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佐鸣] 零 【三·之三】

下一


“……!”
再一次从迷茫不清的梦境中大汗淋漓的醒来。
记得的,只有血光,火光,泪光。
嘈杂不清却悲愤无比的声音。
自己的声音。

呼唤那个名字的……自己的声音。

……今晚又没得睡了。他想。

夜色很好星光闪亮,整个木叶都沉寂在清冷的祥和中。
是的,祥和——还能祥和多久呢?
挠了挠金发,19岁的木叶守备队员漩涡鸣人穿着拉面图案的睡衣坐在屋檐开始发呆。

…晨曦,又来了啊……
算啦,过一天是一天。

===================================

“鸣人你又没好好睡觉?!熬夜看漫画去了么?”粉发美人双手叉腰气势逼人。
“那个……”他想说她操心过多会长皱纹,但是咽了口唾沫没出声——因为睡眠不足,被暴打时的躲闪能力会变差的呀……
“做噩梦了么?”白眼少女小心翼翼的凑过来说。
“嘛~~算吧~~~啊哈哈哈哈……”

一边的木叶守备队长和副队长对视了一眼,没有出声。

“鹿丸,你现在做的事,对他没什么好处。”走廊上,一向没话的白眼青年目光直视前方。
“我知道……真是麻烦哪。”丸子队长扯开衣领透透气,“就算是为了木叶吧,我早有这个觉悟。”
“可是我担心……”
“宁次,与其担这个心,不如早点把人找出来。”
“就算…加快那天的到来?”
鹿丸没说话,他的眉梢不为人知的跳了一下。
宁次停下脚步。
两人不约而同的回望了一眼那个还在不断传出暴打声和哀嚎声的休息室。

====================================

有个地方,漩涡鸣人自四年前就没再去过。虽然卡卡西几次三番的教育他不要忘本——
我去干什么!上面又没有我想看见的名字!
忍无可忍的一次,他对着卡卡西大吼。
不良上忍楞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转身出门。从此再也没有提过去追缅的事。

谁都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无法被雕刻在那座代表着荣誉的石碑上,纵使……他应该在那里占有一席之地。

那是他第二次对着自己人充满恶意的嘶吼。

上一次是对小樱。

====================================

唉……又下雨。
远望着前方不远处独自站立的金发青年,裹着雨披的小樱虽然想上去为他撑一把伞,最终还是住了脚步,诅咒起老天来。

四年来无一例外——每年的这天都会下雨,有时绵绵,有时滂沱。
被冷风吹散的雨雾,让那个瘦削却挺拔的身体时隐时现。
小樱的心里突然百味杂陈。
七年前,他离开时,他就是这样的心情么?——
粉发少女狠狠的甩了甩头——我在想什么,这哪里有可比性么?!
只是压制不了心上突然袭来的念头。
雨下大了。
鸣人的身影隔着雨帘更加模糊。
她心里突然爆出一个声音:鸣人,不要!!!!!!!
于是再不管前面那人此刻沉浸在什么样的哀思里,小樱冲了上去狠狠的把雨披套在他头上。

“……是小樱啊。”那人抬起碧蓝的眼睛,好一会儿才把视线集中在小樱身上。
“我要是个偷袭的,你都挂了十次了。”看到那掩饰不住的悲伤,小樱也拿不出教训他的口气。
“你又不会偷袭我,你是小樱嘛!”勉强的笑容,一道水痕沿着金发流到眼角,再顺着颧骨滑落。
小樱再也说不出什么,狠狠的抱住他。
当年,她也这么做过,但是她没有留住他。
老天,你不要总是对我这么残忍好吗……?!!

“小樱啊,别哭……”那人沉缓却坚实的心跳声传来,犹豫了一下还是环在她双肩的手,很温暖。
哭的是你啊,傻瓜。
她心里说,手上攥紧了他湿透的衣服。

==================================

……那是个,就算想凭吊也找不到去处的人哪。
更远一点,鹿丸等人站在他们看不到的身后。
宁次把手中的纸条攥成一团向大雨中一抛。
一枚苦无尾上栓了东西,精准的将那纸团钉在树枝上,随即发出“啪”的一声爆响。

==================================

那个人最后的愿望,只说给他一个人听到。
只是这愿望,他没有来得及为他实现。

“这就是你切断羁绊的方式吗?佐助!”许久不见之后,他狠狠的发问。
那人竟极快的欺近他身前,轻轻环过他的身体站定下来。
冰凉,蛇一般的手臂,熟悉的淡漠气息。
“只有为你呀……”
鸣人没法分辨,他到底实在嘲笑,还是在自嘲。
但是贴在他身前的那个人,冰冷却真实。
一瞬间,什么立场,什么责任,什么道义,都抛之不顾。
“让你久等了哪,佐助。”
我们回家吧。

他轻浅的笑了。

草薙剑的剑尖,迎着太阳的光芒,却反射着刺眼的红色——空茫一切的鲜刻凌艳的血色!
黑发中他熟悉的淡漠气味,片刻就被血腥掩盖。
本能的架住他倾坍的身体,身前立刻浸染上湿润的温暖。
那个名字,梗在喉咙。
他只听见自己心里狂乱的嘶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吊车尾的,有件事你一定……做不到……
他断续的声音轻缓的传来,夹杂着呛血的闷咳。
他此时却无心听他说什么,呼唤医忍的声音已经蓄势待发。
……你肯定……没本事毁了我的眼睛……
那人一手握住深埋腹中的剑刃,一手泄愤似的抓紧了他的衣领。

然后决然的松开。

“鸣人!”不知谁的声音传来,接着他就被人大力架住了双肩,拖了开去。
他碧蓝的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双手被迫松开他被血遍染的白色衣襟之时——那人身体猛地一垂,如一记凿击狠狠敲在他心上。

==================================

勉强支撑着上半身,那双黑色的眼睛突然极快的向鸣人身后的树林扫了一眼,紧接着就回到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被人拖走的鸣人身上。
他碧蓝的眼睛里映着自己,只映着自己那混杂了黑白红的身影。

果然……是这样啊。

嘴角轻挑,前方飞来的八支苦无,尾端拴着他熟悉的图案。

轰鸣彻地,火光冲天。

===================================

小樱的尖叫响彻寰宇。他的耳边一片轰响。
一只怪兽在他的胸腔里狂暴的向外挣扎,化成一声撕裂世间的悲伤咆哮:
“佐助——————————!!!!!!!!!!”

火焰的残烬仍在燃烧,地面上,是不同于别处的,被血浸染又受到高温炙烤后的大块黑色,一如那人亘古不曾波动的纯黑眼眸。

他勉强站起来向前蹭了几步,又倒下来,靠着旁边的什么颓然的滑下去。
竟然哭不出来?
眼前那团火光,葬送的……是谁?那个跟他笑跟他闹跟他合作跟他打架的十二岁黑发男孩,是谁?刚刚还存在于世间的那双冰凉的眼睛和惨然的一笑,是谁?胸前已经干涸却还散发血腥气味的存在,是谁???

“是谁啊……?”

想不起来!那张自七岁河边相遇起就盘亘心中十几年的脸孔,模糊的一塌糊涂!

“鸣人,鸣人你清醒点,佐助他已经……”
佐助!
那个是……佐助?!
我的……佐助么?!

否定!否定!否定!
身体里怪兽的嘶吼终于超过了极限——
“你住口!!!!!”

被甩开的小樱撞在身后的岩壁上。
滚烫的熔岩从眼底汹涌的喷出来,模糊了他的视线和意识。

=====================================

能从那样的暴走中恢复过来,简直是奇迹。
事后,纲手大人如此评论道。
没人知道是什么让漩涡鸣人终究醒了过来。

“我做了个梦啊……”
被问起时,鸣人抓了抓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
“什么样的梦?”一屋子好奇宝宝。
“这个,这个……我不要讲啦!”三十六计遁为上策。

呐,佐助,就算你不愿意,也留在我梦里凑合一辈子吧……

=====================================

鹿丸等人,一辈子都在后悔为什么那天会让鸣人知道作战部针对佐助之死所开的调查报告会的内容。
预备部队休息室【汗,有这么个机构么】。
走漏风声的木叶丸委屈的缩在墙角。

“怎,怎么办哪……”雏田焦急的看着哥哥。
“既然知道了也没办法。”宁次语气温柔,虽然知道这弥补不了言语的无力。

“诸位,我有个想法。”沉默了许久的鹿丸突然发声。
大家无疑都把目光放在他们的精神领袖身上。

“我啊,这辈子最怕麻烦。”一贯的开场白,“所以,暗部那种是非之地——我才懒得去。”
鹿丸斜乜了一眼门口,不良上忍的影子露了个头。

=====================================

下二


“又溜了?这混蛋,我饶不了他!”接到通知匆匆赶来的粉发医忍大发雷霆。
就算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也不耽误鸣人在众多医忍的监视下溜出病房。
然后经过一整天的捉迷藏,最后往往是在小河边逮到他——因为发着呆的漩涡鸣人格外的好抓;而这时追踪他的人们已经是气喘吁吁,回过神儿来的当事人则很满意大家这一整天的运动量。

小樱头痛。鹿丸和宁次头痛。纲手大人和静音头痛。总之除了不良上忍之外全木叶的人都很头痛。

=====================================

“你们决定了?”
美貌的火影大人眉峰一挑,带出不满和担忧的神色。
“是的。”鹿丸平静的回答,“就算不是为了他,为了木叶我们也必须去。”
纲手的木光转向宁次。后者淡定的点点头。
“那么……要告诉他么?”犹豫了一下,纲手缓缓的说。
“不告诉他的话,这小子将来一定怨恨我们哪~那就太麻烦了。”鹿丸摊手。
“……”纲手大人显然另有所思。
“火影大人。关于后备人员的问题,我们已经安排完毕。”宁次看出了她的担忧。
新人总是要有机会成长的——比如战争,就像跟“晓”持续不断的拉锯战造就了今天的他们一样。

“那么,去吧!”纲手下了决断,“还有,一定要回来!”

======================================

“紧急…任务?”
望着对面叼着叉烧的某人,小樱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我早就被彻底冷冻了哪~”囫囵的灌下一整碗面汤,鸣人蓝色的双眼炯炯有神,“说吧,什么时候出发!”
“你吃饱没有?”小樱突然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呃……怎么?”对面的人显然跟不上。前天因为过期牛奶再次拉肚子,被禁食快两天的家伙本能的摸摸肚子。
“大叔麻烦再来一碗海鲜拉面!”小樱回头招呼着。
某人瞪大了蔚蓝的眸子。

=======================================

本次行动的队长丸子同学,犹豫了很久才决定亲自跟鸣人交代任务内容。

“哦?原来是这样啊。”某人神色如常的眨眨眼睛,“我明白了,就是已经找到了当时毁了佐助遗体的暗部内鬼并摸出了药师兜的老巢,现在要去那里清剿偷了写轮眼的余孽是吧?没问题。啥时候出发?”

鹿丸等人大惊,莫非这是新的暴走前的征兆??!于是纷纷摆出防御架势。
鸣人站起来,众人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丸子啊,我可不可以先走一步,好饿啊TAT……”

=======================================

没人知道漩涡鸣人在想什么。他什么时候变得不再像当初那么单纯到一看即透了呢?
小樱有些凄凉的想着,手下轻轻的将一个相框扣在桌上。
她了解自己是不想让鸣人参与这个行动的,为此还差点跟鹿丸吵起来。
后悔的人……会是谁呢?

=======================================

再次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鸣人再也无法压抑四年来心里排山倒海的钝痛。
他活过这四年的唯一支柱,就是没有完成那个人最后遗愿的悔恨,和坚持要完成它的执着。
有的时候他也嘲笑自己,人都不在了,为何还会执着于一个永远无法完成的约定?
四年来,梦里的那个人越来越模糊了。看不清他的脸孔,记不住他的声音,触不到他的身影。
一切都是假的,为什么只有还在活着这件事是真实的?

因为…他说我一定完不成那件事呀……
臭佐助,你等着瞧。

九尾掀起漫天的黑色火炎。

呐,佐助。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我们回家吧。

========================================

“小樱,别再浪费查克拉了……”实在看不下去的井野试图阻止小樱。
“不!我一定要救他!”那双翠绿的眸子里含着呼之欲出的泪,却发了狠的盯死地上狼狈的人。
“他的内脏已经都碎了……你真的救不了他啊,让他……走吧。”
“不!就算他恨我一辈子,我也要让他活下去!”小樱的声音带着疯狂的嘶哑。

地上躺着的人眼睑已经半阖。蓝色的双眸直直的看向天。
阳光灿烂。
那天,草薙剑的剑尖也是反射着如此明艳的光芒呢。

“小樱啊……”他缓缓的出声,声音随着不断奔流四散的血液扩散开来。
“?!”小樱一惊,“鸣人,鸣人你看得见我吗?你看着我!”
他已经看不见了,只能凭着最后的听力把头转向他熟悉的声音的方向——那里只有一片越来越暗的空茫。

“我呀……还真是吊车尾呐。”
最后的话语凝固在嘴边的浅笑中。

==========================================

于是九尾妖狐和写轮眼彻底成为了忍界的传说,并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磨灭了原来的面孔。
下一个春天来临的时候,在一片被烧焦的不毛之地上,开出了茂盛的雏菊花朵。




END






……传说中的真相…………
来源:http://www.youtube.com/watch?v=jWqDhZgWrJo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Ich bin...

mz777

Author:mz777
此处:
①某人游荡了N个地方之后的最终落脚地,
②清风狼群聚餐点之一,
③杂货仓库,BL图文,大大地有,
④长篇尚无…有精力有时间再搬,
⑤吐槽圣地,乱入者斩!!
⑥世界风情,图文的有XD

此人:
①腐属性,
②总攻向,
③田中控,
④战争控,
⑤考据控,
⑥强迫症,

Gliederung
Neu
Kalender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URL
Meine Freunde

最强组合 BT之家

年华不为少年留
to be...

和此人成爲好友

Archiv
Search
Hier,hier!
Etwas zu sagen?