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n--《苍穹的fafner》祭文系列

Sein

《苍穹的fafner》祭文系列

(一)远见 真矢

前篇
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站在总士和一骑之间到底算是什么。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怎样的过去,我永远是旁观者。
总士一直都给我们一个背影,一个成熟到我们不敢想象他是与我们同龄的孩子的背影,在龙宫岛海面的阳光下照得都有些透明。在那一天之前,我也从来都没想象过他知道的比我们任何人都多。那天之后就在也没有见过藏前前辈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骑穿上了alvis的制服。我那时候甚至没有去注意过为什么已经毕业的学长学姐再也没有出现在学校,抑或是龙宫岛;完全不知道原来一直视如空气的和平竟然是用别人的生命换来的,而在我以为还可以每天去给翔子讲述一骑的种种趣事的时候,命运却已经静静地将我们推上了另一个舞台。
翔子抱着白色的小猫,有些伤感的看着窗外。她说她也想去参加这次的学院祭,于是我故意问她要不要我让一骑过来接她?翔自苍白的脸意料之中的泛起了红色。我笑,我承认,就算用这种方法,我也想看见她生机勃勃的样子。
虽然我很明白,生性羞涩的翔子,一定不会主动去跟一骑表白;而迟钝如一骑,也绝对不会察觉女孩子萌动的心思。因为那时候的一骑,生命的大半意义还是在驾驶fafner上。
我们不明所以的战争,却给我们的人生蒙上了无辜而且无奈的色彩。直到我扶着穿上alvis制服的翔子踏上通往cdc的电梯,才知道根本不是所谓的脱轨,根本就是一直都被预订好的未来。
我们没的选择。可是翔子很高兴,因为她可以经常很“偶然”的看到一骑。
我第一次知道了fafner的战斗。Siegfried里面什么样子只有总士知道,而坐不进fafner的我,也无从知晓一骑的感受。但是有那么几次我看见一骑从座舱里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然后看见总士过来的时候会强打精神的直起后背。
藏前学姐和父亲的死似乎完全没有给总士任何影响,只不过坐在他面前司令椅上的人换成了一骑的父亲。我那时候暗自庆幸坐在那里的不是他,否则,这个cdc肯定变成大冰窖!
总士和一骑之间的隔阂,大家都看出来了。翔子有些悲伤的拉着我的手说,一骑和皆城君之间有什么问题吧。我说好像是,但是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可是他们不仅仅是战友那么简单吧。翔子继续说。我摇头,呐,翔子,我们理解不了皆城君的想法呢。
可是……总觉得一骑看到皆城君的时候都会很不开心。
不开心?我从没想过翔子有这样的想法,我一只都觉得她应该没有关注除了一骑之外的事物的精力,毕竟,所有人都认为那样的翔子还要在alvis工作本身就很说不过去。
真矢,我们帮帮他们吧!翔子哀哀的看着我说。
帮?怎么帮啊?我哑然,你觉得,有可能吗?什么都不了解的我们。
所以才要试着去了解啊!柔弱的翔子口中竟然吐出了这种话。我一惊。
——虽然我们都知道,翔子是没有未来的人。这一点我也不想去承认,可是我只能尽力的陪着她而已,而她自己也从来没有去想过,或者是强迫自己不去想未来的事。喜欢一骑,现在已经变成了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这也是她不愿意告诉别人而我却明了于心的坚持到alvis工作的理由……
翔子,你多注意自己的事就好了啦!不要担心别人了啦。我嘟囔。
那,真矢。翔子歪头笑,拜托你了。
我?拜托我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翔子还只是笑。

Sechs,编号为6的那架fafner成了翔子耀眼璀璨的灵柩。我永远忘不了割裂那蔚蓝苍穹刺目白光,还有cdc通讯记录里面留下的一骑的嘶吼声。
那天siegfried也异常的沉默,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关注从那里面走出来的战斗指挥官的表情了。
晚上,我抱着翔子的衣物倒在休息室的床上哭到筋疲力尽的睡去,醒来的时候身上披着一件alvis制服。翻出衣领,很不明显的印着m.s两个字母。
坏事接踵而来。还没有等我们大家从失去翔子的痛苦中振作起来,春日井在战斗中被同化,而一骑的失踪就又给了整个alvis沉重一击。那时候我就隐隐的感觉到一骑绝对不仅仅是被间谍带走那么简单。

总士依旧没有表情,而且很小心的不去让人发觉他眼角的疲惫。左眼上那一道伤疤显现出比往常更加深沉的颜色,一向沉稳的脚步也有些飘忽。
怎么办,翔子。我捧着菊花走向翔子的墓地。这两人,反而离得越来越远了,你在天上会怎么想呢……

诡异的气氛在我们中间蔓延。没了一骑的龙宫岛都有些失魂落魄。我到现在也想不出那时候对着真壁司令大喊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估计在场的人都能听出来我那是在朝总士喊的。我一向很少那样失态,真的。应该吓到总士了吧,因为我清楚地看见他肩膀的颤抖,然后我一下子想到那时候披在我身上的那件制服,猛地住了嘴。说实话,要不是沟口叔那时候给我解围,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飞离本岛的时候,我根本分辨不清到底是作为哪一个人的意志而在这里——是天上的翔子,或是真壁司令,还是我自己?
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比谁都希望现在在这里的是他自己。

Marksein连入siegfried系统的时候,cdc留下了短暂的空白记录。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siegfried里面的总士把手拔出了Nibelung指环。
我抱着驾驶头盔筋疲力尽的靠在更衣柜门。呐,翔子,我总算为你做了点事吧。那时候一骑的手在我脸颊上的温暖,你也感受得到吧?
所以,就不要再去计较他那时候看到的人是谁了吧?


Angela的歌,都带着一种苍凉的绝望和微弱的希望,让人想要流泪。
苍穹是一部关于“理解”的片子,人类与人类,人类与festum,festum与festum。如果说seed纯粹是wele战争而战争甚至抛弃了理由的意义,那么苍穹就是那种在无法理解的基础之上的无奈的战争,也因此注定了悲剧的结局。
真矢,她作为一个冷静的观察者目睹一切,可以直接根据她参战前后来划分心理断层。而她对一骑和总士的意义在我看来都非同寻常,这也是听了drama之后最大的感觉了。
从第20集开始就不敢再往下看了。当初第一遍看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带来如此大的冲击,虽然那时候就对结局无法接受,但是没有想到在看完right of left之后的现在竟然更加无法接受总士那样离去的事实,最可恶的是居然还给了一骑一个那样的希望,简直是虐死人不偿命啊!光凭这一点就想直接把冲方拉出去给斩了。
对后面几集的记忆模糊中,可能会出现bug也不一定。


后篇


我很清楚,随着marksein手中那绿色的结晶在空气中散为片片,一直以来支撑着一骑奋战到现在的东西也不复存在了。
一骑痛苦绝望的声音回响在cdc的时候我选择了切断markseiben与cdc的音频联系。我怕我听到一骑的声音会跟着他崩溃。我不是没有预想过这样的结果,只是居然残酷到如此无以复加的地步会不会太过份了??!!
渐渐了解了总士身为siegfried控制者的痛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我也是最后才知道原来战斗中我们受到的伤害,感受的痛楚全部都会毫不留情地重现在总士的身上。因此,参战的驾驶员越多,或者是战斗中受的伤害越大,总士要承担和忍耐的也就越多。
如果说乙姬身为龙宫岛本身就是我们脚下的实实在在的大地的话,总士就完全是那个被战斗所充斥的fafner奋战的时间中承受所有伤痛的虚空的大地。知晓一切后我不由得质疑这个乐园计划的真实性——如果仅靠着“核”的牺牲,还有siegfried作为这乐园所有伤痛的殉道者就能够制造出所谓的和平的话,我们又该依靠着什么样的信仰而活下去呢?
失去乙姬的龙宫岛失去了人格化的生命,而失去了总士的龙宫岛才真的失去了灵魂。
Sein,德语“存在”,动词,过去式为“war”。
换一种语言来解释,就是在说“存在的过去,是战争”。
我们的过去,存在在那场旷日持久又无比悲伤的战争中。那么,我们的现在又存在在哪里呢?
一骑的眼睛,短时间内无法恢复。DNA一向稳定的一骑在之前的另一场战斗中出现了严重的同化现象。我还记得那时候听见siegfried里面传来的总士倒抽冷气的惊慌声音和后面的战斗失控。
一骑一定会认为那时候siegfried被劫掠是自己的错,我很清楚,所以一骑拼死的去救总士,我无法阻止。
皆城总士留在龙宫岛最后的声音,就是断续的一骑的名字。
我根本不敢想象一骑当时的心情。整个龙宫岛都很清楚一骑是为了总士而存在,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存在才有了今天的乐园;那两人撑起了一片叫做和平的天空,给了被全世界放逐的我们一个栖身之处啊!
没有了灵魂的fafner,还能够飞翔吗?泪流的再多,也换不回过往所有的美丽啊!
站在一骑对面,知道那双暗红色混沌的瞳孔里面映不出自己安静流泪的面孔,也知道从那片暗红中发射出来的视线是越过眼前自己的身体看向没有方向的远处。
一骑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一骑,你知道吗?我甚至祈愿你再也不要用你原本的黑色瞳孔再次看见这个世界,看见这个没有了总士的世界!
一骑,你知道吗?我现在常常想起那年夏天那几场特殊的作战训练,大家窝在龙宫山的小房子里,你和剑司拿着电子任务书互相丢,总士满脸黑线的表情。
一骑,你知道吗?我后来从咲良那里知道总士的游泳成绩一直以来在龙宫岛都是出类拔萃的,而那天他算好了时间跟咲良一起冒出水面。
一骑,你知道吗?你离开龙宫岛的那些日子,总士那个顽强的外壳几乎到了人人都看得出来濒临崩溃的地步,alvis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想如果你真的一去不回我们这个龙宫岛到底会怎样。
……
一骑,你知道吗?最后的最后,总士之所以会那样说,就是为了……
让你记得你自己!
我有多少次流泪到濒临疯狂的时候看见你等待的脸想冲上去对你说一骑不要傻了总士他回不来了回不来了……他只是希望你能继续活下去才这样说的啊!
如果这世界真的能有把生命还回来的神明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让那个棕发的青年再次伫立在龙宫山灯塔上让海风吹散他的长发。
可是碧蓝的苍穹没有回应。我们依旧在这片苍穹下迷茫的张望着无际的大海。
我们的现在,还在这里,总士,你的呢?
我们的现在,还在这里,可是,我们的未来,又在哪里呢?

请你不要再哭了。
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惊呆。
暗红的双眼正望向我的方向。
你,在那里吧——真矢。
一骑的声音苍茫疲惫,漫延在无尽悲凉之下,却还带着希望的弦音。我怀疑我是不是太希望听到这样的意义。
一骑缓缓地抬起头。
你——也在那里吧。

泪水再次迷茫了我的视线,以至于看不清从一骑口中缓缓飘出的没有声音的那两个音节。


《Sein》之远见 真矢•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