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翼番外1——日色如夏

日色如夏

初秋的阳光耀眼的无以复加。
淡淡风中送来薄薄的凉意,缩在椅上的人不由得蜷了蜷肩膀。
原本搭在右肩上的毯子滑了下来。
无奈的微笑,苦笑,然后把左手伸过来艰难的把毯子再拉回肩膀。
这一个动作痛苦得像一个世纪。
他转头看了看那静静搭在扶手上的“右臂”。

“起风了,回去吧。”
柔和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好。”
简单的回答,金色与黑色相间的柔顺发丝轻缓一晃,露出亚金色的瞳孔,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片平和的波光。

伫立在椅子两旁的轮子缓缓移动,视线改变间传来女子不满的声音:
“都跟你说了不要总在这里坐着,会感冒的,你怎么总是不听我的话呀……”

“我错了,我错了,明明——”
轮椅上被训斥的人心虚的耷拉下脑袋,却还不忘偷瞄一眼身后女子的表情。
“进藤光,你要是还这样任性的话,我就把你关回到军人疗养院去!”
棕紫色长发的女子微愠,却又爱怜地说。
“是~是~我知道错了啦……”

在那一场举世未闻而规模空前的决胜战中,盟国陆军的一支特种轰炸部队在战争中段大显神威,1366架被称为G-6的轰炸战斗机在48小时内不间断的进行了4论地毯式轰炸,硬是在敌国司令部所在城市防守严密的箱式地面防空与全部兵力集结的空中防线中扯出了一条血路。
代价是惨重的。
在被称为“END-DECISION”的这场战斗中,1366架G-6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回到了盟军基地。
几乎二分之一的战机和飞行员尸骨无存。
鲜血和生命,让骄傲的敌国联盟垂下了头。
只是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

毫无食欲的拨拉着面前的事物,进藤光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
对面的明明无奈的叹了口气——脾脏摘除,肝脏切除了1/2的进藤光永远只能吃这些清淡无味的半流质食品。
左手中的餐叉不怎么稳当的在盘子里画着圈。对于习惯使用右手的人来说,这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桌子下的左脚不耐烦地踢着拖鞋,显示着主人好动的性格。
明明不忍心再看下去。

——天地变色的那一天,她,还有凤凰基地,或者说整个世界都看见那架涂装着鲜明尾翼的G-6编队长机被敌军四架F-15围歼,然后在海面上爆成一团碎片的画面。
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飞机上的两人必死无疑——
凤凰基地的绪方司令瞬间白了脸,站在盟军总指挥部的最高司令塔矢行洋全身明显的一颤,然后被身边的副官连忙撑住。
明明只觉得天地都在转,然后前线军舰传回来的通讯让她差点再次无力瘫倒。

进藤光昏迷了42天。
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在爆炸中失去了右手和右腿,连带着身体重要器官严重损伤的飞行员在这时候还有着如此顽强的求生意志。
只是明明知道进藤光在基地医院的病房晚上都是不锁门的,而且也没有医生去探视。
漫长的黑暗中一直牵引着进藤光生命细弦的,是另外一只冰凉的手。
就算在生命千钧一发机舱里响彻几重被锁定的报警音的时候,进藤光也没有松开的那只手。

所以在几个月后的一个夏天的日子里他睁开了已经快要萎缩的双眸,就看见同样苍白消瘦的人斜靠在他的身边。
然后无声无息的泪水,温暖的滑下他的额角。

“那,明明!~什么时候带我回去呀~我这个英雄足以给飞行学院的臭小子们上课吧!”
“鬼都知道你在想什么!带学生?你把他们一个个都带得跟你一样违规飞行吗?!”
“……”

进藤光可怜兮兮的大张着眼睛,希望博取女神同情的一瞥——看见的却只是明明转身而去的背影。
“把药吃了。”转回来的明明端着水杯和药片。
不满的嘟囔着,某人忿忿的咽下大把药片。

明明的目光扫见了旁边纸箱里废弃的空药瓶。
重要内脏的缺失,导致了进藤光身体机能的衰退。虽然本人并不知情,但是明明很清楚——几天前的例行体检发现他的肾脏已经开始有透支的症状,渐渐的,在向尿毒症的方向发展着……就算再大量的药物,也没有办法代替真正的器官。

青空中的那团火光,不仅吞噬了他的半个身体,而且提前埋葬了进藤光2/3的生命。


夏天再次到来的时候,进藤光已经没有办法自己“偷偷”移动到院子里面享受阳光——剧烈消瘦的身体让他连自己控制轮椅都做不到。
32摄氏度的气温他丝毫感觉不到炎热。
搬进他所居住的这个小房子里面的仪器越来越多,明明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

一次半夜里由于身体不适醒来的进藤光听见了隔壁房间里传来的低低的抽泣声,还有讲电话的声音。
听不清话语的内容,光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就从最近这几天以来,一直被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思念发疯了一般开始啃食他的心。
腹部的疼痛袭来,光紧紧地抓住了床单咬紧牙关。
……他不敢说,他想念那只冰凉纤细的手——牵引他走出噩梦的永不放弃的力量。

国防部的参谋是日理万机的职业,况且他是最被看好的下届在朝党的领导——尽管非常年轻。
是迟早要走上总统之位的人。

自己怎么可以……成为他的拖累……
一阵腥甜涌进喉咙,作为不让呻吟的声音滑破空气的代价。


夏天的阳光毫不吝惜的照耀着。
进藤光缓缓的抬起头,长袖的深色T恤尽可能的享受着大自然的热量。
却温暖不了它包裹的那具身躯。

啊啊……再也不会看到下一年如此美丽的阳光了吧……
进藤光眯起有些褪色的双眼,仰向碧蓝的没有一丝杂质的苍穹。
天空……啊……
佐为在那里呢。

真不如当时就死在半空中了……至少还能离你近一些——这下子可好,你在天上,我却要被埋在地底下了!!
进藤光闭上眼睛无奈的笑,却发不出声音。薄薄的眼睑在瞳孔前一片混沌的红。


机动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
光没有睁眼,心里默默地说明明你不要徒劳的再让绪方司令搬这样那样的仪器过来了……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还不清楚吗……?

“砰砰”,开关车门的声音。
树上的蝉吼个不停。光再没有像小时候那样觉得这东西很烦总让人有把它从树上剥下来狠狠踩扁的冲动——现在不听,以后就再没机会了……
他想记住这世间一切他能听见的声音。
轻轻的脚步踏过草坪向他走过来的哗哗声。
进藤光依旧仰在轮椅靠背上。

“你在这里缩着干什么呢。”
虽然是疑问句,却丝毫没有询问的语气。
啊……原来真的病入膏肓会有幻听……恍惚中光似乎回到了那个简陋的研究所,自己缩在维修平台角落的阴影里面郁闷的瞬间。
好想念……那个冰冷的声音,想念到出现幻觉。
“我真是要死了呀……”自嘲的话语无力的滑出来。

“你的命长着呢,在我允许之前你休想死。”

啊咧?
迷红色的视界突然暗了下来,光本能的张开眼睛。

一张细致光滑完美绝伦的脸。
黑色的眼睛,宇宙般清冷深彻,散发着不可测的高贵气息。没有表情的脸部线条像被精心雕刻的蜡像,紧抿的嘴唇微微显出亚健康的苍白。顺滑的及肩长发,整齐的发脚和刘海,仿佛刚刚凝缩聚合的夜一般优雅神秘的黑色。

坏了坏了,这下子不光是幻听,连幻视也出现了!
拜托,明明,快点把我打醒吧——这梦境太真实了我受不了!

细瘦苍白的双臂缓缓的伸过来,颤抖却坚定的力量将身体拉向依旧单薄的胸膛。
混杂着激动与悲伤的心跳声,实实在在的回响在耳边。
光忘记了让身体的任何器官做出任何反应,呆呆的看着没有目标的方向。

好像经过了一个轮回那样长的时间。
感受着那具身体不断颤抖的触感,进藤光没剩下多少血色的嘴唇,终于微微的张了张,吐出两个模糊不清的字。

“塔……矢…………?”


电视机的每个频道都在报道当今在朝党推荐的第一位党首候选人在大选当天宣布退出竞选的消息。
总统办公桌上静静放置着国防部某位重要参谋的辞呈。

太阳的颜色,是这个夏天的证明。

日色如夏。

END

====================================

嗯嗯……是苍翼的补完……响应会所活动的文……一个半小时完成完全没质量,大家TF我把OTL……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