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n 2 --《苍穹的fafner》祭文系列

苍穹的fafner》祭文系列--Sein 2
(二)真壁 一骑

“请等5秒。”
我现在还能够清楚地记得从线路里传来的总士的声音。
印象中总士没有流过泪,他的视线一直都是很坚定平稳的看着海天交接的地方,无论出了什么事,就算父亲和藏前学姐的死讯都没有让他的视线移动分毫。在更久远之前,我惊慌失措的丢下受伤的总士逃回家里,而总士却因为那伤失去了驾驶fafner的能力,我甚至不敢去想那时候他有没有流过泪。
那时候我根本没曾想过放弃了fafner走进Siegfried的总士,到底要承担比作为驾驶员的我们多多少倍的痛苦。而且在我意识到这些事之前,已经任性的离开了岛。如果被人问起的话,我会回答我绝对后悔当初的决定,如果真的能够再一次选择,我宁愿不要marksein。
总士总是什么都不说,所以我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才能跟他道歉;而又害怕总士不会原谅我,于是更不敢跟他道歉——日子就这样过了好几年,虽然同龄却明显比我们担负了更多责任的总士一直都不在我们面前,而我和身边的那个圈子几乎都快要淡忘了他这个人的存在。
我曾经以为既然从前的日子已经远去,现在就更谈不上拥有什么。无数次经过海岸的时候看见总士对着遥远的夕阳发呆的背影,淡棕色的头发在海风中飘得越来越长,身后那片影子的轮廓模模糊糊。
可是我一次也没有走上去。也许我们真的要这样背对背一辈子了吧……就算没有总士我也依旧要迎接龙宫岛每天的日升日落,就算没有总士我也要应付剑司每天的挑战,就算没有总士我也要做那些每天逃不掉的家务去养活我那自诩为陶艺家的老爹。
呆坐在椅子上一遍遍的对自己说:没有总士这地球还不是照样转!参加了fafner的行动形成值测试又怎样,又不是说一定会成为驾驶员!……然后看着自己的双手苦笑。
呐,总士,我到底该怎样去面对你呢?

然后真正意义上的重逢根本没有我想象的多么波澜壮阔或者暗潮汹涌。出现在眼前的总士长大了成熟了,然后用他平静得好像黑夜般的声音跟我说让我出击。我想象了一千种一万种跟他见面的场景却彻底没想到过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连多说一个字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总士还是总士。那张清秀的面孔,不曾记得是我让他失去了梦想……?那时候我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流包裹了全身——总士,如果你的表情是忘记了那伤害的话,是不是连同对真壁一骑的记忆一同抹去了?现在站在你眼前的真壁一骑就仅仅是个驾驶员而已,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和惩罚吗?
登上fafner的时候,我的心情有多复杂,Siegfried里面的你,能够感受到么?而当我明白过来我宁愿你恨我也不愿你就此将我遗忘的时候,你却已经转身走到我追不上的地方。
可是我没忘记!一直都没忘记啊!!

翔子的死,成了我信仰坍塌的开始。我以为我可以保护的东西,最终还是从指缝间溜走了。那个黑发的病弱女孩苍白的微笑着说出誓言,又有谁曾想到她竟然用生命去兑现了它?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近在身前的真实感,身边的存在一下子化为虚无的恍惚让我几乎开始怀疑自己和自己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存在。
……我真的是我么?真的是作为真壁一骑这个人存在而不是仅仅为了fafner能动起来而存在于这里的一块电池?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我有些绝望的想回到从前回到过去回到我们摆弄那台接收器的那一天。
你……在那里吗?
我……在这里吗?

苍凉的海浪拍击岩石的声音,没有模糊总士的回答。淡棕色的长发在眼前缓缓飘散,让那个消瘦的背影失去了坚忍的轮廓。
总士……如果我改变的话,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还能来迎接你的最初么?如果我改变,就能够跟得上你的脚步了么?
……那么我去改变吧!
——如果,这改变真的能够让我们互相理解。

就那样任性的离开了岛。

“请等5秒。”
短暂的神经联结空白。可是对我来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意义。
因为我感觉到Siegfried里面的你,流泪了。
没有靠着电脑相连,没有靠着显示系统相连,没有靠着音频系统相连着的你和我。


总士,谢谢你记得我。
那是我“在这里”的证明。

后来我对远见讲述了回来之后那次莫名其妙的谈话。远见起初是微笑,然后是掩着嘴笑,最后是完全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我那时候也的确摸不到头脑,不明白总士顽固的计算出房间门到自动贩售机只有11步的距离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么说,皆城君的房间……真的就那个样子呀——跟他这个人还真相配呢。远见继续笑。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总士他住在alvis里面啊。我嘟囔,不知道什么事让她这么开心。
那,一骑,你有没有注意过皆城君的表情呀?远见忽然靠上椅背,然后跷起一条腿:他是不是这样子坐在你正对面,然后很严肃地说我们谈话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远见再一次噗哧笑了出来,一骑,你真的不明白呀,皆城君有在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面前这个样子过吗?
……记忆中似乎没有。我没说出来,但是相信远见明白。
所以现在的你们,还真的需要面对面地去说些什么吗?
远见一歪头。

我笑不起来。我没有跟远见提到过我在总士的洗手间里看见的药瓶,但是那记忆成了我脑海中的一个黑色斑点,久久不散。


总士,我从来没对你说过我为什么在战斗中几乎都没有产生过同化现象吧?远见老师说这是DNA稳定的结果,可是龙宫岛上的每个人都知道,被植入我们体内的festum因子都是一样的,与fafner同化后受到的影响也都是一样的,因此按说我也应该在很久之前就变成了甲洋的样子了吧。
因为在我面向那金色美丽的所谓敌人的时候,都清晰地感受到你在那里。
在我的身后,在我身后的那座龙宫岛上。

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要答应操纵Siegfried,在我了解它是什么东西之后。同时我也知道,你的回答只能有一个。
是为了龙宫岛,为了这个乐园。

那时候被你认为有点自私的不想要远见参加战斗的事,你大概到最后都没有理解吧。当然远见也因为这件事对我们很不满,而最后你又不得不在我们之间当起了传声筒外加和事佬,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对不住,让堂堂指挥官在非战斗时期充当保姆。
……

没错,siegfried里面的总士不但是战斗指挥官,更是所有驾驶员伤痛的第二承担者。因此驾驶员越多,总士的负担也就越重。还记得前几次参加形成值测试的时候总士的脸色实在不怎么好看——对于一至两个同伴的意识几乎都无法接受的我们,要整合联结所有人的意识到底是多么大的困难?
不想再增加总士的负担和痛苦……所以不想再有fafner连入siegfried,这才是我最真实的想法。因为实在是有违总士的作战原则,始终都没说出口,只好一次一次的用远见来做借口然后惹恼了双方也没换来结果的我的小小私心。
要是真的说了出来,总士绝对不会饶了我的吧!


[真壁一骑应该说得上是整部苍穹里面最单纯的人了吧——没有总士那样沉重的负担,也没有远见那么复杂的心理层面和难以置信的意识形变,况且这两人还在一直保护他(好幸福的小子= =|||)。支撑着一骑一直执着的走下去的是总士无疑,可以说,总士根本上就是一骑的信仰。不管他曾经伤害过他也好,竭力的无视他也好,总士在一骑心里的地位都无人能比,至于这是不是动画最初所表现出来的或者是一骑自己所认为的“歉疚感”,恐怕只有冲方那家伙能自说自话~看到了结尾后总觉得,没有了总士的一骑,从那时候才能够真正开始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不管这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那怕是真的为了等那个根本不可能出现的结果。我并不想说一骑的人生就是总士的附庸,但是至少在我看到的那些内容上来说,总士从来就是一骑所有的支柱,真想把冲方拎来问问他,是不是真的准备让一骑开始“新的人生”才让总士退场的! ]
====================================================================

下篇


你的眼睛指引着我最终的归程,你的声音在我的灵魂刻下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而我永永远远都不愿意相信那是所谓的最后一次。

上天选择让我的眼睛在那时候失明,是不是你不想让我看到你离去的破碎身影?
总士……一直到最后,还在保护着龙宫岛,保护着乐园的人们;放弃了自己的人生,为了龙宫岛而存在的总士啊!

你……在那里吗?
我……就在这里。
可是总士,你到底到底到底在哪里?!!!

我真的没法想象当我真的再一次睁开眼睛看着这个你曾经存在和为之奋战到最后一刻的世界的时候,会不会立刻开始诅咒这夺走了你的和平。一直期冀着的东西真的到来的时候你已然不在,我再怎么向苍穹呼喊也只能得到沉默的回答!
因为你说要我等你回来,所以我现在站在你常常出现的海边。就算看不见夕阳看不见海鸟看不见那模糊不清的天际线,我也依然认定就算你的身影出现在几万光年的宇宙那一边,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再一次伸出手去带你回来,回到属于我们的这个乐园,随时。

那些已然逝去的人和事,静静的随着时间流逝而灰飞烟灭,再飘散在记忆的流沙中找不到痕迹。只是我永远不可能忘记我曾经死死拽着你的手腕不肯放开就算我们的存在已经被festum否定,永远不会因为找寻不到你的身影而迷惑在陌生的空间不知归程……总士,你居然用了最后的力量给我的生命一个无法自我否定的存在理由,那么我总有权力来怨恨你的吧!
留下了如此多等待下去的理由和记忆的你!我绝对有资格怨恨你!如果你真的曾经因为我伤害了你而怨恨过我的话,你就会明白我现在的感受!我们的意识不是一直都紧紧地联系着的吗?你不会感受不到吧,总士!

为了能够在一次在蔚蓝的苍穹之下尽情飞翔,我们选择了那条异常艰苦的路;总士,可为什么我们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这样沉重而血腥的和平,真的就是一开始我们就想要的未来么?一直被命运推搡着身不由己的往前走的我们,真的有选择未来的资格么?而且我真的不敢想象,就算有了那样的未来,我到底有没有独自前行的信心!
……可是至少,我身边还有远见他们,而总士,你身边又有谁呢?
临别时,你说过要“创造”自己的“存在”,可是在那广袤的虚无和冰寒之中,你要怎样“回来”呢?

……总士,我一直都知道那个事实,但是我还是顽固的相信着你的话而不想在自己创造的虚伪中醒来,冥迷的黑暗一直笼罩在命运前方,只是我宁愿去接受这虚无,也不愿看见那真实的不存在。我能听见远见的声音,能感知从她手心传来的温暖;我能听见海浪的轻鸣和龙宫岛寂静的呼吸……只有你悲伤微笑的面容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低沉的话语在耳边萦绕着命令我必须活下去……

就算现在这个消沉颓废的我是你不想看见的,在这个没有你的龙宫岛上我依旧无法再次展开笑颜。而我只能站在海边持续的幻想自己能成为你归航的灯塔,仅此……而已。

5秒,5年,5个世纪。

我,就在这里。
你,在那里吗?
……
你,在那里吧。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于是想说还是有人看Fafnter的啊...
看来俺并不是唯一一个到了08年才看Fafnter的..(欣慰)

....好打击...= =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