……除非她真的强到没人可以扳倒(比如武则天),半强不强的时候最难看——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那时候既没有可以踩着所有男人头顶的能力(反而还有男人会踩在她头上),又不想真的每天一副梨花带雨弱不禁风的样子躲在一个男人身后…这种日子就不好过了,而且在半强不强阶段的女人么,既然选择不作做男人的附庸要靠自己,那么就回不了头了——既然已经不打算做附庸,怎么还会回到这个她自己都看不起的身份呢?所以除非她真的攀到了权力顶峰真的有了睥睨天下的地位,否则她一辈子都会活的尴尬,不甘,和不幸福。试想,哪个男人愿意要一个没什么本事还不会小鸟依人的女人?是男人就都会这么想的。只不过,真的能过关斩将把所有男人都踩在脚下的女人真的太少了。都说新女性独立,可是这条独立的路真的太难走,有多少人就一生在这路上进不得退不得,不想当男人附庸却终究拼不过男人得不到那位子,最后一辈子郁郁寡欢?

俺到现在也坚信男人没有好东西,而且俺就在这尴尬的上升阶段中。靠。

新婚祝福~~虽然他肯定看不见XD

笑,刚刚心血来潮去爬很久没联系过的前BF的空间,于是发现他的结婚日期,5月10号,恩很吉利的日子啊哈哈~~于是上去表示了祝福。老实说到头来还是他比我早嫁掉这件事让我觉得灰常不平衡的说,笑。

再笑,分手也有五年了吧。然后我五年心如死水。当年分手的原因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笑话,但是无论现在觉得怎么好笑怎么无厘头,终究是分手了。不过就因为分手的原因实在是太梦幻了导致我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曾经动过回头的念头,八过终究是没付诸实施——啊,我本就不是会吃回头草的人……

可是我必须承认,在一起的那三年还是无法抹去,虽然它已经很不清晰。

恩,既然他已经尘埃落定,我也就再也没有什么愧疚的理由和试图去后悔的必要。本科时代曾经跟朋友们讲过一些跟他之间的事,他们都觉得我们俩简直就是GJM那本《梦里花落知多少》里面顾小北和林岚的翻版——说实话看那本书的时候我也有那种感觉,而那时候就是刚跟他正式分手不久……如果没记错,我还打过一个电话找他吐槽来着= =

啊~~那个CJ的年代啊~~~~说起来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现在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我的高中生涯关于感情这件事的全部记忆被我自己强行界定在关于CJK的所有范围内,而又因为大学时代的几乎全白,让我对感情这种事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概念。……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我跟狐狸分手最大的原因是CJK在拒绝我四年之后的再次出现,而我这个……呃……死心眼的竟然明知道他已经变成那样的花花公子却还是想跟他在一起|||||||||于是其实这就是我跟狐狸分手的直接原因……笑,既然他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也再也不必把这件事藏在心里,暴晒一下有助于加快灰飞烟灭嘛~~~

嘛,sowieso不得不说,我在感情这件事上是失败者,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也许我实在是不适合谈感情——用母上的话说,既不温柔也不懂得浪漫——啊,能有男人愿意要我就应该烧高香了|||||←此乃母上原话,8过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像我这种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外加不愿意打扮,性格不好,学历太高……嘛,简直就没有一种吸引男人的特质……我这种人不去当LES简直是暴殄天物啊OTL。。。就算最后搞不好成了灭绝师太,好歹也名震一方口胡!咱现在呆的地方不就一响当当的例子摆着——默克尔嘛!

然后,我的迟钝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了。之前也提过,已经有不下一只爪子的男生跟我说过:啊我当年喜欢过你的呀……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拜托!如果当年都没勇气说(难道是我太BH了么OTLLL),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之后又过来JW个P啊!……当然这也不能说都是他们的错。在我哭笑不得的说:我哪知道啊?之后,多数人直接叹一句:我暗示了那么多,不过你太迟钝啦……
——真是无语,你们怎么能要求在感情方面没有什么经验的BC对感情敏感?

不行,困死了,明天还一堆事,TBC先

25岁,生日快乐!

话说今天好像是某人生日的说……要不是看着日期有一瞬间的恍惚,恐怕是真的想不起来的说——啊,某些事情果然是已经深入骨髓,很难忘掉了呢。

从早上醒来就在下雨,到现在也没有停下的征兆。昨晚的晚霞灿烂无比——看来果然不能用中国的老话“晚霞行千里”来预测德国的天气= =

回头想想,距离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年,已经那么久远了啊。认识他,爱上他,既没有开始也没有任何结果的走向毁灭,现在想起来已经好像是千年之前那样模糊的事了。爱了他多少年已经不得而知,但是在他之后我还没有爱过任何人。也许感情就会这么干涸下去吧,我却没有多少后悔的感觉。说实话,很难界定在那青涩16岁的初恋就一定是爱情,但是在那之后已经十年,今年26岁的我仍旧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一点真正动心的感觉。

但是也不算是无情。反而常被人觉得花心,或者花痴,笑,那只不过是没有感情的一种表现罢了。越是滥情恐怕就越没有真感情,对每一个人都付出爱?那是菩萨,我做不来;况且,我不滥情,只是偶尔为之= =|||||||

难道我到现在还在爱他吗?这个结论恐怕一百个人有两百个反对——我确实连他的脸都开始记不清了,偶尔靠着裴勇俊和丹尼尔找找影子,但是他到底是什么样子来着呢?

脸很黑牙很白,笑起来很温暖,虽然他一直否认用过香水之类的东西,我记忆里还是对他身上那种特有的气息非常敏感(似乎是传说中大宝天天见的味道)。冬天的时候也喜欢抢他的外套,因为那个味道让我觉得很温暖。
偶尔冒冒傻气,抄作业的时候还被他前面的男生恶搞过一次,我到现在还对他那声白痴无比的“呵~~~呵~~~!!”记忆犹新。
他对我经常把重要的事项写在手背上以防忘记这件事很不满,很严肃的说“手会烂掉的!!”
扫雪的时候会因为来车把我拨向一边,却差点让我一头栽进路边的雪堆。
上场的时候不会戴眼镜,近视度数又太夸张,于是时时露出有点迷惑的神情。他送我的队服背后的数字7已经开始脱落,上面他的气息在很久之前就失去了痕迹。虽然早就不在好友名单里,他的QQ号码我还是记得很清楚。
那颗蓝色流星仍旧高悬在我的天幕啊…虽然已经不知道他已经飞向谁的宇宙了。
某年的某场足球赛,这个篮球队队长竟然冒充前锋代打上场,末了还在关键时刻懵进了一个球去,志得意满。那大概是半决赛,决赛似乎是用点球决出了胜负,他只是当个现场解说员(笑,看不出这家伙还有这天赋呢)。当然,这段录像是事后某老猫的女朋友放给我看的,当时我已经很久没见他本人了,无缘相见,亦不该相见。

时光荏苒,1288公里。
会在看电影之后步行很远送我回家却不管我会不会误会;那个来北京找我的夏天穿着很花哨的夏威夷衬衫,烫个狮子头据说贵的不得了却人人笑话。
然后在长安街走错了方向,老实说我偷偷希望过他永远不要发现。
我还记得他的手其实很小,比我的大不了多少,让我总怀疑作为控球后卫他到底能不能抱住球;然后很喜欢戴名贵的手表,完全不管那欧米加跟他的细手腕配不配;有收集SWATCH的癖好,全然不在乎那漂亮的彩虹表带跟他的巧克力皮肤搭不搭。
乔丹球鞋控。

……
虽然我绝对是那种性格不怎么样的人,但是只有为了他,我会尽全力的改变……无论有多少光芒,无论与我能力相匹配的道路有多么宽广崇高无人可及,我仍旧会选择只为了配合他而收敛所有羽翼,甘心在他身边做平凡的家庭主妇——只为他,一个人。

说起来,如果是因为别的事跟狐狸分手,恐怕在日后的岁月里我可能会常常冒出后悔的念头(那个,我是花瓶党||||||||||);但是,跟狐狸分手的最直接原因,就是我想要回到他身边去,那是我唯一一次在感情上的放纵吧。虽然知道即使在一起,也决不会有什么结果——这好像是上天注定的呢;但是还是想试着去相信,试着去为自己真正的感情努力一次(虽然这有点跟我的原则不相符)……于是就那样做了选择。虽然结果既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但是对于这个选择始终不曾真正的后悔过。对于16岁那一年那幼稚却真挚的情感,六年之后能真正接触到从他手心传来的温暖,虽然只有一次,便也够了。


日月如梭,12888公里。
去年他过生日的时候我在为DSH焦头烂额;今年他过生日的时候我在因为LOESKEN的考试连夜奋战(…夸张了点)。有的时候会想,也许他就在离我几百公里开外的不列颠王国也没准,笑,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比在国内的时候还近了些呢。

于是就在这个日子想起他来。虽然可回忆的事情少得可怜也褪了色,但是那绵亘时空的温暖,好像从未曾改变。
他曾经写过一篇文字叫做《回到过去》。
只是谁能回得去呢?就像他变不回16岁的单纯,我也找不回初恋的美丽。

不知明年的今天,我会在哪里,在做什么?也许在为DIPLPMARBEIT焦头烂额,也许在为适应新的工作连夜奋战,还有可能……为一个我不爱但是不得不去爱的男人,在厨房里翻着菜谱一身油烟?


那个在心底很多年的愿望,在虚年26岁的开端,再无声的祈祷一次吧。

让我回到你身边,在我不得不忘记你之前。

07.02.2009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