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废柴= =。。。。

话说前天晚上跟LP聊天,不知道怎么扯到了古装电视剧(八成又是从鼠猫引申出去的OTL),然后说到了大明宫词。我说我对那里面的台词印象极其深刻,LP大人忽然说:有剧本卖的啊。于是俺马上去搜,果然有|||||||||

于是就看了两个晚上的大明宫词剧本。那电视剧演的是啥怎么样早就不记得(好像那片子播出的时候我正高考附近吧……),不过因为里面有极为厌恶的周迅,所以早早的灭了重新看的念头。但又因为曾经被台词惊艳到,于是一直耿耿于怀,游移在看与不看之间= =没想到体恤我心情的人大有人在……于是感激不尽的抱着剧本开始苦读。

说实话我对莎士比亚的东西并不十分感兴趣(应该说,我对那些所谓的正统都是若即若离的态度,谁让我是离经叛道的呢- -),至今也只是草草的了解了点剧情而已。记得当时大明宫词这电视剧最被人批判的也在于台词过分“莎士比亚”化,失去了中文不同于西方文学的韵味。于是俺好奇的去尝试看看这横驾于千余年之前的历史背景下的莎士比亚风台词,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于是再一次的被狠狠惊艳了。这写剧本的是谁啊!让我膜拜吧!

“他是那样一个男人,活得隆重而典雅,并且时刻都在动员一切热情来呈现一个帝国太子所应有的骄傲与风采。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却似乎永远在担心他会突然失声痛哭。因为我分明感到那隐蔽在他优雅眼神深处的一丝挥之不去的忐忑与尴尬。弘是悲伤的,他内心荡漾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类似秋水般深刻的孤独,这观感源自一个女人天生的直觉。弘当了太子,终日履行着新的身份所规定的繁忙。”

看完这段的时候我决定回头来把这段话当作台词朗诵一遍。想说,果然是功力强大的人写出来的句子。那深刻如秋水般的孤独仿佛随着太平的诉说缓缓的传入了心里。可以说,太平连同她四个哥哥的命运全部都是无可挽回的悲剧,也许这就是生于皇家的凄凉与悲哀,因为他们非但无法掌控自己的幸福,就连伸出手去努力都是不被允许的。先后死去的四位皇子中,最悲哀就是弘。
这段写他的台词无疑是优雅的,却是悲凉的。以至于那秋水般深刻的孤独如此清晰的印在了我的心上。谁曾经跟我说过,不要一个人看大明宫词,看完了会很郁闷。我现在就沉浸在那些句子所编织的华丽苍凉中无法自拔……当然,我不是在这里悲叹人物命运,只是单纯的膜拜这些个句子而已。
在这里,中文句子变得很长,我甚至感觉当它作为台词被念出来时会给听者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无法理解。并无意拆解结构,只是单纯的那些组合,那些典型的属于西方文学的构架方式和中文成语组成了一种新奇的感觉——这不是对传统意义上中文句子的重组,而是对于一个句子意义深刻程度的全新演绎,就好像是用大理石构建出一座太和殿,它有着属于比利牛斯山的卷曲云纹,却没有失去中文的传统美感与秩序。
看这些台词的时候,真的时时有朗读出来的冲动。中文本不是一种很有逻辑的语言,一个意义往往要通过人主观对上下文语境的推断才能判定意义。但是大明宫词的台词中几乎找不到这个问题。一个句子完整的表达了一个逻辑序列,虽然复杂,虽然不能一下子很快的从字面上寻找到确切的含义,但是整个句子所要表达的意思非常的清晰。按照我学英法德三国语言的经验看来,这正是字母语言的特性之一。其实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判定它是“莎士比亚风”的,但是我想只是习惯了从文字上下“推断”含义的中国人不适应这种冗长却明确的逻辑链罢了。

“生活,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第一次自觉地对命运发出如此任性的旨意。这一次的任性是由于我早已钦定的爱人失而复得,如同正午的阳光那样热烈充实,并且势不可挡。我怀揣着飞蛾扑火一般的莽撞坠入爱情。薛绍等于快乐,等于我的生活,在重逢后的日子里,我动用全部智慧和想象在脑中反复演绎着这个迷人公式,直到那一天,我确认这就是关于大唐公主的命运的真理。那曾经漫无目的的浮艳生活从此将具有沉实的走向,从而真正与我的幸福发生情感上的联系。”

无可质疑的是优雅。
没有激昂的描写,没有过分的煽情,剧本所要表达的是构成人物形象的一个部分而不是全部。因此在省略了很多烘托性事物的前提之下,台词本身的魅力就显得格外重要。大明宫词的台词不强硬不煽情,文字确实如水波般缓缓推进。对于戏剧来说,用词的优雅绝对是最重要的力量。当然,所谓的优雅并不是强调修饰和无端的加长句子,抑或是将原本浅显易懂的含义搞得佶屈聱牙。笑,曾经也被人说过写字过于华丽,可是现在看来,那所谓的华丽跟优雅完全是两个定义。我承认我对于文字表达这方面有着追求细腻完美的倾向(像《晨曦》那种文风就写不来,我“平民”不来……),并且在一段时间内还觉得自己做到了不错的成果——现在看来,干脆就是废柴= =。。。比井底之蛙还不如咧……还写什么小说啊,赶紧找个地缝钻吧……

于是在拜读完了剧本之后深刻的发觉了自己的粗糙和无知……想来越人歌写的其实也很有这种感觉,只不过之前从来没有往莎士比亚这边想罢了。

“人始终是那个人,可是回忆如同从前,遥遥隔着天涯,连想都是奢望。那些机关遍布的道路,如同他当年毅然决然选择仕途时候一样在他眼前展开,只是这次,他无法躲避。当他以为,他深夜回来的时候,终于有盏烛火,只为他摇曳的时候。

时间如同不肯愈合的伤口,脉搏鼓动鲜血仓皇,不肯罢休的提醒他,坐在他对面之人是谁?过去如同天涯,这只是恍惚之间的一转身,竟是物是人非,事事已休。而他非得要举杯而笑,感谢上苍说,他仍然活着,自欺欺人的说,这便足够。然后即便是饮鸠也要当醇酒吞了下去。”

在这之前我从没有注意过一个句子读下来的速度。
再抓一段自己写的烂文:
“——那是塔矢亮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过,却在现在如此强烈清晰,以至于让他自己事后都几乎无法相信的一种念头。在这之前,他虽然恨过,也有过怨天尤人的时候,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将这种内心流淌着的情感付诸于任何行动或加诸于任何外人的身上;而这一刻,当他目睹高永夏的所作所为之后,竟然再也不能将这种偶尔才会出现的负面感情仅仅压制在心理层面上,而是不可抑制的想要把这种极度恨意诉诸于最直接,最有效的行动,那就是——杀戮。”

同是从上帝视角描述人物心情的片段,自己写的那段,可以很快的不假思索的读完,因为所有的意义都是很明确,无需读者去体会;而引的越人歌片段或者是大明宫词片段则会由于文字构建方式的不同使得读者阅读的速度减慢下来,也有更多的时间认真的去玩味那些词语和他们所构成的序列。当然,小说环境的不同实际上对行文方式有很大的影响。我也试想,如果我把上面苍翼那段写成如下这样:

“……那念头,是他从不曾尝试去触碰或使之萌发的一颗种子。就算有仇恨和悲伤作为浇灌它成长的可能,塔矢也从未想过会有那样一天,让它成为主宰自己行为的一切动力的日子会降临。而这一刻,在那恶的张牙舞爪之下,他所有隐忍淡漠的自我竟然被驱至一边,被愤怒的火焰炙烤出的另一张面孔终于有机会显露出他的狰狞……”

于是把自己给雷了。苍翼并不是这种行文方式适合的题材。至今为止我所选择的题材全部都是具有能够用我擅长的描写性文字完整的表达出全部意义的题材,这也是被人说文字具有画面感的原因。但是现在看出来,这种似乎并不能真正的提高文字本身的“优雅”,至多只是具有事无巨细或者带有煽情性质的描写出某个场景的“华丽”。所谓的优雅,应该是更能让人停下来思索玩味句子和更深刻的感受其内涵的沉默内敛的力量。

自己的文字中,定义性和引导性的语言实在是很多,因此有一种无法动摇的强迫力在里面。当然我觉得在苍翼那种题材的文里这种写法确实可以体现主题的强硬,但是总的说来,文字本身离“优雅”这两个字还是很远的………………

唉……果然是废柴……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