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锋 [全架空·仅某7之部分]

[架空光亮] 鉴 锋

by mz777&geminey
资料来源:CSI

[零]鉴锋——楔

CHAPTER O


“终于要到来了!我们的黄金假期!!!”顶着一头红棕色乱发的青年长长的抻了个懒腰。
“是,是!拜托你安静一点,我正在确认航班呢!”旁边握着电话的年长黑发青年顺手抄过香烟盒子丢了过去!
“和谷你是不是从来没出过国啊?”另一边的一个头发染成灰白色貌似不良青年的人打趣道。
“是又怎么样?”被叫做和谷的人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拿着手上的烟盒仔细看了一眼又大声叫道:“伊角你疯啦?居然拿老大的香烟乱丢?!”
“咚。”一只打火机正中和谷的眉心。
“社清春你~~~~~~~!!”
“闭嘴吧你!订错了航班飞到尼加拉瓜你就乐不出来了!”一个带着圆眼镜的矮个青年皱着眉头从和谷身后走过。
“死冬菇头,你又不去,在这掺合什么?”和谷正为对付不了社伊二人组而抓狂。
“你说什么?!”矮个子停了下来,狠狠地跟和谷目光对峙,空气中白光隐现,噼啪作响。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明显不同于屋子里这几个躁动音符的沉稳声音从门口穿了过来。
伊角微微偏头,指指耳边的电话,又指指不远处两个一触即发的炸弹。
轻轻的叹了口气,身穿一件深灰色衬衫,半长的黑发在颈后扎成一个兔子尾巴的高个子青年缓缓的走进房间。
“和谷,你不想去了是吧?”
“星落,你……唉!”
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一头,宽一号的同事,和谷不得不泄气的闭了嘴,他的对手也推推眼镜走到一边去了。
“星落,老大呢?”习惯性的划拉划拉头发,社收起了痞相,问道。
“他青梅竹马今天回国,中午就去接机了,现在应该正聊得‘不亦乐乎’吧。”星落微微一笑,“那女孩子…应该一样会让老大吃尽苦头吧……”
“苦头?”和谷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注意力马上转移,“对哦!难道就是两年前那个……”
“呦,这种八卦事你倒记得真清楚呢!”社得意洋洋的补上一句。
“!!”炸弹再一次对准目标。
“和谷!”星落再一次冷冷的射出一箭。
“话说回来,那女孩这次是不是毕业了才回来的?”社话锋一转,然后又换上油腔滑调,“为了我们老大~~~~~”
“是啊,她在德国念的是医用化学鉴定。”星落不慌不忙的推开和谷,在他的椅子上坐下来。
“法医?”社和和谷同时问道。
“是啊,法医呢……以后的日子啊……”社似乎想起了什么,言语中微微露出一丝鄙夷。

“定好了,明天下午4点,直飞夏威夷,等老大回来确认一下就可以了。”伊角总算放下了电话,转过头来面对众人。
“YEAH!!!!!”和谷兴奋的握紧双拳,“大海!蓝天!阳光!沙滩!比基尼!——我来啦!!!”
伊角和星落无奈的摇摇头,社的额角青筋暴起,一个文件夹毫不留情的飞了过去。


东京都新宿警视厅1楼刑侦课1组办公室的窗玻璃霎时粉碎。

“伊角,加贺他们几个去哪里了?”躲在办公桌后面的地板上,尽力忽略乒乒乓乓砸东西声音的星落问同样在桌子后避难的伊角。
“交通课说缺人,就借走了他们几个。”
“这样啊……”星落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没关系吧,还有十几分钟下班了,然后就是假期了啊。”
“不过……”星落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窗外,“要下大雨了吧……”

社和和谷的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整间办公室里的6部电话突然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星落本能的跳了起来抓起离他最近的一部。
“副组长星泉落。……明白。”听着里面的内容,所有人都清楚地看见他的双眉狠狠地绞了一下。
放下电话,星落转过头来扫视了一下盯着他的四个人,嘴角无奈的一抻。
“所有人,佩枪出发。”

CHAPTER 1

“这雨还真是说下就下!”手忙脚乱的穿上笨拙的雨衣,和谷再一次怨声载道的推开车门跳了出去。
“1分队到达现场。”同样包裹在雨衣里的星落对着腮边的话筒说,“老大,你在哪?”

穿过重重雨幕,手电筒的光芒在黑夜里闪耀着。
“老大在那边。”社的视力在黑夜中格外强。
“过去吧。”拉了一下雨衣的帽檐,星落向着那光的方向大步走去。

开发到一半的建筑工地,尘土被雨水混杂成一片泥泞,在夜色中像噬人的沼泽。一块巨大的黑色坚硬物体紧紧贴和在白色的墙壁上,格外抢眼。
雨水流下“POLICE”的白色荧光标示,一个人影站在黑块前面。

“老大。”星落走上前,轻轻触触那个人影的肩膀。
“来啦。”雨声中,一个年轻却带些慵懒的声音传来,随着那人一回头,几缕水湿的金色光芒就在雨幕中哗然绽放。琥珀色的双瞳带着一丝疲惫,却格外的清晰。
“我的烟都湿了!”愤愤的一咬嘴边的烟头,众人口中的“老大”——东京都新宿警视厅刑侦课课长,第1组组长——进藤光,有些无奈的发着无名火。
(终于出来了……)
“什么状况啊?”星落边心不在焉的问光,边向现场看去,除了那一块诡异的黑色块状物,就是警察们来回搜索的手电光芒。
“是沥青。我们现在处理不了。”光边说边走向黑色物体的侧面并打开手电照向某一个位置,星落跟着走了过去。
两只穿着牛皮原色高跟鞋的女人的脚,从黑色的沥青块中伸出来。

“好家伙,够狠啊。”星落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又转向光,“那怎么办?”
“我打了电话给佐为找芦原过来。”光从怀里掏出一根烟,低下头勉强点着。
“……还真是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啊。”星落看到光有些紧皱的眉头,小心的试探。
“是啊!明明那家伙,非要进法鉴课!气死我了!”光狠狠的吐出烟圈。
“你有什么好气的?”星落哭笑不得,光的肚子能装几两香油,他一探就知道了。
“……当然气!我都在刑侦课给她寻觅着位子了!”
“人家喜欢,你管那么多干吗?又不是人家老公。”星落斜眼看看他。
“废话!我…………”

光的碎碎念被远处传来的骚动打断了。和谷的大嗓门隔多远都有穿透力。
“伊角,怎么了?”光举起对讲机。
“老大,有一个家伙要闯现场。”伊角的声音传来。
“胆子这么大?在我头上动土?!”光一下子转移了火力点,调头就向警戒区边缘走去。

警灯的红色光芒刺穿细密的雨幕,圈圈轮回下,光看清了伊角,和谷几个人的身型。
一个略显单薄的陌生瘦长身影,夹杂在光熟悉的背影中间,深沉的红色,给他的轮廓描上了细致的光边。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光跨上去拨开众人。
“老大,他闯进警戒圈,说他是法医,却没出示证件。”和谷气冲冲的说,“我们请他不要妨碍公务,他却说妨碍公务的是我们!”

光上前一步,压下心中的不爽,客气地问了一句;“请出示证件。”
“我是法医,证件没在身上。”略微沙哑的低沉声音,带着主人的不耐烦传了过来。
“法医?我叫的是芦原啊,你是……”光的手本能的抬到了腰际。
“少罗嗦,我没有时间跟你浪费。”没想到对方却先他一步拔出了手枪,正指着进藤光的眉心,出于防卫的本能,光的枪也在瞬间升了起来,指着对方的左胸。
“老大!”星落等人叫了一声,光的神经一下子绷紧,才开始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个人的身上。
夜色下反射着红色光芒的顺直纯黑发丝安静的任凭雨水流下,略显苍白的疲倦面容,显得幽暗深邃的双瞳更加深沉,深色的眼圈清晰可见。挺直的鼻梁线也不时地有水珠滑落,紧抿的嘴唇更是看不见一点血色。深色的长风衣下摆在雨水中轻轻摆动,散开的风衣腰带直垂到地面上。
雨声哗哗,充斥这个瞬间凝固的空间。
僵持中,一辆白色本田刷地冲过来,车门一开跳下一个身影,边手忙脚乱的拖出一个银色的大箱子,边有些夸张地喊着“光~~~~~!!”
这边的光根本就没移开目光,因为那个声音他太熟悉了。
来人拖着箱子几步小跑钻进警戒区,边跑边喊:“光!芦原今天来不了,所以我……你们在干什么?!”

“佐为。”旁边刚到的的高个男子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光用余光瞥了一眼。
“藤原课长。”光对面的黑发男子也出了一声。
“你们你们你们……误会!都给我把枪放下!”迟到的法鉴课课长,一头紫色长发的藤原佐为终于明白了眼前的状况,“自己人,自己人啊!”说罢把大箱子丢给一旁不知所措的警员,自己则上来强行掰开两把手枪。

“光!这位是法鉴课夜组的组长,塔矢亮!今天临时被我叫来的!”佐为一指那黑发男子,对着光说。
“你也不跟我在电话里说清楚!”光收起枪,气愤地喊。
“我一时着急嘛!”佐为又走向亮,不由分说地推着他的肩膀往现场里面走,“小亮,我知道你刚连轴做完三个大案子很辛苦,你看完这个现场就可以继续回家睡觉……”
“珀利灯。”塔矢亮冷冷的打断他。
(法医出现场常用的一种强光灯——作者注。)
“给给。你就不要再气啦,我会付你加班费的……”
“X光机。”不理会佐为持续的碎碎念,用雪白的光柱上下扫视了一圈沥青块,亮头也不回的说。
佐为招招手,星落和伊角提着那个硕大的银色箱子走上前来,打开箱子。那是一个三层叠加的奇异金属箱,各个层面上整齐的排放着各种器械。佐为在没有借助明亮灯光的情况下熟练的一摸,就从最下层拉出一个貌似掌上电视的仪器来递到亮的手里。
塔矢亮左手接过X光机,右手啪的一下关上了珀利灯,现场一下子暗了下来,接着,进藤光等人就看见那架小仪器的显示屏上泛出了微微的蓝光。亮把仪器背面靠近沥青块,噼的一声之后就有模糊的图像显示了出来,光离得不算远,所以清楚地看见了图像的内容——枯枝般张开的人的掌骨。
光有些惊讶于亮的表情。就算看见惨死的人,扑克牌般的脸也没有任何波动,——不愧是法医!光在心里狠狠地皱了皱眉头,他一直都觉得法医这种职业是一个完全不会有感情的职业,因此才不想明明去那个地方变成一个冷血动物,这也是今天他在明明家一直生闷气的原因,而那倔丫头也决不让步,要不是接到紧急出动的通知,光还真不知道这场尴尬要怎么收局。
然后就看到眼前这张生面孔,带着冰的冷冽,闪耀着骄傲的光芒,代表那个冰冷而毫无人性的职业出现在他面前。
光正往亮身上不断迁移着厌恶的感觉,亮却已经直起了身把X光机交回佐为手上并且跟他说着什么。雨势已经开始减小了,光还兀自跟自己闹着别扭,没有理会二人之间的对话。在他抬起头来时,就看见塔矢亮黑发灰衣的背影正离他们而去。
“光,过来。”佐为转过头来,“你们去我后备箱里拿一样东西来。”
“啊?”光一愣,“我们……不可以收队?”
“这个……”远处传来引擎发动的声音。佐为看着光,有些为难的笑了一下。
“你们的黄金假期,大概要泡汤了。”


CHAPTER 2


塔矢亮回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理会警戒圈的禁入标志,直接把汽车开到了众人面前。光正极不耐烦地被佐为支使来支使去,手上还拿着一把小型电钻。
看到汽车直奔这里而来,光终于忍无可忍的喊:“喂!你不要破坏现场!!!”
亮推开车门走下来,眼光在光的脸上停留了0.01秒就径直转向一边的佐为,“嘭”的一声带上车门,留给濒临抓狂的进藤光一个优雅的背影。
“老大……”同样拿着小电钻孜孜不倦地打着孔的星落再一次哭笑不得——光对于佐为向来是言听计从,所以只好找别人发泄他一肚子的怒气,而正好戳了他肺管子的这个塔矢亮还偏偏不甩他,能不让他气结?
“我不干啦!”光咬牙切齿的看着不远处的两名法医,手下一用力,钻头狠狠地刺进了坚硬的沥青块。

在众人按照塔矢亮的布置和佐为的命令完成了在沥青块和建筑墙壁的结合处四周打了几十个斜向下的孔之后,便看见亮从容的走向汽车的后备箱,打开,抻出长长的金属管来。
“什么东西?”和谷不解,小声地问伊角。
“液氮吧,大概。”伊角也猜不出塔矢亮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液氮跟沥青,根本不会反应嘛!
“别说了,看吧。”星落小声提醒。

亮转手从衣袋里掏出几个金属漏斗,插在小孔里,然后一按金属管口的开关,马上就有银白色的雾气冒出来,然后像水一样向下流去。
“果然是液氮!”伊角自言自语。
亮小心的握着金属管口的海绵封套,将液氮缓缓的输入漏斗。所有人都屏息小心的看着,包括一直在别扭的进藤光。
结束了对10几个孔的液氮注入,亮抽掉漏斗,从佐为手中拿过准备好的小锤子,不停的敲着坚硬的沥青块。几分钟后,他忽然用力的一敲,马上便有沥青碎块干脆地碎落了下来。
“哇!————”现场的警察们纷纷惊叹。佐为微微一笑,转身把亮刚刚用过的小锤子塞到光手里,“光,你们来吧。”
“啊?!”光张大了眼睛。
“力气活可不是我们法医应该干的哟!”腻死人的笑容。
光拿着锤子全身无力,不由得扫了一眼佐为身后的塔矢亮,后者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沥青块的缺口。
刑侦课1组全体成员抬头向着黑黢黢的雨夜,无语问苍天。

之后的几分钟,他们就由警局的精英降格成了建筑工人——一群人,每人拿着一把小锤子对着一块冰封的沥青敲敲打打,还有两个身穿长衣的俊朗男子不时地在旁边指手画脚。
随着工程的深入,沥青块渐渐和白色的墙壁分离开来,眼力好的警员已经看见了一个四肢张开倒伏在墙壁上的人形——正确地说,是骨骼。
“……够恶心的……”和谷一边敲,一边皱眉头。
“大家注意,马上就要敲下来了!”看着黑白中间的裂缝越来越大,星落连忙提醒。
“怕什么?!”蹲在墙头的进藤光往下面喊,“你们走开啦!”
星落连忙拉着伊角和谷闪到一边,然后只见光的右手高高抬起,握着那把不大的小锤子狠命一敲——
“啪!——咣当!”沉重的黑色沥青块倒了下来,溅起几十厘米高的水花。
“啊————”目睹这一切的众人忽然全体傻了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
“哎?”墙头上的进藤光举着锤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光啊!!”佐为哀怨的喊。

清晰的一块颅骨残骸,在白色的墙壁上格外显眼。
“拜托……不要乱敲啊!”星落的头一下子变成两个大——光居然把重要的身份证据给敲碎了……

然后众人纷纷小心的把目光转到另一个一言不发的人身上。
一样没有表情,却从全身散发着让人颤栗的寒意。微微跳动的眉梢,长袖下的双拳青筋可见。
塔矢亮的目光狠狠地盯着那块骨骼碎片。
“小亮……”佐为小心翼翼的叫他。
塔矢亮眨了一下眼睛,冷冷的扔下一句话后转身上车。
“我要那块墙壁。”

众人再次无言的目送黑色的轿车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佐为最先转过头来,恨恨地盯着还蹲在墙头上的光。

“笨蛋!你自己处理吧!!!!!”暴走的喊声回荡在现场上空。

CHAPTER 3 >>>>>>>>>>>略<<<<<<<<<<<<<<<<




鉴锋
[壹--Season 1]
CHAPTER 1

所谓刑侦,就是忙的时候忙死,闲的时候闲死。而警察这个职业,却远没有电视小说里描写得那么神奇——刚刚因为上一个令人气结的现场断送了黄金假期的刑侦课一组,现在半数蜗居在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各自百无聊赖的做着无聊事,譬如:
和谷抱着星落的笔记本电脑在上网;
伊角正趴在办公桌上睡觉;
社在全神贯注的玩手机游戏;
星落举着咖啡杯坐在桌子上看报纸;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气死我了,我要把我的假期找回来!”一声抓狂的叫声突然从星落所在的地方传出来,让这间屋子的平静再次被打破。
星落不慌不忙的放下咖啡杯从桌边站起来,一看就是对此事早有经验,而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手中的报纸上,平稳的让身后的罪魁现形——
进藤光翘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双色发,双脚也翘在乱作一片的办公桌上,整个身体窝在办公椅里头,随着他这一声嚎,一本“夏威夷旅行指南”飞上了半空中,又可怜的摔回到办公桌上。
不远处的越智撇撇嘴,露出一丝丝幸灾乐祸的表情,没逃过伊角的眼睛,他想要是和谷看见了一定又是一场世界大战。
“凭什么嘛!不是二组马上有人来当班了吗?为什么还不让我们放假??!”继续不满的碎碎念,反正这屋里他最大。
“他们不是还没到岗呢么。老大~上头怎么说你就老老实实干嘛,别给自己找麻烦,你知道二组那个……”社勉为其难的抬起头来,懒懒的说。
“就是那个刚从美国回来的怪胎?我还没见过他~有什么奇怪的吗?”光不以为然地说。
“人家叫优秀,毕竟美国培养出来的警察给我们不一样嘛!”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
“我听说……”社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神神秘秘的踱到屋中央,示意所有人都凑上来——
“他手下的,全都是美女唉!”
“去死啦!色鬼!美女在这里有什么用!”一个烟盒飞过来,社灵巧的躲过。
“什么美女,还能比过星落的妹妹么?”和谷凑了过来。
“对啊星落,你那个宝贝妹妹还好吧?”光望向星落。

“嗯,挺好的。她最近升职了。”星落微微一笑,满脸好哥哥的幸福表情。
“不错啊,恭喜恭喜!”光笑,“那她现在是……?”
“法鉴课日组组长。”星落稳稳的回答。

“啊?!”进藤光像被刺猥扎到一样跳了起来,倒不是因为他对这个职位有多大的兴趣,只不过莫名其妙的一个影子突然闯进了他的大脑,连带起了全身异常的反应。
“老大?”和谷不解,星落苦笑——又戳到某人的肺管子了。
“……我饶不了那个家伙,他,他叫什么名字来的??”
“塔矢亮。”一边的冬菇头推推眼镜,继续幸灾乐祸。
“对,对!就是他!我……”
“老大,忘了跟你说,”星落忽然出声,“你的那位青梅竹马,没有被安排在我妹妹那一组……”

安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东京都新宿警视厅1层,刚刚维修完毕的刑侦课办公室的窗玻璃再次全部粉碎。


“这又是怎么了?”刚刚回来的加贺,在走廊里听见办公室里传出的非人类声音,连忙带着上一集没有机会出场的阿福,本田,筒井和夏目冲了进来——至此,刑侦课一组,以组长进藤光,副组长星泉落,以及9名主力精英警员组成的号称新宿警视厅有史以来最强阵容的11名成员全部到齐——
(撒花!鼓掌!~)



“星落,真的不能把明明调到你妹妹那一组吗?”呼啸的警笛声中,光还不忘闷闷的问身边擦枪的星落。
“你要是这么担心的话干吗不去找藤原课长,你不是跟他很熟么。”星落不慌不忙的回答。
“要是找他啊,麻烦就大了!那个八卦到家的人!”懒懒的往车背上一靠,光无奈的说。
“我说,你能不能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这么懈怠啊。”星落一拍光腰边的手枪。
“切!本来就不应该是我们的事,那么积极干嘛。”光极度不屑的说——本该出这趟任务的刑侦课二组居然一个人都找不到!!
“你说这话实在是不像个警察啊!”星落打趣,进藤光的确平时吊儿郎当的可以,但是真到关键时刻,他的敏捷身手和精准的枪法往往都让罪恶无处可逃。
“你管我!”光看向窗外。

“一组,请到第7街与第16大道交汇处待命。”无线电传送来命令。
“收到。”懒懒的答了一声,光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几辆警车,后面的伊角对他一笑做了个胜利手势。
对这种用警车布置路障的方法,刑侦课已经习以为常,反正是吓唬人的,对付犯车这招还真是屡试不爽。什么都没用光说,一课的五辆警车施施然的前二后三塞满了十字路口。
“一组到达。”光下车,对着对讲机说。
“犯车已强行通过第4街路障,现正高速行使向第16街。”无线电立刻传来回应。
“全体警备!”光立刻回头喊道,本来不怎么认真的众人一下子全部紧张起来,开关车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在整个小组刚刚做好迎击准备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的6街街口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引擎声和警笛声。
犯车伴着一声枪响呼啸而来,眼尖耳利的进藤光一下子便认出凶犯手持的枪支居然是AK系冲锋枪!
“回避!!”光狂喊。一群手执9mm佩枪的警察怎么会是冲锋枪的对手?!这种时候除了回避之外就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了。
一听见老大明显紧张的声音,躲在警车车门后的众人纷纷俯下身体,然后伴着进藤光一声大喊“越智!”,黑色的别克轿车就从加贺的车和越智的车中间撞了过去!
随着“砰”一声巨响,两辆警车不约而同的向两边倒转过去,一辆撞在旁边本田的车上,一辆滑出去撞在马路边缘,而幸好警车附近的几名警员反应及其灵敏,纷纷躲开了车体的撞击——而犯车也显然只想冲过去,无意伤人。
“王八蛋!”进藤光霎时间红了眼,不由分说地窜上身旁的警车,眼疾手快的星落同时钻进了驾驶室,于是电光火石之间另一辆白色的警车干净利落的调转了方向疾速追着犯车而去,与此同时另外一辆没有受损的警车载着伊角跟和谷也冲了过去!
性能优良的尼桑警车正在逐渐缩短与犯车之间的距离。钻进警车的进藤光二话没说一手掀开后座的坐垫摸出一把狙击枪来,熟练的检查了一下,朝着星落点点头,对方只是稍微扫了他一眼,就加大了踩油门的力度——速度表狂飙到150麦,与犯车之间的距离瞬间缩小到50米以内!
“混蛋!”星落突然咒骂了一句,手下方向盘一个用力车子立刻向对向车道偏了过去与此同时一发子弹“啪”的打在防弹风挡的左侧角落,紧接着就看见犯车的黑色车顶上冒出了一个人影和一把原装的AK-47——
“砰砰砰砰”四发子弹瞄准了这辆警车而来,星落猛打方向盘,防弹风挡上又多了四块弹痕。
“一组阿尔法,嫌犯手持重型武器,要求增援!”一边掉转车头做Z型行进,星落一边喊向无线电麦克。(1组的警车以阿尔法,贝塔等希腊文排序。——作者注。)
“总部收到。二组已出发支援。”无线电里的声音冰冷如常。
“他们来了人早跑啦!”一边的进藤光愤愤地骂了一声,就拿着长枪从狭小的车舱里跳起来踩上车座,一拳敲开车顶天窗。
“老大你干什么!”除了星落,还有刚刚赶上来与阿尔法平行前进的贝塔,看见光居然在那种险境下探出头来,伊角跟和谷也大吃一惊——他疯了!

一看到警车上探出来的光,AK-47的子弹也就在不顾及别的方向,全都冲着进藤光那团耀眼的金发呼啸而去!
“砰砰砰”三发子弹打在了光面前的警灯上,将双色的警灯轰了个粉碎,而车里面的星落则更加紧张,他必须随时根据凶犯的枪管方向左右摇摆车身以防子弹打到进藤光那颗不知好歹的头!
车顶上的进藤光,稳稳的架着狙击枪对准了前面的犯车——

说时迟那时快,从旁边的21街街口突然闪出来一辆全黑的蓝博基尼跑车,毫不犹豫的插在了光与犯车之间,为了避免碰撞星落猛地向右转差点把车顶上的进藤光甩了出去!刺耳的刹车声瞬间刺穿所有人的耳膜。就在阿尔法调整方向的零点几秒之间,又有两辆黑色的蓝博基尼从21街街口蹿了出来,直追着犯车而去——
“SHIT!”光狠狠的一敲车顶盖,驾驶室里的星落重重的踩下了油门,白色的阿尔法又重新加速朝着前面的四辆黑色车子绝尘而去。
“控制台!”缩回车子里的光恼怒的叫着——这怎么回事,一对四吗?!
“二组已到达,一组请后撤。”
光看着眼前的三辆黑色跑车一愣,二组?——这些这么嚣张的家伙就是传说中的二组????
“鬼才信咧!”大喊一声,进藤光再一次抓起狙击枪从天窗探出头去——

三辆黑色跑车中前面的两辆紧追着犯车不舍,惊慌的嫌犯只能用AK无目标扫射却完全没有产生任何作用,两辆跑车都有技术精湛的司机在驾驶,副驾驶上伸出窗外的两把黑色左轮手枪则不停的向嫌犯射击。他们灵巧的避开子弹伤及要害,却又完全不放松对犯车的追缉。
“一组的,退后。”无线电里忽然传来一个陌生的慵懒声音,星落一愣,却没有减速。车顶上的光眼睁睁的看着那黑色的车顶天窗缓缓拉开,一个身穿全黑皮衣的黑发女子大半个身体探了出来,半长的细碎黑发在高速滑动的空气中凌舞,随着她的双臂伸出的,竟是一架重型冲锋枪!!
接下来都等不及让光的耳朵做好准备,重型冲锋枪扫射的巨大声浪就撼天轰鸣,惊慌的犯车左右摇摆了几下,后方的两个轮胎不停的冒出金色的火花,伴随着响起的刺耳刹车声简直凌迟人的听觉,仿佛最后的挣扎般,犯车猛然一个加速向前逃窜,而后面的一大两小三把枪却丝毫没有放松对它的射击,终于在逃窜离开蓝博基尼100多米后的一片枪支混响中,黑色的别克轿车一声尖叫横亘在马路中央冒起灰烟……

>>>>>>>>>>合作结束,没下文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