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到陌生的德国已经整整一周了。一直想写点什么却整理不出头绪来。本来想建个blog的,可是经营那东西实在是很麻烦,某7确实是没有耐性的人。

刚到的前两天始终是阴沉沉的,9月初的汉诺威已有了深秋的凉意,出门的话围巾已经是必须的了。12日那天下午终于对于房间的阴冷忍无可忍,拧开了暖气……(德国的暖气是可以在房间控制的),然后住在同一套房子(叫做WG,下同)里的其他人瞪大了眼睛——你真的是哈尔滨来的么?第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窗帘外的天不仅仅漆黑而且沉寂的有如另一个时空。那是我两天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已经离那个熟悉拥挤的国度有万里之遥。习惯了家中窗外的喧嚣,竟觉得这种静谧让我更加无所适从。耳朵里不断响着幻听的声音,有时清晰到能把睡意瞬间赶跑。

厨房的窗外是我们WG的后院,一个有着10多平方米烧烤台的小林子。欧洲七叶树和一种不知名的叶子会变红的树(肯定不是国内的枫树,因为它很高,可能是元宝枫吧)飒飒作响,水泥台阶上的青苔已经吃掉了那些灰白惨淡的颜色,一辆自行车被锁在铁栅边看来也有时日——其实德国骑自行车的条件很好的,就是自行车本身贵的离谱= =

楼门对面有一块专门为小孩子开辟的游戏场,有两个简单的褪色了的滑梯。草坪看来终究是受不住小孩子频繁的踩踏已经退化的片甲不留。白天无聊的时候我爬上房东房间那个宽大的窗台,看见金色黑色棕色头发的三头身小东西们围着矮墙游戏,叽喳的尖叫声让我重新意识到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个社区。其实有时候过度的安静也是让人觉得空虚和恐惧的,尤其在我们那个以喧嚣为荣耀的祖国呆了这么多年以后,欧洲的安逸和舒缓竟然很难一时适应。

可能是怕我对这边的生活开端不适应从而产生阴影,从到来的第一天,就一定有熟悉汉诺威的人陪在身边(这点真是很幸运)。彼时觉得自己像一个刚刚开始学走路的婴儿,瞪着眼睛傻乎乎的到处看。这个城市不大,充其量也就赶得上哈尔滨,人口更是区区50多万,竟然也是德国“著名大城市”之一。只是市中心的繁华并不亚于王府井,咖啡厅摆在外面的桌椅占据了人行道,想不坐下都难。全身涂满金色cos雕像的(还一直盯着我们几个来着,莫非觉得黑发蓝眼的某7想抢他的生意?),蒙古民乐团当街演出,可能是因为同是黑发+亚洲轮廓,围观之时就有德国人凑上来问我们能不能听懂他们在唱什么——微笑,傻笑,摇头。

周六是采购的日子——这是所有汉诺威外国人的Fest。市中心的大超市疯狂的打折——只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打折也是很贵的。抓了布袋子跑去加入抢购大军,还真是在国内没有过的经验。惊喜发现黑森州特产的8寸樱桃蛋糕只要2.19欧,兴冲冲的抢了去回家第一口吃到朗姆酒的味道,不知是哭还是笑。哭的是某7竟然变成史上第一个吃蛋糕吃醉了的,笑的是朗姆酒很贵耶,估计是蛋糕师傅手一抖倒多了,俺们就占到便宜了。。。

在这里养成的第一个怪癖是点蜡烛。房间不开大灯,只在角落里开一个IKEA的小地灯。沙发前的圆桌上摆着一大一小两个蜡烛——实在是粗壮到不能称之为“两根”。茉莉香寂静的蔓延,颇有点瑜伽的感觉。WG的女孩有事会端来燃香精用的装备,茉莉香就会无限的蔓延……看到Jasmine会想起我那已经久未联络的曾经的亲密友人。两人的关系也就像这茉莉香吧,淡,冷艳,然后归于无。想当初我放弃了法语转学德语,再放弃了推研考研和优渥的工作,一门心思的来到德国,其实还不都是为了遵守对她的一个承诺。时过境迁,做出承诺的双方已经劳燕分飞,承诺的后续效力却推着一个笨蛋来到了德国,来到了汉诺威。我们之间已经尘埃寂灭,汉诺威却还在德国沉静的伫立。所以这个城市一直在我心里就带着淡淡的忧郁吧,The City of Promise, also the City of Our End.

无所事事的五天过去,17号,汉诺威大学注册开始的日子。早上去语言班试听,坐在火车上看到汉诺威大学那原来作为皇宫的石制主楼巍峨的——呃|||||旁边很多维修的脚手架= =——中间挂了一条气氛颜色都很不搭的条幅:欢迎来到2007年新生指导活动(大意),惨白的条幅显得入口前那个蓝蓝绿绿青铜雕像格外的扎眼。想我虽然拿着汉诺威大学的入学邀请函,却不能堂而皇之的走进那个校门,无限凄凉啊。火车开了20分钟到达了市中心,也就是语言学校的所在。勤劳的麦当劳散发出温和的香味,市中心的清晨也是寂静的,偶尔有胖胖的鸽子歪歪扭扭的贴着人的耳边飞过,然后甚为不雅的“坠落”在地砖上(觉得一定是“吧唧”一声的),然后颇为不以为然的看我一眼,昂首阔步觅食去也。当时一下子觉得它在鄙视我,无限囧!

很多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德国。上飞机前妈妈开玩笑的说,一下飞机满地金毛的德国鬼子!……德国鬼子也不都是金毛的啊,日耳曼纯正金发碧眼血统是隐性基因哪。现在的汉诺威是吊带与棉服并存,短裙长靴共一色……某7才买不到长靴,最小38号!经售货员指点好不容易在童装区觅得拖鞋一双,雀跃不已- -看来只有在街上看不到煎饼果子的玻璃车和鸡蛋灌饼生菜桶的时候才会清楚的意识到:这TMD的真的离那边十万八千里!在街上吃零食都要坐下用盘子和叉子!!

房间里又开始冷。。。明天似乎又要阴天,而我将继续在家里度过郁闷的一天。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明天直接冲进汉诺威大学找教授谈判要他同意我直接入学,然后在留学生论坛上被大家冷嘲热讽,好好的嘲笑了一顿,十分不爽。国外的中国留学生确实不值得信任也很难交往,而我这样的白痴往往被人卖了还不自觉,前途无亮啊。。。。。。

17.09.2007 德意志时间20:44 TBC



作者: 88.70.64.* 2007-9-18 03:19   回复此发言

--------------------------------------------------------------------------------

2 回复: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某7你的这个个性和小俺认识之某人很像...

读后分析下来小某你的心情想必是新鲜中带着一丝失望,兴奋中夹着一缕无奈,解脱中付着一线忧虑,憧憬中混着一厘怀念吧

PS:此文风格和楼下那些同人有些格格不入...

再P:第一次看到这种形式的日志。真是特色性格所为之呀

von 飘过的 某P


作者: 141.44.167.* 2007-9-19 05:51   回复此发言

--------------------------------------------------------------------------------

3 回复: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伤感
很伤感


作者: 202.204.48.* 2007-9-19 15:59   回复此发言

--------------------------------------------------------------------------------

4 回复: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今天知道了一件事。
原来无力这种感觉堆积到一定程度,也是会崩溃的。今天之前的很多时候,我都觉得面对眼前那件事的话我应该哭才对,可是那些个时候哭不出来。昨天去汉诺威大学,被告知是本年度本专业惟一一个被录取的外国学生,并且学校真的为了我的语言关问题想了不少办法,虽说有点小小的翘尾巴,但马上就被下个月19号就要参加DSH考试的噩耗压了下来。一个月的时间要适应一门风格方向完全不同于DAF的考试,以我现在的基础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带着满腔迷惑登上了去卡塞尔大学的火车,路上的风景真的很美,阳光从IC快速机车的窗户射进来被折射出一轮轮的光晕。想想当初自己笔下描写的9000米高空也大概是这种感觉(本来飞过来的时候想对着下面的云海和俄罗斯大地的广袤苍茫好好感叹一番酝酿点什么,却都被旁边德国大叔的笑话弄泄了气)。玻璃上脸色苍白(一天半没吃饭的缘故)的自己,由于玻璃材质的特殊也变成了看似健康的红色。旅途中经过那个叫做歌厅根的城市。我知道那个人明年很有可能也出现在这里。原来汉诺威和歌厅根的距离只是隔着一座山。那是一个藏在山窝里的平静城市,尖尖的教堂顶,至少说明了这个城市没有在二战中像汉诺威一样被破坏的惨不忍睹。都说二战中德国是罪魁,所以有了被夷为平地的纽伦堡和柏林,半个城市尽毁的德累斯顿和汉诺威——德累斯顿市中心就是一片废墟,而汉诺威则有“老城”和“新城”之分…还有南部那些完全重建的新城……应该说波茨坦还是幸运的,至少将来去波茨坦大学拜访老师的时候,还能对那斑驳巍峨的皇宫有所期待。

到达卡塞尔之前,想起了昨天去的另外一个小城奥斯那布吕克。那确实是一个……小的没有点看头的地方。还记得按照系秘书给的路线,坐车去那所大学的路上,那真叫心一直往下沉啊——主要街道竟然不能容一辆公交车和一辆小轿车并行。跳下车的时候,发现是在一条在树林中被开出来的柏油路——恩,连马路牙子都没有的那种——上,不见一个人影或半个车影(没错,那公交车还没开远,姑且算半个好了),只有两个孤零零的站牌,表示这唯一一条公交线每半小时才过来一班。站在路边,生平第一次在大白天觉得恐怖如夜。没有选择的沿着马路开始走,在一片被合欢掩映的树丛中发现了写着字母FH和箭头的牌子。顺着箭头进去,啊,豁然开朗——的一片农场!囧之余还不能忘了正事。那学校原来是融在植物园里——公平的说,作为一个学院这里真的很美,但某7心里想的都是:这夏天得培育多少蚊子啊!到时候我就死定了!!!适逢学校的Information Day,去了也没有找到人。现在想想,如果一时冲动就直接跟那注册了,还会不会有挑战汉诺威大学和卡塞尔大学的机会呢?

因为有这一次的经验,去卡塞尔的时候就已经抱着半放弃的想法了。幸好出了火车站就发现了一个象征这城市不会太小的事物——有轨电车!(德国大城市一般都有有轨电车,奥斯那布吕克就没有- -)当时已经下午一点半,而卡塞尔大学的办事处三点钟就要关门。匆忙中问了火车站的咨询台窜上电车,却因为买的车票不太对劲而觉得怕怕——我没想到大学那么远,所以就买了短途票。。。还好车上有个…姑且算是大哥…德国人实在看不出年龄——的人指导了半天,还送了一张袖珍地图,我才平安找到了卡塞尔大学。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很“勇敢”啊,语言又不好,就凭着网上查出来的地址跑到四五百公里外的地方乱转——觉得我那刚刚到达卡塞尔的友人都应该佩服我啊,哈哈!递上了资料之后就觉得很郁闷,友人一再相邀去她家,自己却一点概念都没有。站在建筑系馆旁边那个交通岛上,阳光毫不吝惜的扑下来,海啸一样席卷了所有的意识凛然不见,让我连呼吸都忘了。三天来,也许是到德国10天来,抑或是准备出国期间漫长的艰辛过往——所有的疲惫,无助,迷茫在那一瞬间达到了顶点。电车,公交车,私家车,自行车风一样从身边划过,而自己是站在某个平行宇宙的虫洞口,身体是透明的,只要一抬脚,就可以干干净净的随风而去了。
可是那时候我也没哭出来。

今天的眼泪来的猝不及防。我心里果然有一个连自己都不能轻易碰触的雷区。四年前它被碰过一次,今天又毫无预感的再次被狠狠戳穿。本来以为,随着年龄增长,这件事已经渐渐的不会再放在心上——时光荏苒中成长的只有年龄,那个雷区却没有任何石化的痕迹,仍旧是,一碰,就血流成河。单凭这一点来看,自己还真的是没有长进啊。

刚来的时候房东就说,你是不是有幽闭恐惧症啊?在房间就一定要开电视开音响?——当时哈哈傻笑了几声,现在也不敢跟他说,我已经不敢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关地灯和电视了。只要房间里没有声音,耳边就一定回响着意义不明的幻听;只要房间里没有光亮(汗,这个…),眼前漆黑的视界里就会出现形状不明的块块黑影——我觉得,我离发疯不远了。。。

21,09,2007 德意志时间15:42 TBC


作者: 88.70.79.* 2007-9-21 21:45   回复此发言

--------------------------------------------------------------------------------

5 回复: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相信出国在外的人都会或多或少跟你一样。
世上没有不能接受的结果,只要它发生,就一定会被接受。


作者: 221.221.20.* 2007-9-24 00:15   回复此发言

--------------------------------------------------------------------------------

6 回复: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发觉自己开始想念一个人,一些人。
七年的时光,无数的其他人在身边忽明忽暗的经过,而那个影子却始终盘踞在心里顽固的不肯离去。为了那个人所做的选择和所放弃的东西,到现在也是全无意义。所以只剩下逃。逃离了哈尔滨,北京,还有中国。以为能够逃离掉时间,却逃不掉这个世间,逃不掉盘亘不去的心里的影子。
如今,那张脸已经被七年的分秒磨灭了所有的印迹,当初那道看不到却始终不能愈合的伤,竟然没有随着所有过往的灰飞烟灭而涅磐。本以为自己应该忘掉,必须忘掉,已经忘掉的事情,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却仍旧那样清晰。
我知道,这是所谓的回忆。所以回忆是因为有一支导火索。我那沉寂的已经如冰的心,仍旧只有这个人,这张脸,这个身影和这段回忆才能毫不犹豫的被敲出裂痕吧。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有着同样的经历。每个人,都是他的影子,所以每个人,都不是真实的。
——仅仅是因为寂寞而已。因为七年前我的伤,有了四年前别人的伤。再重蹈覆辙的话,我是不是傻的可以跳波罗的海了?
一切仅仅是因为寂寞而已。
地球的另一面,是那个我唯一爱过的人。七年的时光,就算婚姻,也应该渐渐归于平淡了。回避了他的音讯,忘掉了他的声音和手心的温暖,我觉得我不恨他。就算心已经死去多时,甚至对感情这种事已经没有了概念,却仍旧不愿意归咎到他身上。就算七年来不断的被人说太傻,却也没办法说服自己把这件事了结。虽然信誓旦旦的说要开始新的生活,可是如影随形的都是那个人的身影。眼前大概是有一个叫做这个名字的隐形眼镜,看着哪个人,都像是七年前的恍惚。蓝色的7号队服,迎着太阳的笑容。
所以现在我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错觉会成真。跟那个人已经过了交叉点而奔向两个完全不同方向的事实我一直都铭记于心。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要持续的,我从来不相信“那些人不存在的话,世界就不存在了”的话——虽然以前曾经被某世纪末悲剧英雄主角的这句台词感动到不行。可是我的世界只是我自己的,至多只是那个英雄所要背负重量的六十亿分之一而已。曾经让我觉得很美的那片天,已经远远的被时间流放到命运的尽头,飘渺的视线终将被距离燃烧成一片惘然的灰烬不是么?
还是,自己一个人,比较好。


作者: 88.70.92.* 2007-10-5 02:04   回复此发言

--------------------------------------------------------------------------------

8 回复: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今天有点特别。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明天要开始上课,自己有点小学生般的兴奋,以至于不想睡。但是真正到了该睡觉那时候,发现所谓的兴奋只是自我暗示的内容。

今天到后天的三个晚上,我要自己住在这套房子里。

原来是害怕。第一次发觉自己也有这种以前一定会嗤之以鼻的感觉,不甘心之余,觉得自己尚且还算个人。也许,是人就有害怕的吧,Sakara最怕的是Chidori的死亡,那么死过一次的人就不应该有任何怕的事物了吧——那是Ishuka啦。

什么时候是最不会害怕的呢?应该说,是没有退路的时候吧。一个人快活的站在悬崖边,前有追兵后有崖,还会害怕么?恐怕任谁到那时候都会笑出来——起码我会放声大笑。死之前,因为有所挂念,或者是对再生这种事还抱着浅薄的希望的时候,才会觉得害怕吧——要是我的话,还会多加一条,就是大不了可以穿越嘛!谁知道穿越之后我能不能变个男的,美男靠脸,丑男靠爱因斯坦,然后碰上N个将军王爷侯爵帅哥再勾引X个国王皇帝让他们心神不定后院起火?哈哈。所谓祸水,无论蓝颜红颜嘛……自己这辈子是没有当什么红颜的资本,当蓝颜还缺少必备条件,唉,那就去做神仙好了。。。不过鉴于某设定,神仙也是0,啊,还真是困难哪。
很清楚的事是,这段时间自己过的有点过于超出常规,并且自我感觉会犯路线错误,否则这种负面的情绪应该不会出现在我身上。也很清楚以前被夸赞的“胆子大”实际上只是“对包括自己在内的什么都无所谓”的表征而已。一旦觉得有可以依靠的事物的话,就会不自觉的想从那里寻求温暖吧。虽然明知道是错觉,但是还是放纵,看来这次是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而已。七年前、四年前和现在的记忆混乱交叠,人影如梭,没有带队服来的后果是我对他的记忆更加容易混淆。那果然是我的定心丸。虽然已经不知道背后的那个数字7已经斑驳的如何,那张酷似裴勇俊和丹尼尔的脸已经模糊的不剩分毫。这就是七年来我唯一得到的么?不再在手背上写字,本能的寻找那个奇怪面霜的味道和收集裴勇俊+哈利波特的剧照,这就是这七年给我的稻草啊…就算随波逐流的时候,无论如何都逃不出这个没有界限的圈子呢。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可是走到哪里都能看见一口井的我,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自己也很清楚,并且在自我催眠这件事上也下了很大功夫(笑,心理学和弗洛伊德没白学啊),而因此导致的结果就是被压抑的负面感情会在某种敏感时刻爆发。比如前一阵子严重的幻听幻视,以及现在的幽闭恐惧。我想,我应该是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忧郁的吧。现在的感觉好像就是圈里定义为“由虐生爱”的那种狗血题材,在环境都很差的时候,一些平时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亮点往往让人觉得亲切感倍增(……可怜的被关被虐被S的小受们……)。但是毕竟那些东西都是虚幻的,只是因为四周实在过于暗淡(凄凉的冷宫,天牢?),才会显得如此光彩照人(所以说这种设定很狗血…利用人性的弱点嘛)。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会相信一些平常不能相信的东西,这种事的结局只有一个,就是自食恶果(就不知道S和M的双方他们哪来的Happy Ending!!)。四年前已经品尝了一个了,四年后的今天怎能还无所长进?(不过某些贱受确实没啥长进= =)其实很想活的再任性一点。常常被人说活的太不现实,可是现实又在哪里呢?现在所经历的孤独,恐惧,压抑和抑郁也是现实啊……与其沉溺在某些微弱光点送来的光亮(汗!),还不如努力适应身边的沉闷和压抑呢,都说无欲则刚啊!(……没指望穿越了就能变一美男跟国王皇帝玩NP,我还是继续我的HC好了……)

明天开始会很忙~很忙~一定要很忙才行~~~!!
不对啊= =已经是今天了,汗!!!

08.10.2007 德意志时间00:52


作者: 88.70.66.* 2007-10-8 21:37   回复此发言

--------------------------------------------------------------------------------

9 回复:绝对不会连贯的日志—2007,某7的德意志
在半夜去看人鬼情未了确实不是啥好选择。
早上在一个稀里糊涂的鬼片一般的梦里醒来,恍惚了半天冲去洗澡。在微烫的洗澡水里才反应过来,不是现实哪。
梦里我是死了。而且知道自己怎么死的。骑自行车跟一辆纳斯卡级的卡车gegen了;有人跟我一起死的,并且在梦的后半段都跟我在一起,可是我醒来就不记得他是谁……他穿着白色衬衫(我也是= =+死了都要穿白衬衫?),个子比我高。姑且称A。
死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身边很多人早就已经死了,所以根本不能根据能不能看到这个人来判断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只不过死去的人不能和活着的人接触(对《人鬼情未了》中男女主角试图握手时候那个做的很垃圾的特效的反映。。。)。只有已经知道彼此都是死人的时候才会公开身份——这梦的设定还真的够复杂,是我的风格啊!搞得醒来之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了。。。
死了之后碰见的第一对人物是同样死在自行车事故里面的一对男女(我对那女人的印象,似乎是芙蓉姐姐。。。)。死了之后依旧很high的骑着自行车招摇过市,还跟我们打招呼来着。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梦见在高架桥上骑车了,而且总有冲出围栏的冲动或者事实。速度在我的梦里一直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无论是我逃跑的速度还是飞行的速度。。。
然后上了一列火车或是地铁类的东西。。。估计是在汉诺威成天坐地铁已经有点恶心了,梦里的地铁就很像我常坐的4、5号线……人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坐了有四分之一的样子。列车开过了终点,然后又一次启动了。于是我问我旁边的A(……依旧记不清是谁的脸…),他也说不知。于是大家就稀里糊涂的坐到了下一站。是个未完成的校园类的地方,到处堆着挖坑的土和建材,还有建了一半的水泥大楼露出七手八脚的钢筋。看起来就很像会出很多事的样子……(这不是鬼片的常用场景么?)现在想想,那大概是墓地吧,四周还有很高的树。而且我也确定这个地方不是我第一次梦见了,上一次是梦见在这个相同场景里迷路。
我们大概是下了车往建筑里面走。不知不觉众人就都走散了,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中间我们应该是说了些什么,大概是一些玩笑话的样子。四周的墙壁没有颜色,就是压抑单调的惨灰,脚下的楼板好像也没有做完,水泥坑一个一个。我们就往前走(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的)。。。
然后我看见了一个人。是跟我自小一起长大并且在同一个高中的男生B,旁边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红色衣服,两根辫子,有两个银色的奇怪东西(觉得像轴承一类的零件…八成是昨晚上看机械制图看的)在跳。可是我认识那东西——是不好的东西,并且喊了一声而且把我身边的某人推走了(记不清到底是推开了A还是B,晕)。结果那两个正在跳的银色轴承中的一个就突然消失了,并且那个女孩的脸也突然变了模样。我又喊了一声让B赶紧跑!(完全是因为电影里面sam让巫女赶紧逃走的那一场,靠!),结果看到AB中的一个在半截水泥墙的另一面(应该是还没有装上窗户)一闪而过,而一只轴承就追了过去。。。个人觉得,那轴承就是传说中的式神…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梦见式神这种东西,而且每次形态都不一样。。。看来我真的有当阴阳师的潜质啊。
然后AB就都退场了。场景一转到了一个建筑里面。看起来像平常的大学生宿舍,可是举架要高好多,大概有4米左右,门也比平常的高。整体的感觉跟我小学时代那个旧教学楼差不多,黑乎乎阴森森的。绿色的房门都挺斑驳的,门框处有厚厚的灰尘痕迹。我似乎是在某人的房间内朝走廊张望才看见如此光景,然后回头问一个人,是我在北京工作期间的同事B。B一边敲着电脑一边回头跟我说:没错啊,这宿舍楼里面住的都是已经死去的人啊。——说起来,一起工作的几个月中,他经常都一边敲着电脑一边回过头来跟我说话,神色平静。我刚想再问什么,同事D就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他常用的那个保温杯(我对那个杯子印象深刻,因为全工作室只有那么一个杯子有盖子- -),很悠哉的样子。于是我问D,你知道我那个同学B什么时候死的么?D回答(我也不知道他为啥知道B= =),B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吧。我还在自言自语,难怪他会跟个小女孩在一起。。。那CD你们是怎么死的?C说,车祸啊,跟你一样。D没回答(同志们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咒你们的T T)。
这时候窗外忽然响起了欢呼声。C说,他们来看我们了。于是三人就很happy的奔到窗边,见一群人涌来,敲锣打鼓的。然后大家就如久违的亲人一般招手欢呼(当然碰不到),人群中看到若干好友EFGH,大家就拼命招手喊话来着,场景壮观如德国女足回归。然后有人推了食品之类的上来(现在想想那不是祭祀用的么= =囧),此时出现的人物是我一初中同学,虽然是男生可是我通常称呼“姐”的那人,嗯,活的。他负责盛那些祭食到塑料碟子里面,还有人递上来支撑用的纸箱(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姐”把食物递过来的时候我们都傻了。我们可是已经死了的啊,怎么能接到那盘子?!正尴尬的时候有一双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伸了过来很神奇的接过那盘子。回头望去竟是同事D。此人莞尔一笑说,我是在一场塑料大火中被烧死的,所以现在能够碰到塑料制品。。。(绝对是受电影里面sam拿硬币那里的影响)
A那人从碰到小女孩那里就不见踪影。但是觉得他一直离我不远。醒来后我可以记起以上所有人的脸和服装甚至说话神态,但就是记不起这个从始至终贯穿全梦的人。有一个人确实常常在我梦里出现,我也知道他是主角,但是每次醒来都记不清他的脸。白色衬衣好像是唯一的标记,但是我觉得身边活动的所有雄性物体都没有穿白衬衣的嗜好。唉这到底是谁呀?难不成是我自己捏造出来的一个什么东西?

这个梦做完了之后就很恍惚。醒来盯着窗外的油松愣了半天,摇晃着换了衣服出去洗澡,结果浴室的气窗没有关,现在嗓子痛的要死,八成感冒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