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翼番外3——Sein·2 (正文大结局)

进藤光的葬礼那天,阴霾了许久的天空,终于扬起了细密的雪片。按照本人的遗愿,他的遗体没有被运到国家军人公墓,而是选择长眠于MARS山顶峰——TREERAMIA终年不化的积雪下。
本国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就在最大的军方医院——圣安妮医院进行。进藤光的死讯,并没有公开报道,这场告别仪式也不允许媒体参与——只是医院的工作人员注意到,那天到达医院的军方车辆尤其的多,更不止一人看到了总统塔矢行洋、陆军部次席司令官绪方精次和他任职陆军部参谋团的妻子绪方晴美、克劳德军校副校长卢原……一系列军政要人的身影。
人们不禁开始奇怪,这个死去的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沉静的躺在水晶棺里的金发青年,只有24岁。半年前,他被一家军方的直升机直接送到了圣安妮医院的楼顶。见过他的人都记得他那张明亮的笑脸,十足调皮的话语和他那身让人觉得活下来简直是奇迹的重伤。
“我是进藤光,陆军部凤凰基地SS中队飞行员!”他总是这样介绍自己,自信的光芒闪亮在琥珀色的瞳眸中——哪怕,下一刻就要进行那常人难以忍受的洗肾治疗。
进藤光被送来的时候,重伤的身体已经是风中之烛。这一点,不但他的主治医生清楚,他身边的人,以及他自己,都很清楚。
“我会活下去。”很坚定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坐在进藤光对面的医生清楚的看见了他眼里的不确定,和他身后同样面对着医生的黑发青年眼底的颤抖。
……就连绝望,也不想被那人知道。

黑发青年的面孔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也很默契的心照不宣。圣安妮医院是与军方和政界联系最紧密的医院——那位被预言有着无人能及的光辉政治前途的总统之子,在大选上当场退出的党首候选人,塔矢亮这个名字,就算在民众中的认知度也是很高的。
然后他就像蒸发了一般在政坛无影无踪。半年后,在军方巨大直升机的召唤下到达楼顶的医生们,见到那个身影的时候都无比的惊讶——直发被螺旋桨带起的狂风吹得混乱一片的塔矢亮,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从直升机上跨出来,然后回身,在其他人帮助下将一个残缺不全的人小心的抬到担架上,亲手盖上了薄毯。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个金发青年。两年前那场惊世骇俗的决战中,人们都记住了盟军前线指挥官塔矢亮在阳光下悲切的宣布战争结束,却没有人知道当时躺在急救室里的进藤光命悬一线。
青空中的那团火光,提前葬送了进藤光三分之二的生命。
塔矢亮从不去找医生询问进藤光的身体状况。就算有的时候医生前来打算跟他说一下后面的治疗步骤,这位也算深谙政坛的青年才俊,也会毫无礼貌的打断他的话,然后让他去找藤崎明。
进藤光的另一位亲友——圣安妮医院心理科的藤崎明医生,每当这时候都会红了眼圈。
他们都是医者,都明白塔矢亮的感觉。
可是,所有的心痛都已经无法治愈了,那毁灭的结局黑洞一般强劲,让一切都无法逃脱。
藤崎明有一次半夜轻轻踱到进藤光的病房外,本想看一眼进藤光的情况就离开,但是看到病房内情景的瞬间,就再也不能移动脚步了。
那是一个月色很明亮的秋夜。冰蓝的银白,雾气一般从窗口流泻进来,进藤光早已失去光泽的金发在这雾气中格外显眼。
背对着病房门,疲惫的伏在进藤光病床边的黑发身影无声的沉静着。塔矢亮应该是睡着了。失去了右半边身体的进藤光努力的向右边侧卧着,带着输液管的左手,轻轻的放在塔矢亮垂肩的黑色直发之中。
月光在进藤光身后寂静的蔓延,被镀上冰凉光芒的身体轮廓,带着压抑的颤抖。
微微张开的琥珀色眼睛,现在模糊一片,只有暗淡的光芒随着身体的颤抖轻轻闪动。
藤崎明甚至没有看清进藤光的表情,视线就被自己的泪全部冲散了……

她冲到了空无一人的手术室,反手锁上厚重的大门然后把自己丢在墙角里抱着双膝,再也无法抑制的放声大哭。
……上天,为什么那么残忍,要让这样的两个人相遇在这样的时代?!彼此遥远守望的日子那么漫长,身边相互支撑的现实又那么残酷!好不容易到来的和平,仍然实现不了他们两人相守一生的这么微小的愿望么?!
满室冰冷的手术器械,寂静的没有任何回应。

入院三个月,每周三次洗肾,越来越多的药量渐渐也控制不住进藤光身体机能的急速衰退。医生们不敢告诉塔矢亮,每天注射进进藤光体内的药剂有多少是为了维持他生命的必须品。每当预感到身体深处的疼痛即将发作之时,进藤光都会很无聊的要求塔矢亮去找卢原给他拿最新的战斗机模型,或者其他千奇百怪的要求——他知道塔矢不会拒绝。
病房门关上的刹那,进藤光前一秒还挥来挥去送塔矢亮出门的左手,就会狠狠的绞住被单,三四分钟之后估计塔矢已经出了医院大门,才敢按动枕边的呼叫铃——医生赶到的时候,他的唇边已经血迹斑斑……
“不要告诉他……”痉挛的激痛中,进藤光一直断断续续的说着这几个字,纵使他清楚的知道,塔矢知道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所以塔矢亮满足进藤光千奇百怪的要求回来之时,就会看到一个没心没肺的花痴笑脸。

这样的日子当然也没持续多久。
离开前的一个月,进藤光几乎每天都是在意识不清中度过的。
那时候他已经被转移到ICU(重症监护室),全身插满各种管子,心电机的声音节奏不定的响着,氧气面罩下的嘴唇也干裂的不成样子。
只是无论他什么时候醒来的时候,都会看到塔矢亮穿着隔离服,寂静的坐在他身边的身影。
那出离于世的空旷寂寥,让进藤光已经迟滞的思维,缓缓转回了五年前,跟塔矢亮相遇的灿烂19岁……
记忆的画片,时时因为他意识的模糊产生漫长的黑屏。
MARS山脉蜿蜒的曲线,青空中丝丝飘散的白云。
第一次见到凤凰的惊艳,灯光晦暗的小酒吧里,那个人锐利的眼神。
黑暗。
渐渐清晰的,研究所方方正正的白色盒子,堆满零件的车间,遍地爬过的电缆。
维修平台间展开的宽大金属翼,修长机首上随性的手写字母。
Geminey6-6……
黑暗。
没有声音的火光中,深不见底却没有光芒的黑色双眼写着绝望。
“我会保护你。”
生命的誓言,定格在他锁住那条细瘦手腕的瞬间。
黑暗。
一如以往的黑暗,被直升机螺旋桨搅开。
纯白的光点,划破划破黑暗直坠海面,带着决绝的悲凉。
海水,随即将一切继续淹浸成不透明的黑暗。
长长的黑暗。
最后,那是一片刺目的光芒。
只来得及把身后不远的塔矢亮推到一边,半个身体从此再不存在。
自己当时是微笑着的,就算知道自己的血让这笑容称不上好看。

——就算到了最后,也希望你眼中的我一直微笑着啊……

“进藤?进藤?”耳边传来模糊的呼唤,遥远的,却如同希望之光一般的声音。
……这冷冰冰的声音,看来他这辈子是改不掉啦……
进藤光光努力的动了动眼球,撑开了眼睑。
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黑发,黑眼,苍白的脸庞。
耳边那些嘈杂的声音,医生间不明意义的呼喊,机械推车划过地面的声音让进藤光想到战机的轮胎划过长长跑道的声音……那是展翅的声音……
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流淌出了蓝天,青山,灰色的跑道银翼的战机。
进藤光觉得自己笑了。
……塔矢……带我……回……去…………

心电机绵长的连音,回荡在蓝天之下。















进藤光的遗体告别仪式很简单。水晶棺木上覆盖着两面旗帜,国旗,以及塔矢亮亲手盖上去的凤凰基地黑红相间的标旗。
火焰一般展翅的凤凰身下,是凝固着满足笑容的年轻的脸。经过修整的金发安静的搭在眼睫之上,顽皮的跳出来的几根金发支在空中,好像下一秒这个人就会抻个懒腰坐起来,大咧咧的说一声早上好。

藤崎明坐在不远处,就算她再想压抑,还是制止不了哭声从喉间发出。身边的塔矢亮虽然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了,却还是穿着整齐的黑西装,安静的坐在她旁边。
面无表情的脸孔,和不知道焦点在哪里的平稳视线。
绪方和妻子走到塔矢亮的面前,竟然不知如何开口。倒是塔矢先站了起来,波澜不惊的开口:“绪方叔叔,学姐。”
“小亮……”绪方晴美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轻轻上前揽住了塔矢的肩膀,把这个消瘦的已经快不成人形的孩子拥在怀里。几年来看着这两个孩子磕磕绊绊的走过风雨,却还是逃离不掉生死相隔的结局……人的力量可以改变战争的走向,却不能阻挡死神的脚步啊!
轻轻拍了一下绪方晴美的肩膀算是回应。塔矢亮漆黑的眼瞳转向绪方:“绪方叔叔,拜托你的那件事,有结果了么?”
绪方精次一愣。那平静的不带一丝起伏的声音让他有些震惊。
“绪方叔叔?”塔矢亮追问。
“呃,没问题的。已经安排好了。”
“那好,请运输机三小时后机场待命吧,我们很快就到达。”
绪方夫妻都注意到,塔矢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身侧的水晶棺。

门口传来一阵轻微的骚动。随着几个黑衣保镖先行进门,塔矢行洋穿着黑色军装的身影出现在告别室门口。
塔矢亮轻轻示意绪方晴美放开他,然后轻微的整了下领带,走向塔矢行洋——国家总统,军部总司令。
塔矢行洋先是跟一直救治进藤光的医生握了一下手,然后看见自己的儿子向自己走过来。
塔矢亮走到他面前,顿了一下,然后敬礼。绪方等军人这时也纷纷抬手敬礼示意。塔矢行洋稍微点头,并且注意到,塔矢亮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他身上。
……果然,是不能再回去了啊……塔矢行洋心里沉沉的滑过一个结论——塔矢亮的一部分,已经跟着那个逝去的年轻生命一起走了。
塔矢行洋在心里暗自轻轻叹了口气,却没有多么的惋惜。身为政治家的一面,已经将身为父亲的一面磨损的所剩无几。
棺木中的青年有着塔矢行洋熟悉的名字,只是没想到第一次与他见面,竟然是在他的葬礼。这一点无疑有些讽刺的味道。他不了解进藤光,但是凭借塔矢亮一年多以来的表现,他还是多少知道这个青年在自己儿子心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多谢您前来。”面前的塔矢亮低低地说,显然是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态度。
塔矢行洋什么也没说,只是抬起手来拍了拍儿子单薄的肩膀,缓缓的问道:
“接下来要去哪里?”
然后他清楚的看见,塔矢亮那双黑瞳中哗然闪过晶亮的裂痕。
苍白的双唇,低低的吐出了两个音节。
“……凤凰。”

MARS山脉主峰,2580英尺的TERRAMIA峰,夏季雪线高度为海拔2320英尺。冬季为2090英尺
顶峰东南侧,在距离峰点200英尺左右常年积雪的地方,绪方命人开凿了一个平台,可供一台小型运输直升机起落。
天气不是很好,下着雪。
山顶的狂风是没有方向的。从运输机探出头来,塔矢亮就草草的拢了一下被吹乱的黑发塞进帽子,然后踏下直升机。
雪片的凌舞中,是脚下分不清方向的苍茫白色,头顶上是近在咫尺的阴霾天空。MARS山脉起伏的山峰轮廓掩映在纯白中,绵延到看不到方向的远处,融进苍茫的天际。
塔矢亮感觉到雪片融在自己的脸颊上,带走一丝温暖。
转了个方向,在被那层叠的山峰包围的谷底里,看得到人工修整的平摊,散落在其间的各种建筑,和无论何时都被清理的一干二净的4条一级跑道。
看到先行下来的塔矢对着凤凰基地所在的方向发呆起来,本来在机舱里犹豫着的绪方晴美连忙拉紧了衣服走了下来。
绪方精次要务缠身,这次是由绪方晴美代替他来。
“小亮……”走到他身边,绪方晴美反而想不到要说什么。
“学姐,你看,”塔矢亮缓缓在风雪中抬起一只手,指向凤凰基地所在的方向。
“这里能很清楚的看见基地呢。”
风声呼啸,绪方晴美还是听到了尾音的颤抖。
“是啊……一切都很清楚……”她有些伤感的回答到。
无数的飞雪模糊了塔矢的眼前。

——进藤,这是你想回来的地方吧。

六位士兵,抬着一具覆盖着两面旗帜的木棺,缓缓的走下运输机。
塔矢静静的看着两面鲜明的旗帜在空茫一片的灰白色中灿烂的翻飞。
干裂无色的唇角,勾起了浅浅的笑容。

那个晚上,凤凰基地四条跑道的照明系统彻夜未息。百年不遇的纷飞大雪中,明亮的灯光照耀着空荡荡的跑道,似在等待谁的归来。
塔矢下了飞机,一言不发的向附近的1号机库走去。绪方晴美示意所有人不要跟去。
战后的1号机库裁撤了大半的战机。只有16架决战中残存的G-6量产机,被绪方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留了下来。这16架战机已处于不可再维修的状态,除了庞大的机身昭示着它们曾经的辉煌。
塔矢亮一个人的脚步声,静静的回荡在机库里,像这些战机沉默的心跳。
庞大的机腹下他抬起头,那一钉一铆都出自于他的梦想。
宽阔的翼展边他举起手,冰凉的金属静静诉说它曾经翱翔于天空的骄傲。
空荡的机舱旁他俯下身,虽被清理过,淡淡血腥还是传达着驾驶员为了誓言和苍生做出的巨大努力和牺牲……
是的,因为有G-6,我们赢了这场战争。
………………
…………
……

清脆的滴水声,打在了残破的机舱玻璃上,映出塔矢苍白而被泪水浸染的脸孔……

可是……进藤,我输了你…………

自从3天前进藤光的手在他手里失去温度直到刚才,塔矢都没有流过一滴泪。就算医生出来沉重的对他摇头,藤崎明的哭声悲凉的回荡在整个ICU时,他的眼底都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安排后面的一切,带着进藤光的棺木上飞机,在那终年冰雪覆盖的地方静静的看着那个金发的身影一点点的被黑色的土和洁白的雪所覆盖,他都没有一滴眼泪想要流。
谁都了解他的悲伤,但是谁都没有看到——只是伪装的坚强肯定有碎裂的时候。
压抑的呜咽,从塔矢紧紧咬合的牙关中痛苦的挣脱出来;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沿着机舱缓缓滑坐到维修平台上。
已经记不清楚,翔死的时候自己有没有流泪了,这些年来也几乎忘记了哭泣的感觉。
就像现在,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流泪的,而眼泪却像多年来一直在崩溃边缘的洪水般倾泻而下……
塔矢亮无法再压抑自己的声音。
明亮寂静的机库,回响着没有人听到过的,痛彻心扉的悲鸣…………

绪方晴美在机库外握着电话掩上口蹲了下去,电话那头的绪方精次久久的沉默着……

战争结束后的第七年,和平的光芒明媚的照耀着世界。经历了惨痛创伤的人们,终究不得不放弃这种原始残酷的争夺方式。而太多人心中留下了不可能磨灭的伤痕,他们的亲人,朋友为了这和平做出的牺牲,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忘怀……
本国的凤凰基地,虽然已经失去了七年前的战争意义,但是却作为军部的强大预备力量保留下来。陆军部航空团的高阶战斗训练通常都会在这里进行,MARS山脉上的树木黄了又绿,那些代表着成长的春夏,无声而又迅速的轮回着……
凤凰基地的总司令官,是一位言语不多的青年男子。有些纤细的外表看不出30岁的年龄,顺滑的直发安静的垂落在肩侧。
新兵们不常见到这位司令官,而他眼里深不可测的光芒,却往往给他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是一种,带着守护意味的光芒。

在凤凰基地超过一年的人,都知道一件事,并且默契的从不去议论——
每年冬天的某三个夜里,凤凰基地的跑道照明是全部打开的,不是平常的25%夜照明,是100%的,照耀4条跑道的明亮灯光。
这时候如果有新兵在宿舍里刚好靠近窗口,就会看见——

身穿代表高阶军官的黑色军装,一个人影静静沿着明亮的跑道步行。在他身侧,上百公里开外的TREEAMIA峰顶,一座灯塔闪亮着亘古不变的光芒……















进藤……我们一起活下去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