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翼番外2——Sein

Sein

《苍翼》结局番外

说明:BE,慎。关于文中出现的病状,因时间急迫未加以追究,请忽略其中的不合理之处……OTL,另外,政治方面的bug已经到了某7自己都不能忍受的地步……
Sein,德文,意为“存在”,在语法中的地位同英文的be。

塔矢亮再一次从并不安稳的睡梦中醒来,是因为他感觉到了整个床铺的颤抖,在漆黑冷肃的夜里,身下发出的吱嘎声虽然隐忍,万籁俱寂的环境里依然清晰。
塔矢弹起身来回手拍亮台灯。他的身侧,穿着深色睡衣的人正背对着他在床边蜷成一团,紧抓住右侧腰际衣服的左手,青白的指关节在昏黄的台灯光下格外清晰。
灯光似乎让那具痉挛的身体有所放松。塔矢转过身去,无声的用一只手臂把对方能残缺不全的身体翻转过来——进藤光没有睁开眼睛,眉头紧锁,暗淡无光的金发被汗水粘在额头上。牙齿狠狠咬着早已没有血色的下唇,颧骨投下的阴影浓重的触目惊心。
塔矢握住进藤光左肩的手神经性的一紧:“进藤,醒醒。”
进藤光眉梢一颤,身体的痉挛却没有停止。塔矢心头一紧——这样的半夜发作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至少进藤光不曾失去意识,对于自己的呼唤,他总是能够做出清醒的反应的。
“进藤,进藤!”塔矢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向胸腔集中,声音也有些不稳。连忙用另一肘支起身体,冰凉的手开始拍打进藤光的脸颊。
“……”也许是感知了身边那人的焦急,听见了那几声压抑而慌张的呼唤之后,进藤光放开了咬住嘴唇的牙齿,悠长的呼气从他口中缓缓溢出“咝——”的一声。

塔矢亮眼睛都不敢眨的看着他的脸。放在进藤光脸侧的手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微微颤抖着。而进藤光颤抖不止的身体渐渐的恢复平静。冰凉的汗水沿着鼻梁流过颧骨,渗入塔矢同样没有温度的掌心。
每一秒的时间过得都长过一个轮回,塔矢支起身体的左臂已经全然无知觉。
恐怖的沉默蔓延在不大的卧室里。昏黄的光抵挡不了黑夜的阴霾和冰冷,勾勒出塔矢消瘦杂乱的背影,投在墙上阴沉一片。
就在塔矢几乎要失声喊睡在隔壁的藤崎明时候,进藤光的眼睫微微一颤,随即张开了眼睛,迟疑了一下,准确的转向塔矢所在的方向,然后虚弱的笑容,仿佛筋疲力竭的安慰般,浮现在他的嘴角。
塔矢的手从进藤光腮边滑下,落在他的锁骨旁,整个人脱力的栽在光身侧的枕头上,黑色的直发毫无章法的滑过那人的耳边。
“……没……没事……”沙哑的声音根本没有说服力,进藤光试图把仅剩的左手抬起来,发现做不到。勉强的动了动,触及塔矢的身侧。
塔矢亮没有出声。血液仍旧向身体中心收缩着,四肢好像失去了知觉,连进藤光努力碰触到自己身体那一点的感觉,都变得模糊而虚幻。


中弹,迫降——飞机爆炸的瞬间,他亲眼看着火焰吞噬进藤光的半个身体,飞溅的血让他几乎看不见进藤光打算留给他的最后笑颜。拖着已经残缺不全的驾驶员从快要再次爆炸的战机中爬出来,刚刚被军舰派来的快艇紧急收容,背后就传来一声轰然巨响几乎再次把他们掀进海里……那时他眼前浮现出三年前那架带走了翔的B-24,青空之下碧海之上,金色的火焰肆虐着明艳的锋芒……
守护着进藤光随时可能熄灭的生命之火的四十多个日夜,塔矢亮活得比始终哀悼着翔的那两年还要生不如死。因为上一次没有留住所爱之人的生命,塔矢对于进藤光“活着”这个事实的执着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众多医生几乎认定不能存活的事实,在塔矢面前被狂暴地推翻。没有人曾经见过塔矢如此疯狂而失控。身为总统的塔矢行洋和绪方司令调动了更多的医生前来救治,塔矢亮濒临崩溃的勇气和执着,竟然在42天后,唤来了奇迹——
而为了这奇迹的代价,自然是巨大的。那就是他塔矢亮作为总统幕僚,陆军部总参谋长的沉重职位。

四个月前的盛夏,他丢下了他的一切,生活和未来,仕途和众望,选择了退隐。没有人知道这位在朝党第一候选党首为了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很多人不解,很多人愤怒;很多人哀叹,很多人伤心。战争结束后满目疮痍的世界,需要强有力的国家,强有力的政府。没有人忘记在那个并不晴朗的日子,站在还冒着硝烟的军舰上,渗透了血迹的驾驶服滴着水,用悲伤却坚定的声音颤抖着向整个世界说战争结束了的史上最年轻的盟国作战总指挥。回国后他青云直上,不是靠着身为总统的父亲的庇荫,而是凭着出色的能力和外交手腕,以最快的速度消除了本国战后的剩余威胁,重新把一个稳固的天空带给了这个国家的人民。他成了民众心目中不二的下任国家元首人选,纵使他只有25岁。借着战争的契机带来的如此平坦的仕途不能给他作为一个政治领导人应有的能力和经验,所以他向民众保证,从头做起,成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
——表面上的风光与地位,背后要付出多少勾心斗角的心血,塔矢很清楚,并且一步一步的经历过。他按照父亲给他制定的蓝图丝毫不差的向着能够名垂千古的方向行进着,但是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不知道,风光无限的他,心里到底空荡到什么地步?
……想去的地方,他已经刻意的不去想起,很久。
苍茫太平洋上的一个小点,那隔着重重天幕的,遥远的北极星。

“透析?”塔矢的眉梢锋利的一挑。
“……没错,”餐桌对面的藤崎明面前摆着一分医学报告,而她本人则坐在背光的位置,微微失去光泽的长发疲软的贴在肩膀上,更显出了她的憔悴。塔矢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觉得那消瘦的双肩有着常人无法察觉的颤动。“带他回国吧,塔矢。”
塔矢亮没有说话。明明的意思他当然明白——进藤光,不会再回到这个温暖安静的小岛了。
在桌下攥紧了拳头,塔矢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马上就去安排。”
回身,藤崎明看不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悲凉。

“进藤,醒醒,吃药了。”
阳光早已经毫不吝啬的灌满房间,大落地窗的纵梁在地上画出笔直清晰的阴影。进藤光仍旧安静的躺在床铺中央,阳光从他身体左侧射过来,而已经不存在的右侧身体则掩映在阴影之下,现出不自然的形状。
塔矢把温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弯腰去看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原本灿烂的金色只剩下一片委顿的昏黄,黑色的部分当中隐隐露出了刺眼的灰白。进藤的睫毛不是很长,这时候在鼻侧投下稀疏的条纹,现出苍老的迹象。
“进藤……”塔矢的声音又贴近了些,“你再不起来我走了。”
“……”动的先是嘴角,进藤光嘴一撇,然后很不情愿的张开一只眼镜看着近在咫尺的塔矢。塔矢亮双眉一紧,进藤光连忙把两只眼睛都张开,左手抓住塔矢衣角,作出一个谄媚的表情。
“你就不能不玩这种把戏啊?”尽量轻缓的把进藤光从枕头上捞起来架在肩膀,看着那人依靠着自己,勉为其难的咽下一大把药片,塔矢揽着进藤光左肩的手指有些痉挛的抓紧——一天,又来到了。
……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每天早上他醒来时进藤光都是万古不变的沉睡表情,虽然没有跟任何人说,塔矢自己心里最清楚,自己有多惧怕黎明的到来——只要一想到不远的将来的某个黎明,旁边那个身体已经失去最后一丝温度,那自己……

“塔矢?”被对方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的进藤光有点无措的抚着对方的头发,“怎,怎么了?那个,是我不好,塔矢你别生气呀……我错了我错了……”进藤光莫明其妙的承认着错误,突然感觉颈项一凉——塔矢的身体对情绪的反应相当的敏感,只要一有情绪波动第一表现便是手脚冰凉——不会真的吓到他了吧?以他进藤光在塔矢亮身边混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只有一个结论:塔矢要做什么重大决定了。
轻轻拍着对方单薄的脊背,进藤觉得塔矢现在根本就不像几年前凤凰基地里那个冷淡执着的设计师,也不像电视里沉稳威严的政治领袖。二十六岁的塔矢已经承担了太多不该属于他的经历和负担。这场战争让这一代人过早地面对了抉择和牺牲,太多人失去了生命,也太多人失去了人生——塔矢又何尝不是一个受害者?小的时候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双亲的关怀,紧接着失去了最珍爱的朋友和梦想;为了不再失去另一个,他又走过了多少煎熬和痛苦……进藤光把自己埋在对方顺滑的黑发里面——就算塔矢和明明都不说,自己的身体自己还不清楚么?虽然知道自己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塔矢拼命抢来的奇迹了,可是…他终究是不能陪这个人走完一生的!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

“A-ki-ra……”轻轻地凑近塔矢的耳边,进藤光缓缓的吐出三个音节。微凉的身体轻颤了一下想要放开,进藤光却收紧了手闭上眼睛。塔矢的发间有清凉却悲伤的的味道,进藤光想要把这记忆带进天国——就算觉得什么东西冰凉的从他的领口流过,进藤光嘴角的一抹笑容,依旧静静绽放在阳光之中。
“我们回家。”
塔矢的声音,在灿烂的强光中犹如落地的水晶。

绪方安排的小型直升机24小时之后到了。轰鸣的螺旋桨把院子吹乱,连房子都在震动。进藤光坐在轮椅上看着明明和塔矢忙东忙西——自从知道了要派飞机来接他回去进藤光就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他可是快两年没见着战机了,整天看着那些飞行勋章在柜子里发霉,进藤光那颗什么时候都安定不下来的心痒痒的都快要窜出来了!——看他一副幸福的傻样,塔矢和明明真的无法开口告诉他——这小岛上没有能供战机降落的条件,绪方总不会为了接他回来修一个机场吧!所以现在眼见进藤光看见直升机后眼角和嘴角都呈下拉弧线,塔矢和明明对视,叹气,然后各自去忙。
来的是一架战用运输直升机,所以个头上比普通的直升机大上不少。沉沉的墨蓝色是陆军飞行部队的涂装,机身上眩目的凤凰标识灿烂夺目。看到它时进藤光有一瞬间的恍惚——久远的记忆,微微的起了波澜。
连人带椅的被抬上了直升机。为了迎接进藤光,这架飞机显然是被稍稍改装了的。副驾驶员的位置上多了几道安全措施,椅子似乎也更宽大柔软一些。进藤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陌生的士兵将自己固定在副驾驶席,后上来的塔矢从后面把头盔扣在了他的头上,然后检查了一遍缚在进藤光身上的所有安全带之后就一声不响的缩到后排去了——
这这这搞什么??进藤光迷惑的眨着大眼睛。
螺旋桨再次带起漫天飞沙走石,久违的超重感让身体本能的兴奋起来。进藤光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那是这安逸的两年中从来没有过的颤栗的快感!进藤光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狂喜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汹涌的漫卷心头——这天空,才是他能够存在的唯一地方!!

直升机在房子上空盘旋了两圈,爬到了1000多英尺的高度,然后机身放平开始直线飞行。片刻就看见了蔚蓝的大海,在阳光照耀下闪着粼粼波光。几只白色的鸟在他们下方飞过,细小的影子投在水面上象一道深色的流星。
凭着目测判断,进藤光知道他们现在的飞行高度已经接近2000英尺了——奇怪,一架直升机没事飞那么高干嘛?都说高处好风景,可是这没边没沿的大海,看一会儿也就行了吧?进藤光回头看塔矢,对方微笑了一下转开视线向外,于是纳闷的光只好悻悻的转过来。
就在进藤光鼓着腮帮子百无聊赖的看着一成不变的景色觉得自己快要再次发霉的时候,驾驶员面前的雷达突然响了起来。作为飞行员的本能进藤光迅速地探头过去,无奈自己给那些道安全带绑的死紧根本过不去,只能看清雷达上显示十二点方向三个飞行物高速接近,却完全看不清旁边的标识——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三个小点已经到了1000英尺的超近范围。没等进藤光反应过来,他就看见前方白的晃眼的云层中,三个黑色的小点腾空而起,带起云的碎片织成的纯白——
进藤光觉得自己的时间就停在那一瞬间了。
那身影他不可能不熟悉——加长版F/A-18E+机身,特别上倾阿尔法角翼,明显高而且宽出正常值的尾翼,喷出金红火焰的尾部双引擎,以及代表它身份的最特殊标志——弯角机翼下四个黑色的螺旋发动机————
“G……6…………?”颤抖到破碎的声音,从进藤光的唇间掉落。
“请坐稳。”驾驶员突然说。后排的塔矢和明明早已经系好了安全带和头盔,正扶住身边的座椅扶手。
在进藤光完全不敢相信的目光注视下,三架G-6在距直升机不到600英尺的正前方作了一个垂直BREAK,三道光芒弯刀一般划过长空,留下绵长的白色烟云,再次钻入云层消失无踪。
“爬升。”驾驶员一个简单的音节,光感到了再次超重的压迫感,瞬间围绕机身的白雾散去后阳光从左侧再次包围直升机——光知道他们钻出云层,到达平流层了。
空茫而没有方向的,满世界的冰蓝——阳光散射出六角形的彩色斑块,强烈的光晕让进藤光几乎睁不开眼——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空灵,纯净而耀眼的光芒。是天堂么?进藤光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紫发的教官温和一笑——佐为,最后的最后,你看见的,也是这样的一片天空吧!
爬升到预定高度,驾驶员简单的说了些什么,不过目标显然不是进藤光他们。直升机放平机身,调整转速,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停留在空中。
雷达声再次想起。光这次眯起了眼睛尽力的往前看去——三个黑色的小点又组成了水平直线,笔直的向着他们飞来。进藤光的心一阵狂跳——以他驾驶G-6的经验来看,这三架战机的速度——
“转换体制?!”进藤光终于失声叫了起来。
伴着他自己都无法置信的声音和期待,三架G-6的机翼下几乎同时冒出耀眼的火光。在进藤光视线能及的范围内,他清楚地看见了尾部引擎的火焰从金色变成青白!
“抵抗冲击!”直升机驾驶员猛地向前推操纵杆,螺旋桨的转度一下子加大——
进藤光已经没心思顾及这些,他的眼里只有眼前那三架G-6。千分之一秒的时间误差之内,三架战机同时丢掉了燃烧中的螺旋桨发动机,强大的助推力让三架战机犹如插上了战神的翅膀般放胆去追逐太阳的光芒——进藤光的视线已经无法移动,三架转换为战斗体制的G-6以战斗机能够达到的最高速度直直的向着直升机冲来!电光火石间,中间一架从下,左右两架从侧面以4倍音速以上的相对速度,400英尺不到的距离与直升机擦身而过!强大的气流使得已经做好准备的直升机仍旧剧烈地颠簸——塔矢伸手过来死死按住进藤光的肩膀把他扣在椅子上,明明叫了出来,这样的震动哪是她这样没受过专业训练的女孩子受得了的!
好在颠簸只持续了不到20秒。如果是小型的直升机,恐怕早在G-6擦身而过的时候就会被掀得七荤八素,搞不好脆弱的机体还会受到强大气流的致命伤害——光总算明白了让他坐这架飞机的意义。
虽然眼前已经恢复了一片空蓝,光的视网膜上久久的停留着刚刚的瞬间。
离开天空的两年,他烦躁,他不爽,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在梦里他久久的逡巡在蓝天,却永远有半个身体不听他的指挥。他做恶梦,一次一次梦见最后决战的最后一幕,梦见自己没有救出塔矢,梦见自己兑现不了的誓言恶狠狠的指责。在冷汗中醒来往往是因为身体疼痛难忍,却又总是能看见塔矢朝向自己那张睡梦中也不肯放松眉头的不安睡容。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成了那个人的累赘了——压抑的自责让他小心翼翼的面对塔矢,竭力让他开心的同时不断提醒着自己时间已经不多必须竭尽全力弥补。所以他从来就不提要求,乖乖的吃药,化疗,听塔矢和明明的每一句话——两年了,连他自己都快要把自己催眠成功说不要再想上天的事了……
夙愿成真的笑容和泪水爬满了进藤光的脸。

TBC
------------------------------------------------------------------------------------------------------

灵感突发……本来想写的是下一章的内容,结果之前就罗唆了这么半天……都不知道那突然冒出来的写下面一部分的灵感能不能保持到明天或者更晚……T T好久没写动作场,生疏ing。。。

爬去睡……给我回帖啊!否则肯定保不住那万年难得一见的灵光……



寒假是休载的日子^_^~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