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短篇X2+坑一枚

[火影·樱] 盲梦 ——《最杀》番外


十四年来,我的心一直被一个人所占据。
曾经以为,那双深深的黑色眼眸,是我生命的归宿。
在梦里,偷偷希望,身后能出现那个团扇的徽章,
偷偷希望,被称呼为

宇智波 樱


阴霾的天空下,我没能留住他。我开始明白我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有多么不值一提。
只是安慰自己说,没关系,他会回来。
不管用什么样的声音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面孔什么样的眼神,只希望
从他嘴里听到我的名字。

唯一一张他的照片,上面是桀骜的表情。
但仍有微笑。
从此我向上苍祈祷,你回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那个夜,依旧在他离去的梦中流着泪醒来。下着雨,每个水滴都看见我悲伤的脸。
一年了,我已经习惯在人前隐藏悲伤,努力的学习,学习,在学习,却发现,依然填不满...

心中那深深的寂寞。

所以他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反应,只当那依旧是梦,而我,沉浸在自己制造的幻想中无法自拔。

直到他黑发上的水珠滴到我的脸上,冷冷的让我惊醒。


能帮我生个继承人吗?


我企盼了多少日夜的那个声音,空洞的响起。幸福的感觉还没消散,就被言语的内容冷冷凝固。
他身上的水流下,滴在地板上的声音,像我胸膛中裂开的某种东西。



一个小小的生命开始在我身体里成长。我担心这14岁不成熟的身体能否承载这生命的沉重。心底还抱着微亮的希望,会不会,看着这个孩子,他会再一次对我微笑?
轻抚腹部,对,我和他的...
孩子。

凭着强烈的意志和努力,我真的以这瘦弱的身躯扛起了命运之神的...礼物
还是诅咒?

随着生命的成长,我的心却越来越悲凉。
没有他的身影。

就这样走向终点?

不,为了我的孩子,我唯一的...
它不是爱情的结晶,却是一个沉甸甸的生命。

泡沫破裂。一连串的,没有预兆的,不留余地的...
怀孕6个月时,他意外的出现。

一只手沾满鲜血,和血红血红的写轮眼。

我可以使用万花筒了。



荆棘划破我细弱的小腿,腹部的重压让我无法在树丛中快速跳跃。
确定逃出足够远,我筋疲力尽的倒在一片麦田里。
孩子在我腹中安静的睡着。

昏厥之前,眼前闪过的,是12岁时他那双黑得纯净的眼。

就这样在树林里东躲西藏,但方向只有一个。


木叶,我的家。
被他抛弃了的不要了的家。


血不受控制的沿着腿流下来,剧烈的痛几乎让我失去意识。本能的,我开始呼救。

可是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
...救我的孩子......


惊醒,下意识的把手伸向腹部。
平坦!

意识几乎失控,不顾身体的剧痛,挣扎着起来。

我的孩子!

黑发,黑眼,白得透明的皮肤。
眼中闪耀着,和他父亲眼中同样光芒的男孩。

不哭,不闹,黑色的眼睛,有点漠然地看着我。

不敢多留。几天后,抱着我早产近两个月的孩子,谢过救命人,蹒跚痛楚的踏上旅程。

佐助,我生下了你的孩子...宇智波家的孩子。
可是。

我无缘听他叫我一声母亲......

这是我爱你的罪吗?
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吗?


已虚弱到不行的身体。我必须前进。
无法承担母亲的职责。

他不哭,也不闹。倔强的,一如佐助。



熟悉的四代火影石刻,终于出现在我的视界内。
再往前几里,就进入暗部的守备监视范围。


我坐在一户农家门口,最后一次拥抱我的孩子。
出生不到两月,我早产的可怜的孩子...
请你不要原谅这个14岁的,不负责任的,也负不了责任的任性母亲。

甚至...无法让你回归到你的血族...
恨我吧。

紧咬嘴唇,我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泪滴在我孩子的唇边,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黑色,夜一般的黑色,半透明的膜,像蒙蒙的水雾。
拥有宇智波家族血继限界的...写轮眼继承者。

然后他对我笑了。
我的牙齿咬破自己的唇。
红色的血......

颤抖着在一块布上写下这孩子的出生日期。
在我孩子光亮洁白的额头上印下深深一吻。

带着鲜血的母亲的吻。

跳上树,再也不敢回头。
任凭血和泪混在一起,尽情的流。



木叶对于我的归来上下震动,鸣人深蓝色的眼睛里写满感恩。
小樱,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傻瓜。
我打他的头,一如往昔。

没人追问我这一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父母却在这一年中双双病逝,我只能望着墓碑发呆。

只是会在夜里无端的坐起来,疯狂的流泪。



18岁,我升上中忍。成为木叶医忍部队的成员。

为了一个任务来到木叶郊区。
我一直想念着,却从不敢踏足的...

一个皮肤白皙,头发眼睛乌黑的四岁男孩坐在阳光下,看着蓝天。

躲在高处密林里的我,心像被谁生生抓住那样痛。
锥心的绞痛。

这孩子...好像跟谁有点像啊。一旁的井野喃喃自语。
我们回去吧。我回过头。


拒绝了鸣人。我配不上他。
18岁的鸣人已经当上了暗部。三年前他在战场上捡到的小男孩,每当他有任务的时候都会拜托我照顾。
没有拒绝这孩子。

这是我欠他们的。


23岁我升为上忍,鸣人成为暗部队长。

24岁我升为特别上忍。鸣人成为第六代火影。



十四年来,我的心还是被一个人牢牢占据。
26岁那年,我参加了一次木叶高层忍者的聚会。当年与我同期毕业的同学都已经是带着小队下忍的教官了。
只有我,选择了指挥医疗部队。

我害怕...害怕面对那些跟...我的孩子同龄的孩子。

很多时候都会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个母亲。


雏田,听说你带的那一班很闹啊。井野的声音响起。
不是有火影领养的那个孩子嘛,麻烦。鹿丸队长撇撇嘴。
是啊,有点麻烦呢。雏田微笑,然后拿出一张照片。

哎你们看!多像当年的......井野忽得闭了嘴,小心的看了我一眼。

我拿过照片。

雏田站在后面,前面的3个12岁孩子,左边是天真笑着的淡黄发色的女孩,中间是鸣人的那个跟他一样性格的虎头虎脑的棕发男孩,最右边......

强忍住即将决堤的泪水。

黑发,黑眼,冷漠却童真的表情。
嘴边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个孩子是村外一户人家的。但他的成绩出奇的好,总觉得他应该是木叶名门家族的后裔啊。雏田的声音依旧轻轻。

嗯。又是一个天才把。我微笑着抬起头。


那天晚上,鸣人靠在我家的门口,缓缓地说:那是不是你和佐助的孩子?


整夜无眠。往事如浪卷般交叠。



雨。
从木叶医院出来时已入夜,却仍下雨。
拖着疲惫的身体步行回家。

蓦的,在某屋檐下,看见那身影。等待雨停的那个身影。
黑发,黑眼,黑衣。仰望向天空的冷漠表情。
记忆中某个影子不受控制的跳出来,和眼前的影像重叠。

佐...助...
雨滴打在伞上,掩盖我的声音。

我有12年不曾呼唤这个名字了。
眼前人,却是...
我那无法相认的...孩子......

走过去,微笑着,把伞放到那孩子手里。
不敢听他道谢,飞也似的逃进雨中。

最后一面。心里有个声音说。雨水掺合着其他液体流下来。

十四年前,终焉之谷,鸣人是不是也经历过这么猛烈的大雨?

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雨,铺天盖地的砸下来......



身后的黑影让我猛惊。
拔出腰间的苦无回头看去,却僵在原地。

一双黑瞳闪着写轮的暗红光辉。黑色高领的披挂着盖了他的身躯。

佐助......?
我的牙齿在颤抖,全身的血液被冻结。


我需要你。跟我走吧。




雏田...那几个孩子拜托你了。
前去刺杀鹿丸之前,避开佐助的手下留下字条。

然后轻轻放倒那张早已物是人非的十四年前的照片。
还有...
木叶的护额。


一切按照我预先安排好的剧本上演,甚至...佐助也没有发觉。

但我毕竟和14年前不同。





解开了变身术,握住佐助刺进我身体里的草芷剑。
水遁掀起的冲天巨浪席卷整片树林。

我看见他红色的写轮眼中出现了我的脸。
这应该是我认识他14年来...第一次清晰的明白他在注视我。

可是...
一切都...

太晚了......

我悲哀的望着他最后一笑。
一枚银针旋转着飞向他的心脏。

他眼中的错愕,还有,身体倒下时在他眼中一闪而过的
——木叶的天空。

胸前的血炽热的喷溅。

我的眼前,闪过那照片...
和我那永远都放心不下的孩子。
最终的

一样的木叶的天空。




多么希望
我的名字是


宇智波 樱












【此乃某7偶的同人处女文是也,文风上完全模仿睡仔大人的《最杀》】

[原创]火影-终·亡[悲文,慎入!]

[火影] 终·亡

骤然惊醒,下意识的望向自己的双手。
还好,没有血,只有暗淡的月光,和...
窗口栏杆的阴影。

脸颊上的伤口微微刺痛,佐助才意识到不是在梦中。
小小窗口外的一弯新月,像在嘲笑的一张脸,
和三年来不曾适应过的,大蛇丸的邪笑。
还是会感到反胃。佐助皱皱眉。

哗啦啦。
手腕的禁锢让他没办法走到窗边,他只能悬着两只手站在那里,井底之蛙般的看着那一小片天空。


咻。
猫脸的黑衣暗部迅速出现在他身后。佐助黑色的睫毛动了动,终究没有回头,唇边,却平添一丝苦笑。

“佐助...”猫脸面具落在地上,传来低低的,颤抖的声音。
一片金色在这幽暗的牢房里漫延开来,却被月光冷冷的罩上惨淡。
佐助的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为了阻止大蛇丸对不能对木叶忍者痛下杀手的他痛下杀手,卡卡西倒在他的背后。
“佐助...”卡卡西永恒波澜不惊的声调,和喷溅他整个背部的殷红的血。

为了阻止接受了消灭叛徒命令的音忍对他痛下杀手,小樱倒在他面前。
“佐助..."小樱哀切的声音,为他保存的泪和爱,和喷溅他整个前胸的鲜红的血。
两种血色,同一声呼唤...
为了宇智波之名,为了...佐助之名。


佐助木然,漆黑的双瞳再也展现不出写轮冷酷的红。

而现在,站在他身后的金发少年,颤抖着举起了两把苦无。
佐助缓缓闭上眼。

双侧同时传来金属断裂的声音,下一秒钟,佐助悬着的双臂无力的下垂。

呼啦!
一件暗部的斗篷从后面包裹住全身,带着淡淡的拉面香味。猛地回头,身边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正在试图取下他手腕上的枷锁。

“鸣人你...”佐助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只有气流咝咝的从喉咙冲出来,活像吐信的蛇。

“我答应过小樱,决不让你死。”另一个佐助的声音响起。


佐助脑海里清醒地回响起纲手沉痛犹豫的声音:
“...决定,将叛忍...宇智波佐助于明日正午...处以绞刑...”
四下里的静寂,佐助望向天边漫延的山脊线。

“同时将进行六代火影漩涡鸣人的加冕仪式。”
四下里响起震天的欢呼。佐助偏过头。

台下的鸣人没有笑容,蓝色的瞳孔深邃无神。
他的指间,露出些许粉色的发丝。


佐助握住另一个他手中用来撬开腕铐的苦无。
眼中之人停下了动作,以同样的表情,同样苍白的面孔望向他。

“三年前,我没有完成对她的承诺;三年后,我绝不会再辜负她。”听起来平静,背后却隐藏了巨大悲伤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佐助苍白消瘦的手,缓缓的碰触到对方护额上的木叶标志,却像被刺了一样缩了回来。
对方握住他的手,佐助才感到异常的温暖。那不是他的手。
只有你啊,鸣人。

“卡卡西老师不在了,小樱也不在了...如果你也不在,我就没有想全力保护的人了...当这样的火影有什么意义?!”
不由分说,苦无又指向佐助被缚的手腕。

啪!
苦无入墙的声音在沉寂的夜里格外肃杀。

空荡荡的手上,落下黑色温暖的液体。
佐助用右手从左手的伤口上蘸取血液,在对方苍白颤抖的手心上画下一个木叶标志。

那只手颤抖得更加厉害,同时,又有什么透明的液体落下来,晕开了那图案的边缘。
佐助抬起头,那和他一模一样的黑色瞳孔正波动着,流下汹涌的两行泪。

就像三年前他离开的时候。


如果我哭泣的话,一定没有你来的美丽。因为我的泪不会如此纯洁透明。
佐助觉得自己竟然笑了,干裂的嘴唇裂开了几个小口,丝丝的痛。

“...你还笑得出来啊...以前无论怎样你都不会向我们这样笑的。”

那时候,我不了解笑容真正的含义。

是为了让所爱之人感到安心。


“佐助你快走吧。”胡乱的抹抹眼泪,眼前的黑发少年拾起地上的暗部面具,“我用小樱留下的血罂粟迷昏了守卫的暗部,时间可能不多了。”
系紧了佐助胸前的黑色长袍扣子,他拿起面具想罩在他脸上,却被佐助抢先一步抱在怀里。

...那是木叶的味道,空气,阳光...
...那是记忆的味道,团结,欢乐...
...那是未来的味道,梦想,希望————
佐助抱紧...自己。

变身术无声的解开,鸣人倒在佐助臂弯里。


小樱...你冒险放进我胸前的血罂粟,没想到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佐助慢慢蹲下,将鸣人平放在地上。

小樱挡在他身前,胸口被音忍贯穿的同时把什么放在他的胸口。
和喷薄的鲜血中,温柔亘古的笑容。

他明白她...和鸣人一样的想法。
可是,
对不起。


佐助走到窗前,东方露出苍白的晨曦。
但他的黑瞳,却反射不出太阳的光芒。



醒来,看见自己熟悉的天花板。
猛然坐起,呆然。

窗外传来鸟鸣,和...炮仗的声音。

鸣人呆呆的望向蓝得透明的天空,没有一只鸟在飞翔。


“火影大人,您总算醒了!”一旁的中忍赶忙上前。
“请立刻准备参加加冕仪式吧!”

火影的白色式服,静静的躺在眼前。

哗啦!
丢下凌乱的一堆,鸣人冲出门去。

干净而喜庆的街道,在他眼中模糊。
“火影大人。”“火影大人。”“火影...”
这声音在脑中空洞而迷茫,迅速消逝。

我想保护的...
一高两矮,绿色,粉色与黑色的身影,在他眼前远去......
抓不到。
再也抓不到。


牢房空荡荡,肆意旋转的灰尘在阳光下飞舞。
脚上传来刺骨的寒冷,似乎被冻在原地。

“纲手大人来的时候,您和宇智波佐助都躺在地上...”

阳光照耀下,地上一团粉色的东西格外醒目。

一块粉色的丝巾。角落上,绣着一片小小的樱花瓣。
鸣人的双膝冷冷的撞击地面。

“宇智波佐助他...服下了过量的血罂粟...”

滴。
透明的液体再次滴落,粉帕上透出一滴暗红。

鸣人掀开地上的丝巾。黑色的地板上,暗红的。
佐助隽永的字体。


无悔
无恨


手心上,模糊的淡红的耀眼的温热的。

木叶标志。







后记

一年后的六代火影即位周年庆典上,火影却没出现。
那天有人看见一个金发白袍的身影久久伫立在宇智波家族的墓地。
旁边新栽的樱花树灿烂的盛开。

不久后,火影收养了一个粉发黑眼的女孩,取名宇智波樱。





【无聊之作,算是佐鸣吧。】

【佐鸣/衍生】

……某人算打回原籍的吧。。。毕竟写文还是佐鸣起家呢,中间虽断档,但萌这两只的心还是未泯灭的……
原作衍生,大约从漫画355话木叶众出发寻找鼬开始。
Bug是难免滴……自说自话是必要滴……BE是一定滴……





序章

“就算你恨我一辈子,我也要让你活下去!”
带着血污的粉色在迷茫不清的视界里来回晃动,诅咒般的沙哑呼喊在耳边久久回荡。
失血让四肢的感觉都渐渐开始模糊,小樱那熟悉的查克拉不断的强行闯入身体,强行的温暖着,拼命的聚拢他渐渐消逝的生命。
……小樱,拜托你……

让我离开。




第一章

“真是麻烦……”鹿丸读着鹰丸送来的消息,习惯性的揉眉心。
风影大人虽然平安回到了沙隐,可是战力大损的沙隐就像被人剥去壳的蜗牛。木叶与沙隐的同盟关系使得木叶不得不在顾及自身安危的时候还得顾着偌大的沙忍村。
“真是的,那个家伙……”信虽然很写的不客气,但是从来都懒得动笔,尤其是对“鸿雁传书”这种事兴趣缺缺的手鞠大人竟然亲自写来,不能不说是给了木叶的预备役1号智囊一个天大的面子。
认命的扫了一眼木叶湛蓝的天空,鹿丸抻了个懒腰,把那小字条收进口袋里。



【……米下文了。此乃某7写作生涯中最快宣告弃坑的文】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