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说,未完成。——《越人歌》/《被盗版的传记》·那一千年

按说,看75文也有段时间了。上面这篇成文于3月中旬,是我一个人在一个陌生小城参加完最后一门考试顺利拿到了重要证书的那个阳光灿烂的大雨下午。现在仍然记得,那场雨来的多凌厉,而雨幕后的阳光又多么无辜。火车到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因为是小城,于是没有几个人在火车站等着。耳边那首Terra he一遍又一遍的放,ICE在眼前呼啸而过,我到现在还十分清楚的记得那高速列车冲过面前时带起的劲风把脸上的泪直接夺走的感觉。若是往常,定不会仅因为一篇虐心文就让我哭得稀里哗啦。但是那是到这个陌生国家之后我第一次哭,而且是在达到了我为之努力了半年的目标之后的眼泪——放在再往前的我身上抑或是现在的我身上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的忙碌和痛苦远甚于那个一点都不冷的冬天,可是我再也流不出眼泪,甚至,为这忙碌和痛苦感到快乐和满足。

于是在这之后的几个月里看了好几百个展昭好几百个白玉堂,却没有一个展昭能再打动我的心。平心而论,越人歌里的展昭没有风流天下的展昭完美,没有独立中宵的展昭压抑,没有又是一年春来早的展昭隐忍,没有不诉离伤的展昭可爱(不知为何一直觉得尖牙猫都很可爱…可能是看多了耗子欺负猫于是偶尔看见猫欺负耗子或者别人就觉得很解气= =|||||),没有血祭冲霄的展昭强悍,也没有某著名虐心文的展昭倒霉,更没有某更著名虐身文的展昭…呃…有“风骨”(好吧我承认我是在发泄对一些“名文”的怨念),但是这个展昭却深刻的印在了我的心上——凡是正面写到冲霄和冲霄之后的文,免不了要写到展昭的痛苦(话说子不语写的真是很可爱,但是还是痛!),可是没有一个面对失忆了或者死了的白玉堂的展昭,有这个展昭这般……痛的深及骨髓。圈外的一些朋友有十几个被我拖来看75文,bluemoon的文他们看了都会觉得郁闷(尤其是那个芦花浅水边),但是还是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可以接受”;唯有这篇越人歌,有几个干脆没看完就落荒而逃(顺便拐带几个没看的不敢看了),说是受不了里面的悲伤怕自己都被影响了以后看见展昭(尤其是焦版)就想哭;看完的几人都来找我算账,说被虐死了要我负全责(当然那个Terra he也是原因之一= =)必须写甜品来补偿ORZ。PS,这之中还有一男性,芳龄25……ORZZZZZ。

……独被虐不如众被虐嘛…………

一点都不夸张,这是我在DM混迹了10多年第二个虐到我的文(第一个是楚国的《断袖》),而且还被虐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远甚于上一次……

所以也不是没有后遗症的。比如现在一下雨就开始郁闷(这边下雨简直就跟吃饭的频率相等),奔地球的OST几乎不敢再拿出来听,焦帅一笑偶立马想哭,就连看见“玉堂”俩字都会在瞬间觉得如芒在背(不过磨练了四个月已经差不多再次适应了…)。有时候我想,若不是我进了75第一个看的文就是这越人歌,若不是那场考试,若不是那首曲子,我一定不会对这个CP有这么深的怨念= =这TMD就叫命运么ORZ。想在那几天里,满头满脑都是那江南雨中一把昏黄的油纸伞下南侠端正微笑的脸庞清瘦挺拔的身姿手侧映着雨光的巨阙和那声承载了无数复杂情感的“玉堂”——从来没有像那样怨念过一个人的名字啊!只是怨念的就只有那名字而已,我是无法怨念文中的白玉堂的。要说老鼠失忆文中的耗子,写的最好的一只当然是风流2的失忆耗子(老鼠失忆文偶好像看了不少,不过剩下的都没记住)……越人歌的耗子,给人一种很无辜的感觉,不若风流2前半部分的耗子那般凌厉绝情(…那般像原本的白玉堂。话说,这一部白玉堂也是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老鼠),有的就只是对他的无奈。他没有对展昭做过什么,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面对展昭的痛苦他茫然无措,这些个复杂当然不能用一个心有灵犀就能表达清楚,况且他俩在这时候真的没啥灵犀…海龟大人给鼠猫二人的环境不似大多数文中那么好,从《西窗烛》中就能看的清楚。于是外界压力重重,自身毫无进展,对方怅然无措,展昭真的……太可怜。以至于,他的死讯传来我这个读者心中竟然是一松,竟然长出了一口气,竟然认为这是展昭的解脱……那么痛苦,真不如死了的好。自己以前也写过必须要面对生死的文,当时为当亲妈还是后妈抉择了好久(呃那个,亲妈就是俩都挂掉,后妈是…我逃…),但是还是觉得HM符合全作的感觉于是当了一把。越人歌是我唯一觉得这文无论怎么结局,作者都是个绝顶HM的文——当然,如果某白在某种刺激下恢复了记忆就皆大欢喜了——不过奇迹可不是人人碰的上的,我BS为了亲妈结局而硬搞奇迹的文(不过后面那个NG算什么ORZ,再自PIA,我在四五年前貌似搞过,BS自己一个先)= =所以展昭死或不死都让人觉得被虐,而实在是过于心疼这个展昭,反而觉得现在的结局还是挺亲妈的。第一次看到“来日方长”四个字就隐隐觉得昭昭会死(之前虽知道是悲文但是不知道最后是谁死),而行文后半部展昭的绝望和悲伤就跟潮水一样涌了上来非要把人溺死不可!展昭顶着“来日方长”这四个字自欺欺人个没完,却终是连自己都没有骗得过去——这是我的胡乱猜测。他应该是绝望的吧——“这也算是我给你的答礼”——为什么要答?答的是什么?答完了之后你又何去何从呢?他留下了“展昭等他,前去相望”,可是他真的寄望白玉堂会去“相望”么?如果真的从心底相信着那个“来日方长”,他不是更应该努力的活下去么?连同去的四义都安然归来,为何偏偏他功夫最高的南侠御猫会被那陷阱绊丢了性命?口中一直念着那四个字,可是展昭,你真的相信过么……?——这是这文里的展昭最让人心疼而久久不能忘的地方:骗着自己,绝望的相信着那个抓不到边的未来。别的失忆文里都会写展昭为了找回白玉堂的记忆如何努力如何不放弃,唯独这一篇写了展昭那深不见底的绝望,全然不是出于那南侠御猫的坚韧性情,而是作为“展昭”这个人透彻灵魂的悲凉。私以为,大多数文中的昭昭过于完美,完美到连身为人的七情六欲都丢了不少,性格中全部都是值得发扬的优点(就算痛了晕了也肯定是因为受伤中毒啥啥的),而忽略了他作为人也有无法排除的负面情绪,更别说是让这负面情绪主导他的行为方式了。可以说,越人歌的展昭就是在这一点上直直的扎中了我的心脏,让我觉得这是我看到的最像人而不是像神的展昭,所以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

越人歌的悲剧是一个因循的悲剧。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太多文中到最后会把所有的错误和责任推给最终Boss从而把主角们洗得干干净净——我也曾经这样干过。但是随着文风转变和背景极端化,开始变得认同一种“没有人有错误,但是冲突无法避免”的主题思想——啊,跟我写了两年半现代战争有关吧。越人歌可以说几乎没有背景,包括展昭陨身的案子都写的模模糊糊,更没有拎出一个最终Boss给千夫去指——所以就更显得这种困境让人避无可避。所有人都没有错,悲伤的展昭,茫然的小白,爱莫能助的包策,还有护弟心切的四鼠——没有谁该承担责任,但是每个人都在受着煎熬。那种惶惶然顿挫的悲哀和无助出现在每个人身上,而这个困境却根本没有可能解决,所有人都在绝路尽头那个死胡同里走都走不出来——私以为,虐心文虐到这个地步才真的算是能虐到人心。形象一点说,就是被一刀捅死之于被水淹死,两种痛苦是不一样的= =

越人歌明显是写展昭的文,虽然他第四章才出来而且笔墨很少;更多的是借着两主角之外的人来写两主角的事。展昭的形象因为悲伤而鲜明,而白玉堂……在我看来,越人歌的小白是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既不是以前的他也不是以后的他。白玉堂的形象在这里是捉摸不定的飘渺着的,正好衬他本身的茫然无措。虽然这里的失忆白跟我理想中的失忆白不大一样,但是面对展昭那刻骨的悲哀,他要是显出风流2失忆白的那种强势反而相当之不衬。个人觉得这对鼠猫是75文里以笔法而绝非情节表现“伤而不弱”的鼠猫的极致,至少在我看来不反感——呃,我偏爱大背景大情节的战争文,所以很少被一般的虐文虐到><。

In der Oberfläche,其实我不知道展昭对白玉堂的感情算不算的上他的弱点。如若按照我个人的看法,展昭的死穴应该是天下而不是白玉堂,但是这样免不了会出来完美如神祗的南侠御猫和吃整个天下醋的耗子,所以有时候觉得,与其用白玉堂和“天下”来作比较,不如说这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越人歌巧妙的回避了这一点(话说《西窗烛》则好像正好在这一点上展开),视角直接切换到展昭身后,放开天下放开责任,全盘写展昭的负面性格(请注意这里无贬义,只是为了区分他作为御猫南侠或者展昭的性格来说)。海龟大写道,“这个时候的他,不是南侠,不是御猫,只是展昭。那些坦然看待的话语,那些坚强的句子,只在这样一个眼神下便被击溃,无处可退。”曾经有位在75圈子呆了很久的挚友跟我说,她看过的文中,80%的展昭是御猫,15%是南侠,剩下那5%恐怕才是“展昭”本人,所以她虽然在75呆了这么久,却全然对展昭是个什么样的“人”摸不到头脑。展昭心中有天下而且也甘愿为天下去死这一点我绝对相信,可是这种责任心真的能够让这个形象所有的立面全都一样么?我始终不认为责任能够构成一种性格,也对“绝对完美”这种设定持不赞成意见。越人歌的展昭罕见的展现了作为一个“人”,他性格中的另一面。虽然面对失忆白的猫大多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但这一只…打得也太狠了吧TAT。


关于小白……呃,无论从哪一点看来,他都是个极难把握的角色。原作中的亦正亦邪(希望不是我的错觉,原作没看完啊= =),骄傲跋扈,以至于死都死的那么任性——他用那么惨烈而直接的方式把自己留在了所有人的心里啊。孙兴版的耗子嘛,个人觉得跟原作耗子基本是俩人(我想说94`75根本就是原作的大YY同人剧来着)


----------------------------------------------------------------------------------------------------






老实说,看《被盗版的传记》之前,真的没想到自己能把一篇鼠猫现代文看了超过一遍。曾经看过评论说,这篇文被很多人认为是最好的鼠猫现代文,如今偶也站到这阵营里了。因为之前一直对穿越/转世文完全米有好感,可以说看这文的当初就是戴着有色眼镜的= =。于是第一遍看的潦潦草草,但是引来我看第二遍的兴趣的,不是结局不是现代,而是中间插入的关于上一辈子的那一部分。


“如果因为我当时一不小心的盛开, 竟照亮了你的黄泉之崖, 请让我从此随风远行, 只要重回你脚边, 哪里都是我的天涯……”


这个句子捶到我了。于是我恍然间觉得我在看之前的大半部分里绝对是错失了很多东西,而这个文在看似诙谐可爱京味儿十足的文字下,隐藏着太多沉重的悲凉。那一千年的一场来不及解释的错过与一千年来的绵亘不断的痛与守望掩藏在展昭不完整的记忆之下。那一段如史书般冰冷无情的字,确是让我印象最深的地方。叶昭文是我的死穴(呃,除了鼠猫猫鼠之外别的CP差不多都雷,尤其雷帝王X昭的文)。看的时候就觉得,如果关于他们的上一辈子的那设定能成文的话,凭情节的纠葛,一定能成一篇不错的宋代文——但是我八成不会去看,因为某著名“风骨”猫已经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所以对辽夏要求以猫停战的情节痛恨至极。但是这设定放在现代文里又放在这个地方,就成了全作的点睛之笔了。

一千年前,展昭倾尽全生吐出的八个字,成就了两人的生离死别。展昭冒死返襄阳,白玉堂不顾劝诫闯冲霄,为的都是对方一生的平安。只不过,太多的话语没有找到机会来解释,代价就是一千年的等待和煎熬……

展昭不记得自己,却记得白玉堂;白玉堂记得所有,却不记得展昭的八个字。我想,他们都是在后悔吧。展昭后悔自己的“盛开”竟然让白玉堂义无反顾的奔向黄泉,而白玉堂为了这八个字孤注一掷,却赔上了自己,却也没能解救展昭,和展昭一心惦念的大宋。那一世的情就这么被宋辽之争檀渊之盟生生切断而消逝在茫茫天地间,以至于老天落泪,大宋盛开的蒲公英,和那再也不愿照亮黄泉之崖的鬼灯笼!白玉堂的牺牲没有换来任何结果,展昭最后究竟去了哪里也不得而知。他就化身为那盛放的蒲公英守在白玉堂经过的黄泉之崖,然后凋然而去再也不复生么?

短短几百字,不带感情的道出上一辈子那场血雨腥风中的绝世爱恋与旷世遗憾——无限佩服作者的手笔。我一直认为史是一种残酷的东西,那么多的生生死死都通过那不带感情的文字传达出来,空留给读者扼腕罢了。用不带感情的文字写感情,还能写的让人欲罢不能,除开对人物先入为主的概念,情节和环境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这一点,作者确实让人佩服……(怨念,我啥时候能有这种功力ORZ)……透过现世白玉堂的眼睛,仿佛能看到凛凛漠北猎猎旌旗,白玉堂与展昭之间一次不起眼的摩擦竟然最后让他们面对了那样的结局。为了得到展昭,耶律晁锋竟然用国家作为筹码苦苦相逼,而被国家和私情两头撕扯的展昭虽然作了最终的决定但是依然挽救不了任何一方。两人就生生被家国天下重压至如斯地步,难怪白玉堂后悔请旨戍边的决定了。这上一世,看似轻描淡写支离破碎,实际上沉重的让人无法收拾。看多了鼠猫在宋辽夏战场上叱诧风云侠义必换胜利的文,看起来很爽很畅快,但是若真的和宋史中的人对比起来,未免过于神通广大了。乱世中有几个人能成为英雄或者枭雄?更多的人是沦为茫茫战雾中的尘埃罢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看多了鼠猫当“将”,却从来没有想到,他们真的有力量在那漫漫硝烟中做中流砥柱么?被帝王看上,是展昭的不幸。白玉堂死后那十年的平静是不是展昭用自己跟耶律晁锋换的却不得而知——但是个人觉得按照展昭的性格,就算他为白玉堂之死再心如死灰,也不可能放家国天下于不顾。所以在这个前世中的展昭,我看到的则是一个在国家与白玉堂之间艰难抉择却又完全没有主动权的展昭——PS我想这个题材在鼠猫猫鼠+帝王配角的战争文中一定很多次出现(呃…传说中的花魁猫?),但是因为CP洁癖的缘故肯定没看过(那个最著名的叶昭系列现在也不想看…我对不起ZH啊我),大约这个是我接受的唯一一段,也是我对其他X猫这些CP的底线,所以原谅我碎碎念吧。。。

转世文的好处就在于,能够找到机会把上辈子的误会说清楚。所以这篇文是甜文,是QM文,为他们上一世那么遗憾叹息,才觉得这一世的圆满有多么幸福。连接着昭白二人前世与今生的不仅仅有他们的记忆,还有那一猫一鼠,这也是这文精妙的地方所在。在遇到对方之前,作为宠物的一猫一鼠显然是二人睹物思人的对象。于是有了大篇的对于小墩儿和老鼠小白的描写,甚至让这一猫一鼠作为动物都相恋了——而且也确实成为了二人重逢的契机所在。至于昭白这一世的身份和里面的情节,我不是很看重。如此设定只是为了让这一世的二人再次面对生死之事而已——没有国家没有圣旨没有边关的烽火连天,却一样要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只不过生或死的双方改变了而已,而藉由这种改变,方能感受到对方在前世的感觉不是么?上辈子来不及解释就彼岸相隔,这辈子把话都说清楚,又怎么会再不幸福呢?呵呵。这里就很巧妙的设定了展昭由于始终认为是自己害死了白玉堂而自责终生从而导致忘了自己是谁而耗子却不记得展昭一生唯一告白的情节。这里恰好就是误会所在(希望我没理解错):“如果因为我当初的一句话, 竟送你上了不归之路, 我怎么再能记得我自己? 你把我一起掠夺走了”VS“输了, 是我输, 赢了, 是他赢。”——对于白玉堂来说,不破冲霄,展昭就必须用自己去换一纸停战书,他绝对不想展昭承担这种屈辱;对于展昭来说,自己若不去耶律晁锋身边,白玉堂就不得不拿到冲霄里的盟书,他想留住白玉堂的命,哪怕是用自己一生的力气送出那八个字。再在高远一点的意义上说,为了大宋,这两条路是必走其一的,这是一个没有第三种可能的选择,而且无论怎样,被留下来的那个,都要承担巨大的痛苦。于是白玉堂逃避一般的抢先上了冲霄并且把自己的人生定格在那里,留下展昭一人煎熬一千年。。。这设定……也太后妈了啊啊啊啊!让我想起随大的《人生几度秋凉》,简直可以拿来当这段前世的后续啊!

其实第21章的那段意识流,看的不是很明白。那句“输了, 是我输, 赢了, 是他赢”的确切意义,我始终有点迷糊,觉得要么是“输, 是输了白玉堂, 赢, 是赢了展昭”——这么看来,小白要是死了,就死的全无意义;要么是“输,是白玉堂输了展昭,赢,是展昭赢了天下”的意思?——不过这种理解,好像怎么看小白都是抱了必死的心思去冲霄的说= =。……白耗子你说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啊……还有,白玉堂到底是不是为了展昭那句话上了冲霄?我想应该是的,至少21章里面是这样表达的;但是白玉堂是否为自己死在冲霄这件事真的怨恨过展昭呢(即是展昭的自责是否有道理)?这个就不知道,真的看不出来——若是不怨念的话怎么会独独忘了展昭的告白?但是按照21章中的说法,耗子上冲霄即是为了家国天下也是为了保护展昭,那么他为何会忘记这八个字呢?反悔么?!…………很想求作者来解惑的说~~~~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